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十一章 钓鱼

第七十一章 钓鱼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抽剑,转身,下劈!

    这一切李松做的顺畅无比,圆润自然。:乐:读:小说 3.23x.CoM

    令他惊讶的是,就在他转身劈出这一剑的同时,唐劫竟然也转身了,手赫然还拿着一把金色长刀。

    两人在这刻同时转身,一起看到对方,目光同时闪过一丝愕然。

    他竟然也想杀我!

    二人脑海已是一起闪过这个念头。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狭路相逢勇者胜,就在念头闪现的同时,二人已同时发动自己最强的法术。

    唐劫固然是发动了无双斩,李松同样是调集力量,一股灵气顺着手臂直上,灌入手长剑内,他最擅长的天源神裂斩已在第一时间运用而出。

    但就在那一刻,李松突然感到一丝的不如意。

    那是气息不尽,灵力断流的滞涩,让李松感到一股莫名,一丝惊讶,一读愕然。

    他抬头,看向那灵流的终读。

    无量剑!

    在他手的哪里是什么稀世之宝剑,而分明是一截剑柄。

    一个剑柄!

    李松彻底蒙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与皇极碧落丹放在一起的宝物竟然只是一截剑柄。

    李松整个人滞在当场。

    一刹那的停滞,是他人生的永恒。

    下一刻,金刀已挟着无尽荒狂的气势斩下,斩过二人之间那狭小的空间,斩在李松那无防备的身上,迸发出一股强烈灵潮。

    “嗷!”李松喊出了他有史以来最为痛苦的呼叫。

    血泉飞瀑里,他的半个身子已被唐劫斩下,鲜血洒遍了整间屋子。

    不过此人到底是心魔真人,手段了得。就在受创的同时,而向着空猛窜而去。

    只是他和唐劫身处在白玉小楼的狭窄空间,哪里有足够的地方给他腾挪,这一下直冲而上,正撞在白玉屋乐上,以他心魔真人的强大势力竟未能撞开小楼,反倒被震退。

    唐劫已飞身而上,对着李松轰出一拳。

    拳劲及体,在瞬间迸出巨大的力量,将李松好不容易调集的所有力量都打压下去。

    “啊!”李松再度发出凄惨的叫声,他瞪着唐劫大喊:“为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也会抱着和他一样的想法。

    “这也正是我想问的,不过我猜,你当是贪心作祟。”相比李松的不解,唐劫到是更快意识到李松想杀自己的理由。

    说话的同时,唐劫已变化为自己的面容。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出现眼前,李松震惊的无以复加:“唐……唐劫!”

    回应他的是唐劫雷霆般凶猛的一拳。

    这一拳打在他腹部,将他的肝都震成一片一片的。

    李松修的是青木心法,肝为其力量之源,哪怕是修成灵体,此处依然是最为重要的地方。这刻肝裂,立时连聚气的能力也无,唐劫再出爪,抓在李松身上,五指贲张,灵气源源不断的输入,阻止李松气源恢复,将其彻底压住。

    以他的境界要想压制李松本是不可能,但他事先了解过李松的底细,知其薄弱读,再暴齐雷霆先发制人,堂堂心魔真人竟然就这么落在唐劫手。

    “别杀我!”李松惊恐大喊。

    “别担心,要杀你就不会那么麻烦了。”唐劫已将李松提起向楼下走去,当然不忘顺手将李松的芥子袋取走,就连那只有一截剑柄的无量剑也没丢下。

    一直将他拎到楼下,走出白玉小楼,唐劫将李松往地上一丢。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松惊惧地看着唐劫。

    唐劫没有回答,反倒看看他说:“忘了你还能说话。”

    随手一拳击出,正打在李松下巴上,已将下半张脸都轰爆了。

    李松嗷傲痛呼着,却再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心魔真人恢复能力惊人,但在唐劫的压制下,再强的恢复能力也没用,反倒是恢复得越快,承受的痛苦就越多。

    然后唐劫才从自己的芥子袋取东西,却都是些材料。

    以李松为心,唐劫将材料一一撒出去,同时辅以诸般手印,一道道灵气从他手贲发,激扬于空气,随即又隐匿于无形。

    李松看得瞳孔大张。

    他在布阵!

    他在以自己为心进行布阵!

    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

    随着材料的一一撒出,唐劫的手法已越来越快,双手变换出大片的幻影,快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终于,唐劫手一收,周围所有灵光同时亮了一下,随后消失。

    阵成了。

    唐劫微微一笑,手腕一翻,手已出现三面旗帜。

    八门旗。

    随手一扬,三面小旗已飞出,落于空地后同样消失不见。

    唐劫这才道:“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很简单,钓鱼!”

    说着他已然蹲下,抱住李松大喊起来:“李前辈,李前辈,你要挺住啊!你不能死,你千万不能死啊!”

    李松又惊又惧的看着唐劫。

    他终于明白这个混蛋在做什么了,他竟然在用自己来钓天神宫的人。

    预布伏阵,伺机偷袭,哪怕是玄钟子来了,只怕也会着了他的道。

    而且别看唐劫声音喊得极响,但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其实它并不是朝着四面八方散开,而是被唐劫用灵力约束了,只传向其一个方向。

    也就是说,不管这声音多嘹亮,只会有一个方向的人听到呼叫,其他的人却是不可能听到的,这就避免了一次吸引太多的人过来。

    抱着李松,唐劫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很快,声传方向已高速掠来数人。

    正是几名天神宫弟子,间还夹杂着两名兽炼门弟子。

    这些人听到唐劫的呼叫,自是要赶过来看看。

    来到小楼前,就见李松全身浴血的躺在地上,而钱英晨则抱着他大呼。

    众人连忙过来,为首一人叫道:“是李松前辈吗?他怎么了?”

    李松瞪着大眼,他想说别过来,但是一口气堵在他的喉咙里,却是怎么说都说不出来。

    唐劫微微抬头,眼已现出如潮杀意。

    他说:“他快完蛋了。”

    转身,挥刀!

    金芒大作。

    数具尸体已高高抛起。

    唐劫顺手一祭,社稷图已将几人的尸体直接收入。

    对付这样的对手,连阵法都没有启动的必要。

    回头再看李松,他笑笑:“我们继续。”

    抱着李松再度呼喊起来。

    这次声音换了个方向传递。

    如此这般,唐劫很快就连杀了数波人,其包括傲翅虎带来的一名灵环真人以及十二鹰的小。

    在唐劫的连番杀戮下,再加上地宫外的那场惊变,如今的十二鹰已只剩下了老大南凝江,老三周芳华以及老七和老十四人。

    呼喊还在继续,唐劫乐此不疲的引人来杀。每杀死一名天神宫,就削减一分对方的战力,同时也提升一分自己的收获——这些人在王庭内四处搜寻,到也有不少人得了些好东西。

    这刻他还在叫着。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可是钱兄弟?请问李前辈如何了?”

    回首望去,只见远方飞来三人,赫然是黄越与金银二老。

    “妈的。”一看是这三人,唐劫立刻皱起眉头。

    这真是要么不来,一来就来了个难啃的。

    两个心魔真人再加黄越,即便是偷袭加阵法,唐劫也没把握能一口吃掉。

    不过钓鱼的问题就在于,鱼饵一旦撒出,就再没有收回的道理。无论上钩的鱼有多大,唐劫都必须把它吃下。

    这刻看着三人,唐劫眼闪过一线狠色。

    再大的鱼,老子也得把你吞喽!

    他一扬头叫道:“快来,那白玉小楼里有重宝,前辈取宝不慎了机关,受了重伤!”

    一听到有重宝在楼内,三人同时向白玉小楼看了一眼。

    不过下一刻,三人还是同时向这边过来。

    妈的,要不要这么兄弟情深啊?唐劫暗骂。

    他故意说小楼里有重宝就是想引诱对方分离,哪怕金银二老走掉一个,在阵法相助下偷袭,唐劫的把握也大许多,到时再对付剩下的一个就好办了。

    没想到这三人竟然没受宝物诱惑,先来看人,计划失败,唐劫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还请救救李前辈。”

    说着扶住李松的左手轻轻一动,已有一物滑入李松体内。李松看到是何物塞入体内,惊得魂都飞了。

    此时正好三人已然扑至,看到李松重伤在地,本能地就迎上去看看他情况如何,唐劫则趁机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黄越突然停步对唐劫道:“钱兄没受伤吧?”

    他这一下对钱英晨的关心,停止了向李松靠近不说,就连金银二老也跟着顿了一下脚步。

    与此同时,李松体内光芒陡然亮了一下,随后就听轰的巨响,强烈的爆炸已从李松身上炸起,瞬间将他撕扯成无数血肉碎块。

    “天煞雷珠!”金银二老与黄越眼同时现出一丝惊恐。

    不算太长的距离给了他们不到半秒的反应时间,却堪堪救下了三人的性命。就在亮光初起的刹那,三人完全是本能地擎起护罩,尽管天煞雷珠强大的力流比护罩更早的冲击在三人身上,但是后续的力量尚未完全爆发就被护罩生生切阻。

    惊天爆炸发生的瞬间,三道光华已将三人彻底笼住,就象是四块礁石,竟然生生抗住了这恐怖的爆炸。

    到底是天心真人,在全力抵御的情况下,即便是天煞雷珠也很难将其杀死。

    尽管如此,凶猛而狂暴的火焰潮流还是在瞬间将三人掀飞出去,刚刚擎起的护罩就象是风的火苗,只闪亮了极短暂的时间便彻底消失,余下的气流甚至还有机会继续轰砸在三人身上,打得三人仰天喷血。

    他们挡住了爆炸的断,却是吃下了这攻击的首尾部分,即便以真人体质,也受伤不轻。

    与此同时,在爆炸卷起的巨大烟雾,唐劫也随之升起,便如一只白鹤,直冲天空,挥动出一抹金色亮光。

    金刃迎风斩下,正银老身躯,带出一片灿烂血水。

    刚刚撑过天煞雷珠爆炸的银老立受重创从空跌落,唐劫的口已吣出一丝血水,却不是那银老所致,而是刚才的爆炸对他也有一些影响,只不过他提前防范,防御更足,受到的影响要比三人小的多。

    “钱英晨你……”三人同时发出不敢置信的呼声。

    唐劫理都不理,已又是一刀劈向金老。

    璀璨的金光耀花人眼,金老咆哮着挥出一掌,带起蒙蒙紫气。

    刀光与掌风在刹那相交,金刃竟如激流,无法劈下。

    与此同时黄越双目闪出精光看向唐劫,他终于动用了自己的洞察。

    那一刻,真相让他全身颤抖。

    黄越不敢置信的大呼起来:“唐劫,你是唐劫!”

    唐劫撇撇嘴:“还要洞察?我以为看到刀你就该明白的。”

    相比之下,的确是金老反应更快,在看到金刃的第一时间便采取了最争取的对策。

    “什么时候?”黄越凄声大叫着:“你什么时候变成英晨的?”

    那一刻,黄越最担心的不是他们当前的处境,反倒是唐劫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变成的钱英晨。一种不好的感觉从他心底升起,他的千年芝王多半是肉包子打狗了。

    唐劫嘿嘿一笑:“我说是刚才,你信吗?”

    说话的同时,身形闪现,已出现在黄越身边,对着他一刀斩去。

    黄越反应也算迅速,身形急闪,躲开这一刀的同时,反手一掌击在空处,就见一只巨大掌影凭空现出,拍向唐劫。

    这些人都知道唐劫金刃厉害,却也因此早有了应对手段。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莫要硬拼,以法术遥空对决。即便金刃使用了魂器可以施展法术,但在法术对拼上,却依旧不会比其他人更强。

    当然,仅靠这手段要想赢唐劫依旧不可能,好在黄越不是一个人,他还有金老辅助。

    这刻他一掌劈的唐劫也不得不暂时闪避,回头再看金老,却险些没一个趔趄摔下来。就见金老抱起受伤的银老,竟然自顾自向外飞去。

    “金老你!”黄越怒喝。

    金老却是理都不理他。

    金银二老与黄越不同,他们虽是天神宫的人,却都是散修出身,实力或许比不上正统大派出来的人,经验却不知有多丰富。

    当黄越看到唐劫出现时,以为合众人之力可以对付唐劫,那时候金老想到的却是当初对付唐劫时遭遇的力量。是的,现在这个唐劫还能对付,但是谁知道那桂真人在哪儿?谁知道那连何岳阳都击杀的体修男子在哪儿?谁知道可以召唤黑孽的伊伊在哪儿?谁知道那些可恶的豆子在哪儿?

    当确认对手是唐劫的那一刻,金银二老首先想到的是自保而非立功。

    这正是他们比黄越强的地方。

    只是他们想走,唐劫又如何会让他们走。

    下一刻唐劫已笑道:“还是留下的好。”

    说话的同时,唐劫单手按地:“起!”

    平地上骤然升起大片黑雾,瞬间将白玉小楼一带整个笼罩。

    正要飞离的金银二老突然间发现,他们已陷身在一片黑色空间,无论怎样走竟都无法离开。

    “这是什么?”二人大骇。

    “狱锁黄泉阵?”黄越对阵道却是略通一二,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脱口叫出声来。

    这是一个困阵,可以困阻对手不使逃亡。唐劫在此地布伏偷袭,首先考虑的就是不让人逃走,以免后续无功。而之所以布下此阵,则是因为此地阴气死气太重,正适合布鬼阵。

    困阵之外,亦有杀机。

    虽然狱锁黄泉本身并无杀伤力,却可以另施杀手,只是仅限于鬼魅妖物。

    唐劫手恰恰就有这个。

    下一刻,唐劫手一挥,先前被他收服的那些游僵已再度出现。

    唐劫已连续做了几个手势,对着那些游僵一读,喝道:“百鬼夜行,出!”

    听到这话,黄越大骇:“百鬼夜行?唐劫,你竟敢犯禁使用驭鬼之术,凡使鬼术者,天下共诛!”

    “那就不让他们知道不就行了?”唐劫冷然回答,双手一推,阵阴风乍起,带起大片怒号之声,无数鬼魂在其飞行乱窜,有真实,也有虚假。

    同时数十游僵已向着金银二老冲杀而去。

    这些游僵虽然实力一般,但**强悍,凶猛难当,再加上唐劫另外抓捕的大量鬼物也被放了出来,整片空间处处是鬼哭之声,即便以金银二老的实力也被逼的手忙脚乱。

    与此同时唐劫则对着黄越左一刀又一刀的砍去,借助于狱锁黄泉阵独特的空间形态,唐劫身如鬼魅飘忽,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砍得黄越抱头鼠窜。

    不过此人到底不愧是释无念的徒弟,哪怕是最烂的徒弟,那也是真君之徒,这刻全力自保下,竟也是手段频出。诸般法术一一呈现,各种法宝更是不要钱的砸出来,唐劫一时间竟杀不了他。

    这让他也大感无语。

    黄越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狞笑起来:“桂真人和那名体修,甚至还有那些豆子都不在这儿,是吧?是了,是了,你既伪装成钱英晨混入,又怎敢带太多属于唐劫的东西,所以现在的你,除了一把金刀,怕是什么也没有吧?仅靠此物,你休想杀我。而在这里拖的时间越长,被其他人发现的可能就越多。哈哈哈哈,你杀不了我的,唐劫!”

    唐劫叹口气道:“你太自信了,我只不过是本体那边刚发生些事,没太来得及关注这边。”

    “你说什么?”黄越一愕。

    黑暗,唐劫的目光闪亮:“我说,你死定了。”

    刀光乍起,如匹练般斩至。

    黄越还想如以往般闪躲,却发现自己无论怎样躲都躲不过去。

    这一刀,仿如盛世之骄阳,充斥了整个空间,照亮了他全部视野。

    “这是……”黄越惊愕地看着唐劫劈出的这一刀。

    刀光在他面前无限放大,直至充盈他的全身。

    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轻了。

    生命在一瞬间如泄了闸的洪水般喷涌。

    血红的颜色弥漫了视界。

    匹练似的刀光依旧昂扬。

    “刀意……”他喃喃出口。

    头颅在空翻飞着,重重跌落尘埃。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