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六章 入道

第六章 入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玉牌上亮起一团火焰标记,代表着唐劫正式通过了天火竞技场的资格考核。

    此时,他才算是一个正式的竞技者,拥有最初级的等级标记:

    天火竞技场没有修为境界的划分,只有竞技等级的划分。

    通过了百人混战的,就是最初级的天火斗士。

    赢满十场者为血手;赢满百场者为修罗;赢满千场者为杀神。

    从成为天火斗士开始,出场费用便开始正式增加。

    一名斗士每次出场的费用为负方十黑石币,胜方一百黑石币,击杀对手加倍。

    血手的出场费用为负方一百,胜方一千,击杀加倍。

    修罗的出场费用为负方一千,胜方一万,击杀加倍。

    杀神的出场费用为负方一万,胜方十万,击杀加倍。

    这还只是基础身价,一些特别受欢迎的赛手会另涨身价。

    为了吸引足够多的人来参加竞技场,除了资格赛汰弱留强极度血腥外,正式的比赛给予了败者投降生存的机会,但同时又用高额的奖金刺激胜方痛下杀手,不给负者认输的机会,通过这种方式增加比赛的刺激性。

    由于通过资格赛只给十个黑石币,所以唐劫在通过后直接便参加了一场斗士比赛。

    斗士赛作为初级赛,主要还是集中了一些脱凡实力的修者。虽然也会有天心实力的混迹其中,但大多是新加入不久,需要一场场打上去,不得不参加低级赛的。

    第一场斗士赛,唐劫遇到了一个九转实力的血族。

    唐劫毫不客气的以飞雨剑将对方灭掉。

    对手好对付,就是擂台感觉小了些,有些束缚放不开手脚。

    不过没关系,等成为血手就好。

    竞技场的赛场大小从来是根据级别来的,越是实力强的,赛场就越大。

    如那杀神若要竞技,一个赛场就要方圆数里大小。要不怎么说竞技场面积超大呢?主要是赛场大,跟着会场也不可能小。

    至于说座位反倒没什么。

    能坐千万人又不代表非得坐满千万人。

    象杀神级的角斗,门票卖一万块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有千把人来看就是千万收益,怎么都亏不了。

    竞技场虽大,那也是法术盖的,成本极低。除了支付杀神的费用,剩下就是维持法阵的费用了。

    可以说这买卖好赚得紧呢。

    拿了两百个黑石币,唐劫这方离开。

    到不是说他不能打下去,不过竞技场是生死场,生死角斗无侥幸,就算有通天实力的人,也不会狂到一口气连扫很多场。那样做无疑会引来注意,提升身价,却也很容易受到瞩目,被人针对,甚至于招来躲在暗处的攻击。

    没有人能在战场上永胜不败,过度的狂傲就是找死!

    正因此,很少有人会一天打很多场,通常一天最多两三场。

    回到客栈后,唐劫第一时间便开始打坐调息,双目微闭,手印开合间,竟现出丝丝黑气。

    这是他在参悟杀戮之道。

    他之所以选择参加竞技场,一方面是为了资源,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借机领悟杀戮与毁灭之道。

    杀戮与毁灭二道差不多是十二大道中唐劫领悟最艰难的二道,如果不是从何长安那里感受到一些道念,他到现在也未必能成。即便如此,他也只是初悟地步,远远谈不上大悟,距离入道就更差得远了。

    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和他所处的栖霞界属治世有关。

    治世之下,万事有法理可依,不可随意杀戮,即便是修仙中人亦需克己。

    但是在血河界,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人命在这里不值钱,杀戮方为王道。在这种血腥残忍的环境下,领悟杀戮与毁灭无疑就要容易许多。

    正因此唐劫要把握机会,参与到这个环境中,借此地帮自己领悟杀戮与毁灭,甚至于入道。

    当然他现在才刚开始自己的杀戮之行,对杀戮的理解依旧停留在原来的层次,进步有限,因此能感悟的时间也短。

    这刻很快就从感悟中醒来,知道除非有更深层的理解,否则再继续感悟也是无用。

    叹息一声,也不再勉强,接着却是又取出一个女子雕像。

    这雕像正是当初得自地宫的雕刻,上面的女子面罩轻纱,即便是雕塑也笼罩在一片神秘中,令人看不清真面。可即便如此,看到这雕像的第一眼,唐劫就认出了雕塑女子的真容。

    瑶女入梦图。

    没错,这雕刻刻画的女子,正是瑶女入梦图上的女子。

    相比图画,雕塑更立体,更直观,同时也更神秘,它就那样静静站着,面蒙轻纱,一手指天,一手划地,做出一个玄而又玄的手势。

    唐劫相信此物当初既然和皇极碧落丹这类神物放在一起,那就肯定有自身的价值。可惜自得了这雕塑以来,任他怎么反复把玩,寻找机关,也没能理解其中奥妙。

    日子长了,每天把雕塑拿出来观摩一番,便成了一个习惯。

    把玩了一会儿雕塑,没什么发现,唐劫便将其放了回去,又拿出那把无量剑剑鞘揣摩。这剑鞘剑柄能让血河之主这么看重,肯定也不是凡物。

    相比对雕塑的毫无头绪,唐劫对无量剑多少有些理解。考虑到无量剑那强大的吸血特性,再加上血河之主对精血的重视与需求,唐劫猜到多半与此有所关联。可惜的是除此之外,唐劫也没法知道更多,在把玩半天没什么结果后,唐劫也只能弃之不理。

    从这天开始,唐劫便开始了每日竞技的生活。

    杀戮是残忍而血腥的,即便唐劫有意识克制着自己,但事实上身处在这血腥残酷的世界,许多东西不随人的意志而改变。

    长期侵淫在这死亡的气息里,游走在生与死的两端,这一天,唐劫终于有所领悟。

    ———————————

    “生死!”

    随着这声低喝。

    兹!!!

    眼中闪亮出一片光华。

    那是一对浩瀚,深邃的眼睛,在那眼中的世界,有日月轮转,阴阳交替。

    太阳升起落下,银月忽隐忽现。

    突然间,有那么一刹那,目中日月同时静止,在双目中呈现出日月同出的景象。

    鼻梁如天桥,区分左右,日月挂长天,潮起潮落。

    一直端坐于万仙鼎前的唐劫(本体)突然抬了抬头。

    下一刻,双目中的日月景象竟然刷地折成一道光从眼中飞出,化成一条道纹在空中浮荡。

    唐劫伸出手,那道纹竟轻轻落于他手面,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唐劫能看到自己的指骨上,已悄然多出了一条道痕,仿佛骨骼天生的纹理,却正是刚才那条道纹,竟然就这样映在了唐劫的体内。

    入道!

    是的,这就是入道,它看似简单,过程却复杂庞大浩瀚艰难。

    只有对道念的领悟足够深,领悟的足够透彻,才能将其刻入骨骼。

    道纹入骨,方为入道!

    如果说悟道是思想入道的过程,那么入道就是身体入道的过程,其大成的表现就是道体!

    刚才那一下道纹入骨,就是唐劫入道的表现,意味着这条道纹所代表的力量再不是单纯的领悟那么简单,而是与唐劫肉身结合在了一起。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道纹的凝炼,是从领悟到运用的变化,是从理论到实际的执行,是让自己的肉身顺应大道的过程!而唐劫领悟的更是十二主道,每一条道纹都包罗万象,蕴含着无数深刻至理。

    仅是阴阳一道就包罗有真伪虚实黑白阴阳乾坤等诸多双面,每一对都代表着不同的领域,而要想将道纹入骨,就要对它们全部有所理解与领悟,只有达到一定程度才能使道纹入骨。

    正因此,哪怕是镌刻一条道纹,都意味着巨大的挑战与困难,即便有万仙鼎帮助,唐劫也始终差了临门一脚,迟迟无法入道。

    没想到最终的感悟却是通过分身在竞技场上的杀戮,通过对生与死的领悟而获得突破,从而使得阴阳之道反而领先洞察,完成道纹入体这件大事。

    当然这并不代表入道就完成了,恰恰相反,它只是一个开始。

    入道是一个槛,也是一个过程。

    道纹无穷无尽,道理恒河沙数。

    一条道纹,连组成一个完整的道念都做不到。

    正因此,入道也如修炼,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就象修者一滴一滴积聚灵气一样,道纹也要一条一条映刻。如现在这般,只是刻上一条道纹,可以算是入道,但却是最最初级的,距离大成的入道,相差了又何止十万八千里。

    阴阳之道,纹理已入,接下来便是不断补全的过程。

    便如灵泉灵湖灵海一般,道纹的要求也是越来越庞大。第一条道纹锩刻最难,后续会越来越熟练,但是需要的锩刻的道纹也会越来越多。直到将整个阴阳大道刻录其上,才算形成完整的道体,才叫入道大成。

    只是这又谈何容易。

    也亏了有这万仙鼎,集万界王庭无尽大能之力,才将完整的阴阳五行之道刻于鼎上。

    就算这样,要照葫芦画瓢将鼎上道念尽数融于己身,无千百年时光亦做不到。

    不过没关系,唐劫有时间。

    修炼离经者,缺的永远是资源,最多的就是时间。

    唯一可惜的是,这次的本体入道与分身却是没什么关系。

    悟道是认知与理解的过程,唐劫一魂双体,因此一个悟道就等于另一个悟道。但入道是肉身层面的事,本体入道,分身却是无法享受的。

    当然,本体对道念的领悟与凝炼过程,分身是全部掌握的,因此分身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去凝炼道纹,只不过那繁复的过程不可免去罢了,依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这就好比藏青锋再如何了解曾经学过的法术,每一次重生依然要从头修炼起。当然因其熟悉,可以少走许多弯路,效率高些。

    即便如此,也足够让所有人羡慕了——一次领悟,两身受益,这在星罗大千界中也是极罕见的。

    之所以如此,到不是说只有唐劫能凝炼分身,而是因为只有唐劫这么早就拥有了血肉分身,而且是替代自己行走天下。本体依靠的是兵主资源修炼,分身却是依靠自己的打拼提升,经历无数,方才有今日待遇。

    哪怕是紫府分身,刚出生时实力也多半有限,若外出行走,稍遇麻烦就完蛋。

    正因此,象唐劫这样早早拥有,并一路培养成长到现在这步的,几乎可说是绝无仅有。

    不过现在分身忙于杀戮场,全力感悟杀戮与毁灭之道,根本没精力去凝炼阴阳,因此现在是各炼一方,本体因万仙鼎之故,抢先一步,完成第一次的入道凝炼。

    这刻随着唐劫入道成功,他双目微睁,看向许妙然。

    这一眼看去,许妙然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似有无数世界在眼中流转而过。好在只是一瞬间事,随即又恢复了清醒。许妙然先是楞了楞,接着便反应过来,问道:“成功了?”

    唐劫点点头:“侥幸完成了一次。”

    “太好了!”许妙然跳起扑向唐劫。

    第一次入道是最难的,但只要成功,就意味着冲过了分水岭,进入了另一个天地。虽然在这新的天地里,唐劫还只是个呱呱出生的婴儿,但其未来的成长前途却注定无可限量。

    搂住唐劫的脖子,许妙然问:“有什么提升吗?”

    唐劫笑道:“只是一条道纹,能有什么提升。不过反过来说,它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方向。我想,我知道我未来能做什么了。”

    “能做什么?”

    “太多太多。”唐劫意味深长的回答:“首先就是……”

    唐劫突然一掌拍在万仙鼎上。

    这一掌拍出,万仙鼎竟然飞起,在空中放出万丈毫光,随后竟一点点变小,最后落入唐劫的手心中,竟是一把就可攒住。

    “你可以使用万仙鼎了?”许妙然又惊又喜。

    “差得远了,只是这一点道纹可以引到万仙鼎上大道,两相回应,勉勉强强算是可以把它收起来了。至于说用它去战斗……”唐劫摇摇头:“要么我晋升紫府,要么就是入道千条道纹。”

    许妙然算了算,只是一条道纹,唐劫就参悟了近三个月时间,要入道千条道纹,没个一两百年怕是做不到了。至于紫府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惊才绝艳之辈,也少有在二百年里成就紫府的。这万仙鼎短时间内终究是指望不得了。

    “可惜。”许姑娘发出一声幽怨的叹息:“这么好的宝贝,终是无法使用。”

    “要用宝贝,何需靠它,有这个就够了。”唐劫一拳轰出,兵字诀下,楼宇坍塌,一块硕大金砂已向着唐劫飞来。唐劫手中已经出现一把超大号的长柄砍山刀,通体金光闪闪。

    那金砂飞到砍山刀上,只闪了几下,便融入刀中,刀身便又大了一圈。

    放眼望去,原本还辉煌显赫的地宫,如今已是破败处处,至少三分之一的宫殿消失在唐劫的铁拳下。借助于兵字诀,唐劫的拆迁效率大大提升,一天就能拆掉十余栋。

    “留下一部分用来卖钱,其他的全部炼成金砂。”唐劫道:“我都想好了,做一台不需要更换的傀儡,再做几身盔甲,剩下的做武器。”

    云母精金坚硬无比,虽然做武器嫌不够锋利与笨重,但是做防具却是一等一的优秀。唐劫早就打定主要,要用金砂做几件象样的盔甲了。

    “你要这么多武器做什么?用得过来吗?”许妙然看着他手里的砍山刀问。唐劫本体原先就有一把长柄战锤,后来又收了何长安的八荒苍天戟,现在又用金砂制成了一柄砍山刀,这就有三把武器了。

    唐劫取出牧阳珠回答:“当然,就这还不够呢。”

    “……”

    —————————————

    赤色草原。

    一群人纷纷跪在地上。

    生活在赤色草原的一个魔族部落,虽然只是一个小部落,但是这个部落里的人却个个强大凶狠,他们中最强的甚至可以用一只手就打翻一只强大的蛮兽。

    如今这位部落里最强的勇士正躺在地上,脑壳碎裂。

    踩着他尸体的是一个血族。

    确切的说,是血河之主分身。

    单手托起一片血光,血色光影里现出一个人的影象,正是唐劫。

    “我再说一遍,谁见过这个人!说出来,饶他不死!”

    一群魔族人互相看看,纷纷颤栗着摇头。

    在见识过血河之主那恐怖而强大的手段后,他们彻底死去了反抗的心。

    眼看着无一人知道,血河之主叹了一声。

    他随手一挥,手中的血雾洒出,每一滴鲜血都变成夺命的尖镝,在风中呼啸出死亡的鸣音,瞬间击穿了上百人的部落。

    大片的鲜血从他们的尸体中流出,化成蒸腾血雾。

    血河之主长长吸了口气,已将那些血雾尽数吸入体内。

    借着杀戮,他努力平复着怒气。

    不怪他愤怒。

    本来是追着血玛瑙的气息一路而来,没想到追到半路,血玛瑙的气息就告终结。

    血肉磨盘将血玛瑙绞碎的同时,也毁灭了它原本蕴含的血河能量,使得血河之主再无法凭此追击。一想到自己的精血可能是被这个家伙炼化掉,血河之主就感到无边的愤怒。

    从来只有他抢别人的精血,没想到竟被这个小子给反夺了自己的。

    一想到这,血河之主再控制不住内心沸腾的怒意,仰天咆哮起来:“混蛋,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这声音传彻四野,震荡天下,就连远在自由之都的唐劫都似有了感觉,本能地向着赤色草原的方向看去。

    与此同时,血河深处。

    在那条沸腾的血色大河里,一具黑色的骨头架子正从远处飘来,就象没有重量般,在河面上载沉载浮,直至被河流推至一处河摊上。

    它躺在那里,便如一堆死物,一动不动。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只血妖从血河中走了出来。贪婪,噬食而低智的血妖来到那黑色骨骼前,看了看那被咬的全是牙齿印的骨头,努力的用爪子去抠上面的一点残留肉块。

    它剥下一点发白的死肉,然后向自己的嘴里送去。

    这个动作遮住了它的视线,它没有看到就在那一刻,黑色头骨的眼窝中突然亮起两点光芒。

    光芒落在血妖身上,黑色头骨缓缓张开嘴。

    锋利寒光从齿尖一闪而过。r1058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