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七章 五岳朝宗

第七章 五岳朝宗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天火竞技场。

    唐劫正与一名武者对决。

    那武者身穿白色武士袍,手持一柄猩红魔枪,出手若雷霆闪电,抖落出片片枪花向着唐劫头顶落下。若不留神中上一枪,轻易便可索了性命。

    这是唐劫入竞技场来,遇到的第一个有分量对手——在不使用乱风步,血肉磨盘,帝刃等强力手段下,仅凭普通手段,唐劫应对起来都感到几分吃力。

    飞雨流霜剑斩出一片又一片剑光,每一次与那漫天枪影相撞,都会撞落出片片火花光影。

    这手持猩红魔枪的男子是个魔门弟子。魔门弟子并非度心魔失败入魔,而是修炼的魔门心法,因魔族心法修炼起来太多残忍手段,不被正道接受而被列为魔族。

    在栖霞界,魔门早已消亡,但是在血河界,魔门却是构成魔族的一个有力支柱。这魔枪男子就是血何界赤炼门下的一名弟子,一身修为也算不弱,来到这天火竞技场,为的就是一展身手,获得资源的同时扬名立万。

    这刻一杆猩红魔枪舞动出万千魔影,那魔门男子狞笑道:“小子,撞在我手里算你倒霉。我新来自由之都,一切都需从头拼过,这斗士之战不过是我上升通道的一个小小站点,而你就是我成为血手的一块踏脚石=一=本=读=小说  !”

    “哦,是吧?那可真巧了,你也是我成为血手的最后一战。”唐劫淡淡回答。

    进入竞技场这些日子,他也已经完成了九场连胜,只差此战即可成为血手。

    说话间,唐劫挥动飞雨剑,剑光点点,雨花飘飘,带出浩淼水潮,剑光已是若长江大海般涌去。不经意间,他对剑道的领悟到是又进了一层。

    神庭千变是熟练天下兵器的秘法,但终究只是基础。要想更进一步的理解,深入,透彻,掌握,那便需要不间断的运用。

    剑与刀不同,刀霸气,凌厉,剑飘逸,轻灵。

    正因此,使剑的唐劫与使刀的唐劫也有所不同。当他使刀时,他多以近身攻击为主,招招凌厉,全力发挥帝刃无坚不摧的特性。而当他使剑时,他便更加注重法术的运用。

    这个时候,他便真正象一个修者,一举一动间莫不引动天地灵气,法术变幻,飘逸若仙。即便是在这凶险擂台上,也自有翩翩风度,却不象与人争斗,到更象是一种表演。

    这到不是唐劫有意装逼,而是这便就是剑的特性。

    他既用了剑,便当把握这种特性,顺应其道,方能有所进益。

    天下修仙者多用剑,就是因为剑的特性最适合法术。唐劫选刀,是因为刀的特性适合近战猛打。

    帝刃本就是千变万化之刃,只是他用惯了断肠刀,才一直当成刀用,因此也一直未发挥出帝刃变化之特点。

    如今他从剑开始,改换武器,就是为了将来对帝刃的更好运用。

    眼看飞雨剑无尽星华凝聚出江河气象,那魔枪男子面色也是微变。沉喝一声,猩红魔枪枪尖上现出一条黑色长蛇虚影,在空中盘卷升腾,卷出滚滚黑气。

    这黑蛇是魔枪男子修炼的一门秘法,魔性强猛,魔焰滔天,再加上猩红魔枪的加持越发凶猛,刚发动就盘卷出一片黑云,笼罩了整个擂台上空。

    魔枪男子已是狞声大笑起来,他这黑鳞魔蛇本就是小范围攻击之王,最适合擂台战斗,这刻黑蛇一出,飞雨剑带起的江潮倒流,铺天盖地皆是黑烟与蛇躯缭绕,逼得唐劫竟无处闪躲。

    蛇口已从黑色烟云中探出,仿佛一条黑龙般对着唐劫张开巨口。

    “死吧!”魔枪男子纵声狂嚣。

    唐劫连续两记龙若手拍出去,只见那凝聚黑蛇的魔气只略微散了散,便复凝聚,竟是无法将其破坏。

    眼看那黑蛇气焰熏天,唐劫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心知要是继续藏拙,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不过他入竞技场,一为赚资源,二也为借战斗提升己身,夯实基础,因此轻易是不愿使用那些强力手段的。

    这刻心念电转,唐劫双目扫了一眼那黑蛇,眉心微放光华,正落在那黑蛇身上,立刻知道这黑蛇是魔气凝聚而成,心中已有了计较。

    正好此时黑蛇从空中咬下,黑云腾卷如威龙降世,唐劫却只是冷哼一声。

    他收起飞雨流霜剑,同时手中已另外出现了一把紫色长剑。

    那紫剑长三尺七寸,剑身狭长,通体缭绕紫色电光,一直延伸到剑柄处。

    紫电诛邪剑!

    无双剑阁十宝剑之一。

    信手向空中一挥,天空中现出一道紫色电光,仿佛雷霆闪电般,正劈在那黑蛇上,电得蛇躯涣散,魔烟难聚。

    雷电天生具有镇压邪魔属性,紫电诛邪剑更是镇邪宝剑,所有通过此剑发出的攻击都附带有强烈的紫电属性,最利镇邪,哪怕只是随手一剑,都有镇压邪魔之效。

    这一下换剑大出魔枪男子预料,黑蛇涣散。

    唐劫已连着再挥三剑。

    三剑之下,黑蛇彻底消散。

    那黑枪男子见秘法就这么被破去,又惊又怒,大吼着挺枪急刺,猩红魔枪已刺出一片强猛罡风。这罡风犀利,还带着丝丝魔性,哪怕是沾上一丝,都会侵蚀人的心灵。

    为了胜利,这魔枪男子也是把压箱底的手段拿出来了。

    面对这枪罡魔风,唐劫也不敢大意。罡风未至,他已再次换剑。

    这次却是一把土黄色巨剑,剑身宽大可作门板,剑柄厚长需双手握持,看起来就如一把大刀。

    三神珍之一,五岳朝宗剑!

    唐劫抓住巨剑往身前一迎,一道土色光华迎风而涨,竟凝聚出一座小山,那猩红魔枪的罡风虽强,却终不能破山。

    接着唐劫手一挥,剑光挥动下,小山已然飞起对着魔枪男子当头压下。

    那男子大惊,挥枪相架,小山轰的压在猩红魔枪上发出咣当声响,竟似确有实物般,压得那魔枪男子双足下陷,就连用金钢石打造的擂台都为之倾塌部分。

    五岳朝宗剑内蕴五山之力,那是真正的五座大山。而此时五岳朝宗剑只发挥出一山之力,眼看那魔枪男子竟然抗住,唐劫再挥剑,又是一山出现,腾空压下。

    这下可不得了了,魔枪男子再无法相抗,被两座大山同时压下,连认输都来不及,直接被压成肉饼,连带着擂台也彻底坍塌。

    这五岳朝宗剑自带五岳挪移神通,即便在神珍中也算品级不错的,这刻只用了两山之力,那男子便被压得一命呜呼。

    不过这也引来观众席上一片惊呼。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斗士级别的擂台赛,竟然会出现神珍级的宝物。观众席上有人惊奇,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更有人甚者已然心生歹意。

    自由之都,血腥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行为也都不奇怪。唐劫既露了宝,却又未表现出匹配宝物的实力,自然就不乏贪婪之辈挺而走险。

    完成了这场比赛,唐劫也正式完成十场连胜,成为血手。

    血手的出场费用就从胜者一百变成了胜者一千,击杀两千,比之押运货物得到的好处可是大得多了。这也是为什么竞技场能引来如此多的人参加的缘故。

    在玉牌上的天火标记变更为血手标记后,唐劫没有再参加比赛,而是直接回了客栈。

    回到客栈,唐劫便跌跏而坐,心神沉寂,渐渐地,全身上下竟朦胧出一片死灰色气息。

    这气息阴暗,恐惧,冰冷,带着死亡的恐怖,运行到密集处,甚至闪现出道道纹理,正是杀戮大道的道纹。

    随着一场场杀戮,唐劫对杀戮道的领悟也渐渐深刻。在智慧道的支持下,更加速了对杀戮的理解。

    唐劫将这些道纹消化,理解,吸收,尝试将道纹引入体内。

    没有万仙鼎作为参照,要想入道千难万难。

    不过唐劫不急。

    这天火竞技场本就是最好的参悟杀戮之地,再加上有了入道阴阳的经验,他又领悟智慧道,别人入道可能是天堑,他入道却只是积累问题。

    这就是当初唐劫选择领悟智慧的好处了,智慧道解构天地,他能在短短二十多年里领悟多重道念,甚至于阴阳入道,都是以智慧为基础,以机遇为动力完成的。

    死灰色气息在缭绕唐劫一段时间后,终于消散。

    唐劫睁开眼睛,结束了对杀戮的领悟,脸上露出一线笑容:“终于成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道:“请问唐公子在吗?”

    听起来象是客栈小二的声音。

    唐劫眼中却是厉芒一闪。

    因为他知道在客栈小二的背后,还站着两名魔族修者,他们已做好了准备,只要自己一开门就暴起杀人。

    从竞技场暴露神珍起,他就知道肯定会有人对他下手。

    虽说自由之都除竞技场外不许私斗,但是唐劫从一开始就没迷信过这种禁条。规矩是用来约束老实人的,对暴徒无效,而自由之都最不乏的就是暴徒。

    只要诱惑够大,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在这世界,押货都有死亡风险呢,杀人劫货算个屁。

    不过暴徒们显然没想到唐劫早有准备,在他们来之前,唐劫就让伊伊在外面观察。当他们在下面询问唐劫住址,并逼着小二带路时,这一切早落在伊伊眼里。

    轻轻取出紫电诛邪剑,剑身上已缭绕出丝丝死灰色,隐藏在那电光下,若不注意还真不易发现。

    唐劫回答:“何事?”

    门外的伙计颤声道:“店里新来了一批新鲜的瓜果,想给客官尝尝。”

    “送进来吧。”唐劫抓住一块木片往空中一抛,那木片已变成唐劫走过去开门。

    门开。

    两道犀利电华升起,正打在开门的复制体身上。

    砰。

    复制体如个气球般炸裂,偷袭者立时愕然。

    冰冷的笑声从另一侧响起,紫电诛邪剑已劈斩出惊人电光,擦着那小二的脸刺入后方修者头部,一剑将那修者的脑袋划开。

    那修者嚎叫了一声,运足全身血气想要恢复伤势。以他的实力,早就脱离凡体,等闲伤害也杀不了他。但是中剑的头部这刻缭绕出死灰色气息,任那修者怎么催动血气却就是无法复原。

    那修者裂着脑袋仿佛生了两个头般,只觉得生命在自己身上飞快流逝,他却无法阻止,发出惊恐的尖叫。

    这便是杀戮的力量,沾染上杀戮的气息,所有伤势再不易复原,不仅如此,甚至会扩大伤势,使生命流逝更快。相比地宫,唐劫现在对杀戮领悟的更多,出手也更犀利,这刻只是一剑,便斩去了那修者所有生机。

    与此同时,另一名修者也反应过来,厉啸声中,已祭出一物,却是一块玉印,在空中滴溜溜放大,对着唐劫砸下。

    唐劫轻笑一声,曲指对空中一弹,指尖撞在玉印上,那玉印已砰的一下化为齑粉,只剩一点金光在空中闪耀。

    “怎么可能?”那修者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法宝唐劫轻而易举的粉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唐劫左手一按,将那店小二往下一按,右手剑斜挥,掠过那修者咽喉。

    那修者咽喉便如血色喷泉般冲出大片血水,灰色气息缭绕下,任他如何挣扎却就是无法止住。

    唐劫看着那气息,心念电转下,就见那灰色气息已开始顺着伤口渗入,仿佛活物般吞噬着那修者的生命,不过只吞噬了几下便告停止。

    唐劫叹了口气,知道这杀戮之力自己还无法主动运用,只能被动施展。要想主动引导杀戮之力侵蚀敌人,恐怕要达到入道境界才能做到了。

    不过没关系,哪怕只是最初级的杀戮之力,能够造成难以恢复的伤势,其作用也是极大了。要知道修者实力越强,自我恢复能力就越大。

    如唐劫这般脱离凡体者,就算是脑袋被断掉,只要不是时间太长,都能存活。若修为再高些,更是砍头亦可再生。杀戮阻止回复,其意义已是极大。可惜他现在掌握的杀戮之力太少,还是只能作用在近战攻击上。若什么时候能作用于法术中,那便好了。

    不过那显然也是要入道才行的。

    两名偷袭者倒下,就在这时,身后突传巨响。

    一道人影破窗而入。

    竟然还有第三人!

    雪亮枪芒直刺唐劫脑后,偷袭者竟是一名身穿银色战甲的魔族战将。

    唐劫头也不回,挥剑后格。

    枪剑相撞,激荡出一片冲天鸣音。

    出人意料,唐劫这一剑未能击退对方,两人竟是同时向后退去。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咦,那银甲战将更是道:“原来是个藏拙的小子。”

    “你也不赖啊。”唐劫缓声说着,转回头去,就见那银甲战将脸上还戴着一张面具,显是不打算让人认出自己。

    唐劫长笑道:“可惜,空有实力,却是个藏头露尾,恃强劫掠之辈。”

    那银甲战将怒哼一声:“废话少说!”

    战枪再挥,一片旭日光华已在屋中升起,仿佛朝阳初照。

    这客栈可不是地宫那种用稀有金属造就的楼宇,这刻银甲战将威势一放,整个客栈都随之颤抖起来,眼看着就要崩塌,唐劫突然一剑刺出,正在那旭日光华中央一点,看似随意的一剑,竟破去无边光照。

    屋内光华大减,就好象刚刚升起的朝阳被一朵云彩遮住,晴天瞬间转阴,连带着那无边气势也随之大减,房舍到终于保住。

    那银甲战将大吃一惊,唐劫的剑已然对着那战将刺去。这一剑破烈阳,斩苍茫,带出萧萧肃杀气息,惊得那银甲战将再不敢留,长啸着向后急退,轰隆隆再撞出一个大洞,已冲出客栈向着远处天边飞去。

    “想走?好歹留下点东西!”唐劫冲出去喝道。

    天空中一道巨大的弯刀迎空而下,正撞在那银甲战将上,银甲碎裂,血潮飙起,一支手臂已脱离那银甲战将的身体飞起。

    远方传来一声痛苦呼叫:“我不会放过你的!”

    “多带些人。”唐劫抛玩着手上金砂道。

    回头看去,那店小二大难不死,正在一旁瑟瑟发抖。

    唐劫道:“瓜果呢?”

    —————————

    ps:我知道很多读者朋友可能会感觉奇怪,缘分的写作风格好象变化极大,不再象以前那样。竟然连玄幻模式的竞技流都写了出来,为此甚至有各种猜测。

    是我状态不好?健康不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其实都不是。

    写仙路,对我来说从一开始就是个考验。

    看过无尽和全能的朋友都知道,缘分擅长的是西方式的对话,喜欢的映照现实。甚至有朋友说,全能和无尽都有发人深省的句子,到了仙路就没了。

    是的!

    为什么?

    因为风格问题。

    我一直在尝试将自己的风格与仙侠融合在一起,但事实证明这个努力还是失败了——能有现在的成绩我已经很惊奇。

    我的风格一直以来都算是比较写实的。

    但是修仙,讲究的就是飘逸,出尘,脱离凡尘。

    因此写实与仙侠在本质上是矛盾的。

    这就是为什么仙路缘分擅长的那些东西在本书中看到的比较少的原因,因为属性对冲了。

    这一点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但我一直也有思考。

    直到后来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仙路被评价为没有仙味儿。

    这就是风格与属性的矛盾。明明是飘逸天间的空气,却偏要当泥土使用,地气是接了,仙气却少了。

    而仙气,也许从一开始就不该追求接地气。

    接了地气的仙,不飘逸,自然就没了仙味儿。

    有得有失。

    此外,还有两个重要原因。

    一是逻辑性与精彩性真的有悖逆处。写书事事讲究逻辑的同时,故事的精彩性也会下降。而当你为了精彩而让逻辑让位时……妈了个逼,全世界都在挑你的毛病。

    是的,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你越是努力想写的没有漏洞,读者就越爱挑漏洞。我曾经以为这是喷子的错,但现在想想,这还是我的错。我从一开始就在努力给读者没有错误与漏洞的世界。

    我错了。

    我们写小说,是给读者好看的世界,而不是没有错误的世界。

    我忘了这点,我忘记我曾经说过,为了精彩性,可以牺牲合理性。

    当我一味追求合理时,我既做不到合理,又失了精彩。

    故事,还是以好看为主。

    不好看的小说,再合理也没用。

    所以,在我想通了这些事后,我就开始尝试改变一些写法。

    这是仙侠的世界,写作就得按照仙侠的世界该有的规则去写。

    不遵循守旧,固然可以开拓出新的东西,却也会失去些旧的精彩。

    所以,就算是一些套路上的东西,该有还得有。

    修仙就是那些事,秘境,打怪,杀人升级,我努力想与众不同,也就意味着和这些套路的精彩性绝缘,意味着推开喜欢这些套路的读者。

    所以,该用的套路,得用,该学的,得学!

    这就是为什么血河界以换地图加竞技流开篇的原因。

    从这篇开始,仙路的许多东西,会学习小白文的一些套路。

    我知道这可能会让一些老读者失望,成绩下滑,但我必须这么做。我唯一能努力的是,我会尽量控制好程度。该学的咱得学,该保留的也还是得保留,能脱俗的还得脱。

    拿来主义,不会全盘照搬,也不全盘拒绝。

    仙路的后面,就是一个我重新学习,从其他角度提升自己的过程。如果你们不喜欢,我表示抱歉,但我真的是在努力,没偷懒,只是改变写法后,产生一些不适应是必然的情况。

    以上,回答一些关心我的读者的疑问。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