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十六章 挑战

第十六章 挑战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当天外的一点星光透过能量罩洒入秘境之中时,代表着新的一天来到了。

    在群山的中央有一座山峰,状若松鼠,对空拜月,故被名为松鼠峰。

    站在松鼠峰右侧崖顶往前往,若运足目力,透过能量罩,隐约可看到一片金风火焰在外肆虐。

    那便是栖霞界所在的方向。

    每天的清晨,何冲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上看外面的金霞,家乡是如此的近,又是如此的远,只是一墙之隔,他却再也回不去。

    莫说他现在还没有能力打通秘境的防护罩,就算能够打通,走出去也只会落于无尽虚空里。就算家乡就在隔壁,他也通不过那连紫府大能都可吞噬的金焰罡风。

    起初他也曾全力以赴的想抓住唐劫,但随着唐劫一次又一次逃走,并变得越来越强,何冲知道,时机已彻底远去了。

    所以他最终能做的就是每天在这里,痴痴地看家乡。

    但是他知道,迟早有一天,唐劫会来找他的。

    带着他无法抵抗的力量。

    今天何冲如往常一样,来到松鼠峰顶,看朝阳霞光。

    山下是段老四和邓玉庆在下棋。

    在这秘境之中,没有什么乐子,下棋就成了{一+本}读}小说ybdu..二人唯一的爱好,十余年的熏陶苦战,到是培养出了一对棋圣。

    看着那境外霞光,再看身周连天碧草,不知为何,何冲的心中却微微泛起了一丝不安感。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影象。

    那是虚慕阳。

    想起了翠微山上,与虚慕阳的一战。

    想起了安阳小院,虚慕阳决绝一爆。

    怎会无缘无故想起他,何冲摇了摇头,拂去心中乱思。一片云从远处飘来,遮住了何冲的视野,何冲挥了下衣袖,云朵飘飞,重现远处霞光。

    然后何冲看到,一道光柱从遥远的霞光中冉冉升起,竟是向着这边而来。

    这是……

    何冲惊愕地看着那光柱。

    他看到那光柱落在秘境的能量墙上,映照出最辉煌灿烂的色彩。

    那是连接两个世界的光。

    是传送!

    何冲一下站了起来。

    是从栖霞到秘境的传送,是从上古战场到洞天福地的传送!

    终于有人从十方谷进来了!

    何冲兴奋得想要呼喊。

    在这里守十多年,他一直在期待,期待有一天,天神宫能再次从十方谷进入。

    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未能等到期待中的援兵。

    没有唐劫,他们进不来。

    今天,从上古战场到这里的传送终于再度开启了。

    何冲兴奋的朝着光柱落下的方向飞去。

    他飞的如此快,如此急,就象溺死者抓向最后的稻草。

    然而等他冲到近前,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何冲彻底傻了。

    “唐劫?”

    眼前站着的分明就是唐劫本人,只是与以往不同,他穿了一件崭新的月白长衫。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头上戴了个斗笠,却是看不清脸。

    何冲先是楞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大声叫道:“你出去了,你能离开这里了,对不对?”

    唐劫布传送阵一事一直都是瞒着何冲的,否则要让他知道,就是掘地三尺也会把传送阵找出来。

    所有的平和,安静,都是隐藏在对归去无路那深深的绝望之下,任何一点希望都可能成为动荡的火苗。

    唐劫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然而今天,他不用再隐瞒了。

    穿着崭新的衣衫,直接从十方谷而非传送阵进入,如今的唐劫再不需要掩饰任何东西。不需要向何冲掩饰传送阵的存在,也不需要向天神宫掩饰秘境与自己的关系。

    他走十方谷是因为只有从那里,他才能再次进入上古战场,而在上古战场,可还有大量的宝物存在。

    相比第一次进入,如今的唐劫可不会再对那满地的法宝神珍束手无策。沿着上古战场转一圈,高价值的就收入周天星辰万宝大阵,低价值的便直接碎裂成金砂,进一步扩大帝刃。就连那满地的尸体唐劫也没放过,统统收入山河社稷图中——唐劫在血河界重新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把山河社稷图解放了出来。

    没办法,有钱。

    看着何冲,唐劫的嘴角拧出一丝笑意:“是啊,传送阵就在山的另一头。那里有片小树林,一直往里走,你会看到一片山壁。山壁前有棵树,绕着树走三圈,山壁就会现出一个洞。别直接进洞,朝洞口右侧三米处走,就能安全进洞,洞里就是传送阵。”

    “原来是这样……”何冲喃喃低语着,脸上却未见一丝兴奋。他看着唐劫,缓缓道:“看来你很有信心能赢我了?”

    “你知道我不是一个盲目自大的人。”唐劫用他特有的方式回答何冲。

    身边的人摘下头顶斗笠,何冲赫然看到又一个唐劫。

    “分身!”何冲的目光收缩着,对于唐劫有分身这事,何冲到是早就知道了。

    尽管是两个唐劫,何冲还是一下子分辨出先前说话的那个是炼体的本体,戴着斗笠的这个是血肉分身。看其境界,竟然也到了灵环期,这个家伙竟然将一个先天受到重重限制的分身也提升到如此地步,简直令人震撼。

    “怪不得你这么有自信呢。一个灵环分身,再加自身实力大涨,终于让你决定了解这一切了吗?”何冲自然看得出来,即便是本体的实力也出现了突飞猛进。

    但是再如何猛进,他的.层次依然停留在金钢之体中期。

    “一个金钢之体中期,再加一个灵环期,对付已经化魂的我……你不觉得这还是有些不够吗?”何冲嘿然道。以栖霞界的实力换算标准,一个化魂境的实力相当于五个心魔期的联手,唐劫仅是多了一个分身就妄想赢自己?他大概是忘了当初自己输得有多惨了吧?

    也好,年轻人就是性急,却也因此才给了自己机会。

    何冲已狞笑着飞入空中,身上暴涨出如潮气势。

    唐劫却无动于衷,只是回答道:“以我现在的境界对你,的确还是稍嫌低了些。可就是这样,才有战斗的意思啊。要是等我与你境界相同再来战你,胜之又有何意思?”

    “你说什么?”何冲愕然。听唐劫这口气,他竟是故意如此,而且连分身都不打算动用。

    唐劫已道:“我说,对付你,我一个就够了。至于他……”

    唐劫指指分身:“那只是用来防患于未然的,顺便也看住你的那两个手下。”

    说话的时候,远处已飞射两道人影,正是段老四与邓玉庆。

    唐劫分身一闪,已化成一道电光急冲二人。段邓二人本能出手推出一股灵气潮流,然而下一刻,分身双拳同出,一红一白两股气劲化成龙若手法术,分别落在段邓二人身上,下一刻两人已同时应声飞起。

    段邓二人同时大惊,他们还想再反抗,就在法术将展的同时,就觉得全身突然一重,无边血气围绕二人,竟如大山般厚重,挤压得二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法术,二人骇然。

    分身负手凝立当场,萦绕的血色雾气越发浓厚,压得二人动弹不得,分身这才朗声道:“呆在这里别动,我不杀你们。否则……死!”

    看到这一幕,何冲的眼神也猛然收缩着。

    段邓二人这些年来虽然受困于兵主秘境,但秘境中灵气浓厚的环境也使他们进境飞快,两个人都是只用五年的时间就度过了三枯期,虽然卡在了冲击天心的瓶颈上无法过去,却也已是脱凡巅峰,实力也已比以往强横许多。然而面对唐劫分身的攻击,脱凡巅峰的实力却显得如此无力,只是一击之下便遭败北。

    举手投足打败两个脱凡巅峰,这不是一般的灵环真人能够做到的,这意味着唐劫的分身和本体一样,同样有着远超境界的实力。

    何冲的眼神猛烈收缩着,他看向本体:“好,好,果然有两下。那就让我看看,你自身的实力如今又增长若何!”

    说着他大袖一挥,那长袖已呼啦啦如条长龙卷向唐劫:“袖里乾坤舞!”

    面对这如龙长袖,唐劫却是一动不动,就在长袖卷来的同时,唐劫轻哼一声,躯体已在哼声中骤然涨大数倍,变成一个十米高的巨人,随手一抓,已抓住那长袖,沉声喝道:“给我下来!”

    何冲长袖一甩,竟如抽不尽的万丈长布般不断拉长,轻轻松松就卸掉了唐劫的无边伟力。这正是法修对体修的最大优势,面对无尽伟力,并非一定要硬碰硬。

    轻松化解这一拉的同时,何冲已对着下方按出一掌。

    巍峨的巨掌如山岳般从空中落下,唐劫仰面向天,突然眦了下牙,身躯在巨掌下再度暴涨,从十米窜升到十三米,与此同时,唐劫对着空中轰出一拳。

    这一拳击向天空,就象是击向山岳。以何冲化魂期的修为,这一掌之力也的确有一山之力。然而当山岳巨手与铁拳相撞时,赢的却是铁拳。

    雄浑之力捣出一股冲天气流,就算是山也要一拳轰塌。

    狂野拳潮中,巨手破散,那凶悍绝伦的拳劲已直向何冲面部袭来。

    就在将要击中的刹那,何冲身上金光乍现,一道金色护体钟罩已挡住这狂野一拳,余力未消,何冲的身体已被震得飘飞出上百丈。

    尽管如此,何冲却不觉得奇怪,唐劫若是连这一击都挡不住,也不会敢来找自己麻烦。

    就在飞退的同时,何冲左手法印轻捏,天空中已自生成一把锯齿长刀。

    这刀长达十八丈,迎着风斩下,天为之裂,山为之崩,绝非只是法术虚影那么简单,而是隐藏了何冲多年炼就的一件法宝天月殇。

    此宝非金非铁,不现其形,可变化万物,可融于术法,一旦施展开来,既有开天纬地之威,亦有飞针成花之细。

    这刻何冲面上杀意凝现,对着唐劫一指而下,喝道:“去!”

    破天巨刀迎刃斩下。

    这一次唐劫没再用拳头对战。

    手一晃,他手中已多出一把黑色战戟。

    “八荒苍天戟!”何冲色变。

    这件法宝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可是何长安的宝物怎么会落到唐劫手里?

    难道说……

    何冲已不敢想象。

    下一刻唐劫已长笑着挥戟而上,撞向那空中落下的砍刀。

    刀戟相撞,再度激荡出最灿烂的光华。

    无形的力波以唐劫为中心向着四面逸散开来,撞在远处的峰头上,激荡出乱石飞瀑。

    汹涌的气流在空中炸出一片滔天漩涡,唐劫与何冲就象两个威风凛凛的天神,对峙而立。一个高大威猛,一个金光加持,堂皇不可一世。

    “何冲!”唐劫咆哮着飞向何冲,战戟划出一道又一道气劲飞射何冲。

    体修的征战之道就是冲锋,冲锋,无尽的冲锋!

    不管实力的对比如何,体修的战斗风格都只能是,也必须是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他迎着风,驾着电,冲向何冲,迎接他的是咆哮的海浪,扑面的冰霜,滔天的火焰还有数不尽的剑雨。

    何冲近乎疯狂的释放着法术,化魂真人,神念大成,虽欠紫府,亦可念达天地,纵还做不到一念起万法生,却已可“信手拈起诸般法,只若万花拜一人”。

    乱法如雨,千术如潮,洪流浪卷,云起雾灭。

    而面对这恐怖法术浪潮,唐劫的做法就简单多了,管你多少法术,我只一力相抗,决死冲锋!

    于是在这兵主秘境的天空上,一场生死搏杀就此展开。

    兵主秘境不小,兵主秘境不大。

    他们从天之南打到地之北,从山之西打到湖之东,就连那熔岩沼泽里的火鸟都惊动了。

    它从熔浆中苏醒,舒展着翅膀飞入空中,凝立空中,远远观看着这场战斗。双目中有日月在轮转,有星辰在起落。

    它当然也看到了分身与段邓二人的对峙,却只歪了歪头,什么也没说。

    它看着唐劫战斗,看着他在法术的洪流中冲锋,看着他被火焰炽烤,冰霜冻结,利刃破体,看着他又一次次恢复过来,呼喝咆哮着追赶何冲,将他追得上天入地,看着他体内光华鼎盛,隐然有道纹光华绽放,眼神便越发浓郁了。

    呼!

    战斗还在进行。

    风卷硝烟。

    何冲啪的拍出一掌,在将唐劫击退的同时,自己也借力再退,口中却是不免的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这个家伙,真的是又成长强大了好多!

    何冲已记不清自己对唐劫砸了多少法术。

    总有成百上千个了吧。

    秘境中的山都为之平了几座,唐劫却依旧生龙活虎的冲杀着。

    这个家伙就象是打不死的巨人,无论怎样的攻击对他造成的伤害都会大幅度减弱,而有限的伤害在他超强的体质下很快就自动愈合。何冲也曾想一口气打到这家伙来不及愈合,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唐劫似乎对生命之道也有所领悟,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快速复原自己的身体。

    不仅如此,他似乎对阴阳之道也极了解,所以他总是很轻易的就分辨出何冲的攻击哪些是虚,哪些是实。他甚至还拥有某种洞察能力,可以轻易的看破何冲的弱点——分身眉心处,一点星华流转,而分身看到的,就是本体看到的。最后唐劫的攻击甚至还带有丝丝杀戮气息,使得何冲一旦小受伤害就极难恢复。

    总之,虽然是个以力证道,肉身成圣的猛汉,但在实际的战斗中,却表现出太多太多力量之外的东西。

    这让他感到头痛不已。

    体内的灵气还在不断消耗着。

    尽管他已是化魂,尽管他一个呼吸就是一周天,恢复灵气的速度无比快捷,但是他释放法术的速度更快。

    在这疯狂施法中,何冲能感到自己的灵气飞快下降着。

    而唐劫,这个家伙的体力就跟耗不完似的,还在不停的冲击。

    不,不是耗不完。

    何冲敏锐的感到,其实来自本体的力量也有所削减。

    和他撑下去,拼消耗?

    何冲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但是这个念头转瞬就被何冲否定。

    和别人拼消耗也就罢了,以何冲化魂期的实力,怎么都能赢。

    但是面对炼体的唐劫,他没有把握。

    力气不是灵气,不仅受体力影响,同样受意志影响。

    没有法修能够爆种,因为灵气干涸了就是干涸了,没有灵气你意志通天也放不出一个法术。

    力气却不同,每一次你以为对方走到极限,对手却随时可能给你一个惊喜。

    强大的意志并不无敌,但强大的意志能够让炼体修者超常发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何冲太清楚这区别,如果真要拼消耗,那么最后败亡的可能只会是他。

    吼!

    来自唐劫的冲击还在继续。

    秘境的天空下,充斥了唐劫挥舞战戟的身影,黑色的战戟化成一片光潮,裹卷着何冲,如长江大河,川流不息,凝聚出的风啸更是如飓风龙卷,卷得云舞破碎,千山树摇。

    看着唐劫仿佛一个战神向自己冲杀,何冲长长吸了一口气。

    他厉声道:“你,真的以为你赢定了吗,唐劫!”

    随着这暴吼出声,何冲突然停手。

    所有的法术同时止歇,何冲身上的金光则随之大冒,那是对自己全力的防御。与此同时,何冲手中已幻化出千万道虚影,捏出无数法印,口中更是颂念出奇特音律,字字如洪钟巨响,鸣动耳边,偏又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在身为化魂,信手施法的境界下,何冲竟用比常人更多的时间来施展这个法术,更念动天经咒语,其背后蕴含的意味已不言而喻。

    这已不是法术而是神通,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神通。

    唐劫到不奇怪。

    他并未追击,反倒停下了手中战戟,就那样看着何冲施法,喃喃道:“终于要来了?”

    眼神中已升腾起兴奋的光焰。

    真正的勇士,绝不畏惧对手的强大,更愿意直面一切天威。

    下一刻,随着何冲颂念经问,在何冲脑后竟渐渐生出一个金色虚影。

    那是一尊直立的人形虚影。

    刚一出现,便仿佛充斥了整片天地。

    古朴,浩大,威严,充满神圣的气息与力量,望而生威,竟令人从内心深处升起无法直视之感。

    唐劫的双眼却是越发明亮。

    他仰望何冲身后虚像,就象是在瞻仰一尊古佛,口中喃喃吐出八个字:

    “天神法相,无上威仪!”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