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章 朱雀

第二十章 朱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看着那三道人影没入图中消失不见,唐劫长出了一口气,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算是完成了。

    收起社稷图,唐劫正要做什么,突然心有所动,猛转身望去。

    天空中那只火鸟正如炽天之翼,悬于空中。

    它就那样看着唐劫,双目间跳动着南明离火神焰。

    它与唐劫就这么对望着,彼此相互看着对方。

    好一会儿,唐劫终于扬声道:“你好象拿走了属于我的战利品。”

    随着这话出口,那火鸟突然舒展双翼,全身腾跃起一股炽天烈焰。

    火焰将整片天空都燃烧的透亮,在秘境中掀起无边热浪,偏又不伤及万物分毫。

    这火焰在空中不断扭曲着,变化着,渐渐竟凝聚出一个女子身影。同时空中的火焰凝结出一片火焰纱衣,轻飘飘落在她身上,一个有着火红色长发的少女从火焰中步出。

    凝立空中,火焰长纱曼舞长天,那火焰少女看看自己,似是在看什么新奇玩意般,脸上露出喜不自胜的笑容,口中更是发出咯咯长笑声。

    这笑声爽朗,明快,带着难以言喻的欢喜之情,传荡天地,让整个秘境都充满了欢笑。

    笑了好一会儿,少女才转过头。

    她看着他,就象是九天下凡的仙女在俯视凡尘,一只手突地轻捂红唇,传来悦耳之极的女声:“当真小气,怎的一开口就是要东西。”

    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唐劫也有些呆了。

    楞了楞神,他才道:“你是火鸟?”

    空中少女一笑,挥了挥手道:“忒是无礼,什么火鸟火鸡,也太难听了,人家可是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朱雀。”

    果然是朱雀吗?

    唐劫对这个答案并不奇怪。

    从他知道白虎之日起,就曾不止一次想过,兵主秘境中困着的火鸟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朱雀。

    如今终于得到确认,唐劫也长长吐了口气:“原来你是能说话变形的。”

    唐劫与火鸟之间唯一的一次交流,就是对封不智时向火鸟请教阴阳之道。由于当时用的是心念交流,因此唐劫一直以为火鸟虽是大妖,却口不能言,形不能变。

    没想到今天这一认识却被打破。

    朱雀已娇笑道:“我形体被封印,本无法变化言语,上次与你心念交流已是极限。若不是得了这天神之念,根本就无法变化,更难以言语。”

    说着又自低头欣赏自己身形,神情间满是得意,显然对这从封印中解脱出来极为满意。她本就是超级大妖,因某种缘故而导致只能以本体形态现身,甚至连思维都混混沌沌,如今终于得复清明,又怎能不开心。

    “原来是这样。”唐劫明白了:“原来你能变成人形,是因为这天神之念的缘故。”

    “是啊。”朱雀撅着嘴回答:“要不是它,本姑娘现在还被封印着呢。不过这神念还是少了些,本姑娘也只能维持这形体有限时间。唉,要是再有更多的神念就好了,只要再有个四五份就差不多了。”

    唐劫眼睛一亮:“这个简单,更多的神念还在天神宫金身之上。你只要过去吸了那金身的神念便是。”

    只要能给天神宫找麻烦,唐劫是绝对不吝手段的。

    朱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想引我去死吗?那天神宫是何等地方,大能云集之处,我若闯了去,不被扒皮拆骨,油烹火烤才怪。”

    她堂堂火焰圣兽,却是一口一个怕被人油烹火烤,到也有趣。

    唐劫笑道:“圣兽朱雀可是仙台之上的存在,还会怕一个小小天神宫?”

    朱雀已是捂着嘴笑道:“你是想灭天神宫想疯了吧?我若是仙台之上,还会被囚禁在这一方小小天地中,被封印的意识神通全无?莫说我没那么大能耐,就算真有,也去不得那天神宫。这天神之念,也不过是让我能够自由言语与变化而已,却还远达不到摆脱囚困的境地。”

    原来她果然还是被困在这里的。

    唐劫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

    朱雀的脸色突然一暗,她回头望去,看向那片火山,那片熔岩,眼神中泛起回忆的光芒:“我也不知道……从我有认识的那天起,我就在这儿了,我依稀还记得,最初的时候,我只是个蛋,就躺在那熔岩中,吸收着岩浆的热量。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终于有一天,我醒来,破壳而出。”

    “刚刚出生的我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这世界就是全部。但就是在那个时候起,我的心中就已经有一个念头,就是守护这片土地,防止任何外来者的破坏,只有通过考验之人,才能进入……很奇怪,我从未见过任何人,可就是有这样的认识。只是那么多年来,我从见过任何人进来。无事可做,我也只能在岩浆中沉睡,长大。直到不久前……你来了!”

    朱雀眼中的光芒越发迷离。

    “原来你和宝儿一样,也是圣兽后裔。”唐劫喃喃道。

    与白虎一族不同,朱雀的后裔从一开始就被兵主封在了秘境中,并被打入封印,使其成为这里的守护者。

    说起来,她简直就是比白虎更可怜的存在。白虎一族虽世代被囚,但至少它们还有自己的认识,还能接触外面的世界。朱雀却是一关就是上万年,从出生到现在,几乎就未再见过任何人。

    她现在能象个常人,完全是因为朱雀与白虎一样,在血脉觉醒后,那烙印在血脉中的记忆就会复苏。

    可正因此,当她知道外面还有更大的世界时,她就会感觉更寂寞,更孤独。

    偏偏封印的力量禁锢着她,让她无法摆脱。

    缺乏交流的原始环境,再加上封印的有意识影响,朱雀变得如大多数精物一样,原本开启的智慧复又走上蒙昧,清明的神智也重归混沌。

    唐劫的到来,让朱雀有了第一次接触人类的机会。

    受制于先天的封印,那时的朱雀只是本能而机械的一次又一次地执行着自己的使命。

    尽管如此,在和唐劫一次次的交流中,原已蒙昧的智慧还是有了一丝松动。对自由的希望,对交流的渴望,也渐复萌生。

    在这种情况下,朱雀的神智一天天清醒过来,尽管那时的它在大部分时间里还保留着原始的野蛮与愚昧,但至少已分得清唐劫,何冲等存在,有了最基本的认识,表现出了最基本的智慧。

    十二年前,唐劫尝试着与朱雀接触,请教阴阳之道。

    那是封印中未曾禁止的——封印给予她的任务是考验,而非遏止成长。

    交流的本能让朱雀决定给予唐劫帮助。

    她是幸运的,那个时候的朱雀,意识依然处于半混沌的状态,思维浑噩难辨,但正如失忆之人不会忘记如何吃饭一样,蒙昧中的朱雀对大道的理解却不受此影响。

    如果唐劫那时请求与朱雀聊天,对朱雀反而是件难事,那时的它有思维,却不清晰,封印也不支持它与唐劫做无意义的交流。但当他请教阴阳大道,天地至理时,朱雀反而是清醒的,是半混沌下的朱雀唯一能够做到的,更是封印不限制的。

    唐劫不知道的是,那一次的心念交流固然让唐劫受益非浅,也让朱雀彻底打开了封闭已久的灵智之门。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智慧再一次得到启蒙。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观察,她学习,她思考。

    可惜的是,秘境的世界依然单调。

    即便有唐劫,何冲在,朱雀能感受到的交流也依然太少。而且这两个人又是如此的不对付,没事不会闲聊,因此即便有了人类,秘境中也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这使朱雀灵智的恢复依然有些慢,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她也许还要过一百年才能真正恢复,弄不好还有可能不进反退,再度陷入黑暗的蒙昧中。

    好在唐劫终于没再沉闷下去。

    他出手了。

    带着分身,与何冲大打出手。

    激烈的对撞在冲击着秘境天地的同时,也冲击着朱雀的意识海,让蒙蔽其上的乌云散去,让它的神智越发清明。而天神之念是对这浑噩之墙的最后冲击,也是最强大的冲击。

    在朱雀吞下天神之念的短短时间里,她的意识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终于让她彻底恢复了清明,更得到了进一步的成长,甚至可以部分摆脱封印的限制,使她可以变成人形,开口说话,也就难怪她之前会如此高兴了。

    “……那么,也就是说,你现在是既不会,也不能,把天神之念还给我了?”

    交流过后,沉吟半响的唐劫如此说道。

    “若没有我,那天神之念早就散了。不管怎么说,也有我的一半才是。”

    “那就是说还有我的一半喽?”

    朱雀被他抓住痛脚,脸上现出一丝羞红与愤怒的表情,终是道:“喂,你要不要那么刻薄啊?好歹本姑娘也传过你阴阳大道帮过你的忙。”

    “也曾用火把我烧成炭。”唐劫认真回答。

    朱雀大急:“那是封印给我的命令,我不得不从!”

    “也就是说,即便是现在,我要入谷采药,你还是会烧我了?”唐劫再次抓住关键点。

    朱雀脸一红,低着头回答:“是啊。这是下在我血脉中的禁制,我不得不从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象刚才那样的天神之念再多来几份,我或许可以借力冲破禁制。”

    “那不可能,还有别的办法吗?”

    “那就只能等有一天,你通过九道考验之后,我完成自己的使命,禁制自解了。”

    唐劫心中哀叹:“这话等于没说。简而言之一句话,你虽然能变成人形,能说话,但除了陪我聊天外,没任何价值。而且我要想入谷采仙草的话,你该打我照样不会留情,对吧?”

    朱雀大怒:“什么叫除了陪你聊天外没有价值?”

    唐劫两手一摊:“那你告诉我你能起到什么作用来弥补我失去的半份天神之念。”

    朱雀哑然。

    她左思右想,还真找不到自己能帮的任何忙。

    那谷里的仙草在禁制作用下她是一点采不出来,对唐劫的考验在禁制作用下也是留不得手,这么想想,自己对唐劫还真无甚价值可言。

    一想到这,朱雀怒了:“老娘凭什么就得给你那半份神念。就算它有半份又如何,老娘吞了就是吞了,就不给你了,怎么着吧?”

    说着两手一叉小蛮腰,干脆摆出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态势。反正你也打不过我,我怕谁?

    唐劫被她这样子呆了呆,一时竟也被弄得有些无语。好半天终于笑道:“原来竟是个蛮不讲理的丫头。”

    朱雀大羞:“谁是丫头,本姑娘在这里活了八千年,论年纪都可以做你祖奶奶了。”

    “既然这样,那祖奶奶您就继续在这里呆着吧,小子恕不奉陪,先走一步了。”唐劫不客气道。

    “什么?你要去哪里?”朱雀一呆。她才刚恢复清明,正是爱说话的时候,唐劫却突然要走,立时大感不舍。

    唐劫哼声:“你这人不讲理,拿了别人的东西却不给报酬,我自然是远远避开的好,您老人家就在这里慢慢玩吧。”

    说着做抽身欲走的姿态。

    听到这话,朱雀大急:“喂,喂,不要啊。”

    唐劫这一下却是打在她死穴上。别说她灵智初开需要有人陪伴解闷,就是要解禁制也需要唐劫来一路通关。唐劫若生气从此不来,那她就此生都无脱困自由之希望。

    而灵智开启后,对朱雀而言,已再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的了。

    这刻见唐劫要走,只能低声下气道:“好啦好啦,人家跟你说着玩的啦。只是我现在实在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唐劫停步,回头看看朱雀,笑道:“这才对嘛。有没有东西没关系,这个可以商量,关键得先有态度。把态度放端正了,咱们才有的谈。来,你过来,咱们好好谈谈。”

    朱雀摇摇头:“此身只在方寸间,却是出不得山谷一步的。”

    果然是这样嘛。

    唐劫心中为朱雀叹口气。

    秘境本来就不大,可怜这丫头却还只能看,出不去,终日里只能在岩浆与山谷间徘徊,闷头睡觉,难怪开智之后复归蒙昧……真的是会憋死人的。

    唐劫笑笑:“那就我过来吧。”

    说着已朝山谷走去。

    他只要不采摘谷内仙草,朱雀却是不必攻击他的。

    这刻入了谷,朱雀也落于谷内。

    唐劫来到朱雀的身边,笑道:“其实你也未必是什么都没有,要知道,你自身就是最大的财富。”

    朱雀一脸紧张:“你在打什么主意?若你想让我为你之仆,那绝无可能。”

    她虽灵智初开不通人情,但是血脉记忆里却有许多先祖遗留的经验,其中就包括一条“不可轻易卖身”,以防后辈在懵懂无知之时与人签定什么条约,廉价就把自己卖了。

    卖也就卖吧,上古时期四圣兽虽强,却也没到最顶级的地步,若有通天彻地之大能,卖一下身也不是不能考虑。但是廉价卖,那是万万不能的。

    唐劫没想到朱雀血脉里藏着这么多宝贵经验,一点心思尚未开口就被朱雀揭破,一时有些措不及防,只能仰天打了个哈哈掩饰尴尬。心念电转间,快速改口道:“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要求驭使圣兽呢?要想驭使你,怎么着也得几份天神之念才行。”

    朱雀连连点头,浑不知自己已在无意中把身价定在了几份天神神念上。虽说这价钱也不算便宜,但比之朱雀又有不同,最重要的是,那再非遥不可及。

    唐劫见她上钩,这才笑道:“但是完整的你不行,部分的你总该可以。”

    “什么?你还想把本姑娘切片卖不成?”朱雀大怒。

    唐劫笑道:“又心急了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圣兽之身,皆为至宝,你若愿意,给我一些精血,总是可以的吧?”

    朱雀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小子是想要精血。

    不过说起来,这到的确不是不行,而且也的确是个方法。

    她转头看唐劫:“这个到是可以,不过精血与普通血液不同,是圣兽血气之精华,就算我们自身也不得太多。”

    “我不会要很多的。”

    “那你要多少?”朱雀在不知不觉间被唐劫牵着鼻子走。

    唐劫笑道:“十分之一就差不多了。”

    “什么?”朱雀全身猛地炸出一股火焰,滔天气势冲天而起,姑娘的两道柳眉倒竖,杀气腾腾地看唐劫。

    十分之一的精血?

    这个贪婪的混蛋,他知道十分之一精血意味着什么吗?

    万年岁月,朱雀就算什么都没干,仅凭血脉力量自身的提升和这岩浆之地培养,她的境界也提升到了分神巅峰的地步,只差一步便可入返虚境界。之所以无法突破,主要还是兵主禁制限制了它的提升,因为一入返虚,等同仙台,即便是兵主禁制也很难再长期桎梏。

    可一旦取走十分之一的精血,朱雀的实力就会至少降低一阶,这对朱雀的影响是极大的。

    唐劫到是不急:“姑娘莫急啊。你听我说。”

    “不管你说什么都不可能!”朱雀愤怒道:“你这个要求太不合理了,十分之一的精血,没有几百年的时间我都恢复不过来。”

    “我到不觉得不合理。”唐劫笑道:“你想啊朱雀姑娘,如果我拿来五份天神之念,让你为我驭使百年,当不成问题吧?”

    “五份天神之念?”朱雀低头想了想。

    五份天神之念,差不多正够她脱困。若真能如此,她就给唐劫为仆百年也是值得,总比象以往困于这里要好。

    想到这便点点头道:“五份的话却是可以了。”

    唐劫道:“那你看,既然五份天神之念可以买来姑娘,那么半份天神之念,岂非正好就是姑娘十分之一的身价?所以我要十分之一的精血,并非信口开河,而是有道理有依据的啊。”

    啊?帐还有这么算的?

    朱雀一时目瞪口呆。

    她歪着头想了半天,总觉得这帐有点不对,偏偏又说不出为什么。

    想了半天,大叫道:“我知道了,哈哈,这帐不对!”

    唐劫心里一跳,想这丫头醒悟过来的好快,她不是灵智才开吗?就算有血脉遗留的经验,却也不能代替自身智慧啊,怎么一下子就绕过这里面的弯了。

    就听朱雀已叫道:“我先前已用过一份神念,再加五份,那应该是六份。半份神念,应当是十二分之一,不是十分之一!”

    “……”唐劫无语。

    看朱雀又蹦又跳的欢喜样子,唐劫竖起大拇指,满脸崇拜道:“姑娘英明,在下就知这点小把戏瞒不过姑娘。既如此,十二分之一的精血拿来吧。”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