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四章 战血河

第二十四章 战血河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

    虚立天空,血河之主无比愤怒的注视着唐劫。

    他已是彻底出离愤怒了。

    费了这么些日子,血河之主终于找到唐劫,没想到他还没出手呢,到让唐劫给打了个伏击。

    关键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怎么露的马脚。

    以他堂堂仙台之尊,就算现在只凝聚了一个心魔期的化身,也不是随便谁能轻易发现的。

    这刻瞪着唐劫,血河之主怒道:“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刚才众人的攻击明显是被唐劫引导,因此血河之主知道,发现他的肯定是唐劫。

    其实从一开始,唐劫就没认为血河之主会放过自己。

    刚来到血河界时,他和图图谈论血河之主,就猜到了血河之主极可能追来,既如此,他又怎可能不做准备?

    来到自由之都的这些日子,唐劫早在自由之都各处布下监测法阵,由伊伊负责看顾,任何疑似血河之主的存在,都会被加以留意。

    血河之主完全没想到世上还有反侦察这种概念,无论是化身还是出入自由之都,都未想过要隐瞒自身,唐劫要不发现他才奇怪呢。

    正因此早在血河发现他之前,他就先一步发现了血河到来。发现血河之后唐劫就再没去过竞技场,再加上他蛰伏塔中不出,血河之主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只能隐隐感应到他就在城里,因此一直在寻找他。

    今天这场宴会,是唐劫这段时间唯一出来的一次。

    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次,就引的血河直接追了过来。

    要不是他事先有提防,真不会想到血河之主竟然能够察觉他的行踪,正因此才假借逃债跑出百岳楼。即便如此,血河之主也依旧追了过来,让唐劫知道血河应当有某种追踪自己的方法,并设计了反袭。

    没想到的是哪怕只是一个分身,血河竟然也抗住了五人的联手偷袭,只能说到底不愧是仙台大能,哪怕是心魔期分身亦远超同类。

    这刻唐劫一笑道:“你想知道啊?”

    血河之主本能的点点头。

    唐劫嘴一撇:“偏不告诉你。”

    一句话气得血河之主险些从空中摔下来。

    唐劫已冲霄而上,双手齐出,天际已开始落下一片又一片的刀轮。

    九重天劫刀!

    无边刀雨充斥了整片天空,唐劫已喝道:“动手!”

    拿山眉头一皱,他虽是豪勇猛士,却不卤莽冲动,有心想问一下这人到底是谁,跟踪他们做什么,要不是之前唐劫偷偷提醒大家有人跟踪他们,他还真没发现。拿山不怕战斗,但其实并不喜欢不明不白地战斗。

    可惜唐劫说动手就动手,却不给对方多话的机会。

    他不知道唐劫就怕他们知道血河的身份,以血河之主的威名,恐怕没几个人敢向他动手,正因此才要快刀斩乱麻,上来就打,不给这家伙报身份的机会。

    一旦打斗开始,再报名号就有示弱的成分,以血河之主的傲气,想来是绝不会对他们示弱的。

    拿山还在犹豫,黑眼已率先冲上,两道黑色焰柱同时卷向血河。

    在黑眼的想法里,事情就简单多了。既然对方跟踪自己,那就是不怀好意,既然不怀好意,自然就没必要客气了。多问作甚,打了便是。因此这刻一出手就是自己最拿手的炽天黑炎,两条黑色火龙盘卷着冲向血河之主,燎起冲天气势。

    与此同时,水妖与青莲也已悍然出手,青藤如鞭疯狂地抽向血河之主,蓝泉更是化成点点星芒如雨落下。

    眼见此状,拿山也不好再袖手,只能掀起黄龙助阵。

    五人联手,在这片空域中织出一片迷天光焰,内有无数风火肆虐咆哮,将血河之主整个卷入其中。

    血河之主却只是哼了一声:“小辈。”

    他自持身份,不愿在战斗中报名号,盛怒之下也就不再多话,单手就这么虚空一震,一只血色巨手已然出现,就这么张手抓向黑眼的火龙。

    黑眼大喜,他这炽天黑炎化成的火龙威力磅礴,看起来黑乎乎的不起眼,其核心温度却是极高,融金化铁,堪比地底岩浆,这血手就这么抓上去,后果可想而知。

    没想到血色大手一抓之下,虽发出呲呲的响声,黑色火龙却还是被血河之主抓在手中,粗壮的身躯在血色巨手下竟显如条小黑蛇般,无力的扭动着,竟被压制得越来越小。

    黑眼看得色变,好在这时青木的藤蔓已舞空飞来,缠向血河之主,那无数的藤蔓就象是最坚硬的荆棘,要将他缠死。然而就在藤蔓捆卷的同时,眼前的对手竟已化成一片血色河水。藤蔓虽密,却捆不住大河,就见血色河水已冲出藤网,大片的河水沾在那藤蔓上,斧子都无法砍断的坚硬藤蔓竟发出一片腐蚀声,现出大片的枯萎败落。

    这一幕惊的青莲也吓了一跳。

    在着之前他还从未见过谁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破掉自己的青罗藤,脱口叫道:“小心,这家伙扎手,见鬼,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在发现对方强悍后,青莲终于有了一丝摸对方底的觉悟。

    血河之主狞笑道:“我只要唐劫,现在滚开,饶尔等不死。”

    他自矜身份,因此这刻也只是借着青莲的话头说了一句,只道明自己与唐劫的关系。

    却不知大家听到这话后同时一楞,一起看向唐劫:“唐劫?你不是叫唐然吗?”

    唐劫耸耸肩:“我被此人追杀一路逃到自由之都,被迫化名唐然,就是为了躲他,没想到还是被他找上门来了。却是不好意思连累了大家。”

    原来是这样啊,大家“恍然大悟”。

    原本以为是哪位天王派来的人下的暗手,弄得大家紧张。

    这刻一听是唐劫的老对头追杀过来,反倒一起大笑起来,拿山更是放下心思道:“如此甚好,敢欺负我兄弟,看斧!”

    开天巨斧已斩出一片流光。

    黑眼更是道:“之前吃你的可有机会还了。”

    大家一起点头称是。

    甚好?

    甚什么好?

    血河之主一下没弄明白过来,都表明了自己是对着唐劫来的,怎么这几个人反而更加气势汹汹的来打自己。

    心中已是暴怒:“你们找死!”

    血色巨手再压,向着五人罩下。

    见此情形,唐劫已喝道:“五龙化形!”

    随着他这一声喊,青莲手一扬,那无数条青罗藤已同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密密麻麻缠在一起,形成一条青色巨龙。

    同时水妖的蓝泉也汇聚成一条蓝色水龙。

    再加上拿山的土龙,黑眼的火龙,顷刻间形成四条长龙迎空飞舞。

    唐劫本人则将十宝剑再加五岳朝宗剑祭出,十一把剑落于空中,同时释放出大片剑气,在剑灵操纵下竟然变化形状,形成一条剑气长龙,那组成龙首的正是五岳朝宗剑。

    龙首剑身对着空中一仰,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竟真如活物一般,与其他四龙一起,形成五龙之影,对着下方血河之主探出龙爪。

    正是小五行战阵中的五龙化形。

    这一幕让血河之主也微微色变了一下。

    以他的实力,这种层次的五龙幻影自然不怕,但现在他用的只是一具心魔期的分身。就算他实力再强,以心魔期的实力要想对抗这五龙之力,也会有力不从心之感。

    这刻眼看龙爪临顶,他将那血色巨手向头上一顶,龙爪已从天而降,正撞在血色巨手上。

    那冲霄剑气化成的巨龙一击未能血手震溃,但是下一刻,拿山的土龙,黑眼的火龙,水妖的水龙还有青莲的木龙已接踵而下,先后撞在血手上。

    血河之主的血手威能虽强,却终挡不住这五人的联手合击,在又挡下土龙与火龙后,终于不堪负荷,被水龙一击冲散,接着是青莲的木龙一下撞在他的胸口,将他打的跌飞而出。

    “嗷!”血河之主发出了自战斗以来第一次痛苦的呼啸。

    这是他第一次负伤,而且是在面对面情况下被对手打伤,心中之愤怒可想而知。

    血河之主狂叫道:“竟敢伤我,你们全得死!”

    说着他体内猛然涌出一片血光,仿佛一片血海向着绍漫卷开来。

    这一下血海汪洋,肆虐长空,整个天空都被这片血海笼罩住。

    血色汪洋里,血河之主的身躯显得分外高大,随着他咆哮声声,就见血海中已冒出无数面目狰狞的鬼怪,一个个手里还拿着刀枪剑戟,同时对着天空发出狂怒的呼号。

    血海大神通!

    血海大神通是血河之主最为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一种神通,以血海为国,化声无数血妖,构造成一个独立的血色世界。在这血色世界里,血河之主就是世界主宰,可以任由他施展一切威能。

    虽说神通只有紫府境方可正式始终眼,但血河之主何等人物,要想破格以心魔之躯施展也不是做不到,充其量就是威力受到影响,不过用来对付这五人当也够了。

    这刻血海展开,五人同在血海境内,只听耳边凄厉风啸,更有无数鬼哭之声,一个个也都色变,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黑眼,水妖和青莲都不是血族人,因此还不太了解这情况,拿山却是正宗的血族部落王子,拜的就是血河之主,对血海大神通却是有几分了解的。只是因血河之主历来不见外人,所以对其不熟悉吧。

    这刻一见到这片血海汪洋,拿山心中立时生起一丝不安感。

    不过他也未见过血海大神通,只听过其名,而且由血河之主本体施展的血海大神通,汪洋千里,血漫长空,其威势比之现今又不知强大多少倍。一时间也没想到分身上去,只错了下神便又息了念头。

    那边血海妖魔们却已纷纷涌上,对着五人扑来。

    “五龙绞杀!”唐劫喝道。

    小五行战阵中的五龙绞杀之变已然发动,五条长龙交错盘旋,全身鳞片倒竖,仿佛无数刀齿巨轮,盘卷着绞杀每一个冲抵的血海妖魔。那些血海妖魔刚一冲近便被绞成漫天血水落回血海,但是下一刻复又生成,源源不断的冲出。

    血河之主最强的地方不是他的进攻与防御,而是他那打不死的特性,生生不息,永无休止,论到持久耐战能力,纵观星罗界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他比肩的。他的血海大神通也是一样,绞杀之法虽可杀妖魔,却不能真正灭之,只要血海犹在,妖魔便复生无尽。

    这刻海量的妖魔继续狂冲五行战阵,即便是以五人之力也感到难以承受。

    水妖更是骇然道:“唐然你是从哪里得罪的这怪物,实力竟然这么强。”

    作为同级中的佼佼者,无论是黑眼,拿山,水妖,个个都有过以低胜强,越阶胜人的经历,谁的手底下没一两条心魔修者的命?拿山身为心魔期,更是化魂都斩杀过。这样的五人联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心魔修者,堪称是一件惊天大事。

    那时候大家同时想到的是,此人若是被其他天王所收揽,那此次万宝天之行只怕就注定颗粒无收,能活着都是好命了。

    有了这个念头,除唐劫与拿山外,其余三人反而心中同生狠念,务必要趁现在此人落单之机杀了他。

    一有此向,三人互相看看,黑眼已率先飞起,对着血河一指:“苍火黑龙炎!”

    就见一道汹涌的黑色火焰巨龙已从他手臂中飞出,这条黑色火龙明显比他之前释放的火龙更粗更壮,刚一出现就咆哮出无尽声威,竟带出了几分真龙气势,对着血海一头扎下。

    这一下冲击,血海中无数妖魔瞬间灰飞烟灭,连那片汪洋血海都在刹那间被烧出个血洞来。

    同时水妖青莲也一起出手,水妖却不是加粗水龙,而是在空中化出一片倾盆大雨,这雨生于天空,落于血海,存在不会短短一息间,却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每一滴落于血海中,都带给血河之主被烧灼的痛苦。

    而在血海中,更有瓣瓣青莲在盛开,每开一瓣,血海就被凝固一分,大片青莲盛放中,血海流动竟生生被止了几分。

    失去了流动,血海那滔天威能也受到影响,连带着对五龙压制也小了许多。

    “你们!”拿山微微色变。

    他没想到黑眼他们三个会在这时候拿出拼命手段,一时间亦被惊得呆了。

    唐劫双目中放出狠色:“也该我了!”

    却是直朝着血河之主冲去。

    “唐劫不要!”

    “唐然不要!”

    黑眼等人的惊呼声同时响起。

    下一刻就见唐劫身上同样一道血色光圈从他脚下蔓延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血环。

    血肉磨盘。

    在这血环里,所有的血水,妖魔尽被绞散不说,血气本身更是化成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血环内,壮大着血肉磨盘的力量,使得血肉磨盘的力量越加雄厚。

    他一路飞纵,血肉磨盘就一路吸收着血海的力量,成长,壮大。

    血河之主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在这过程中不断的衰弱。

    他大吃一惊,双手一拍,血海中浪花翻滚,每一滴血浪冲出,都会悬浮于空中,凝固成一道道血箭。

    然后血河之主往前一挥:“去!”

    这无数血箭已化成织天的箭雨落向唐劫。

    就在箭雨如蝗射来的瞬间,唐劫手中已又多出一把火红长剑,剑身悠长,剑柄却是一只金乌造型,生有两翼。

    将剑向着空中一指,就见剑身里飞出一只三足金乌。那金乌对着前方一吐,一口澎湃火焰已席卷苍茫,无数的血箭在这一井下竟然尽皆成灰。

    耀日金乌剑!

    无双剑阁三神剑之一,内封上古金乌为剑灵,有大日天炎神通。

    这一下大日天炎神通将那无尽的箭雨尽皆卷去,唐劫已趁势攻上,血肉磨盘绞动中,任多少血海妖魔冲至尽皆绞杀,只化成无数血水,反让唐劫的力量更强,速度更快。

    见此情形,血河之主也知道不好,他大口一张,一股黑气悠悠吐出。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非血系的力量,但是那一刻唐劫却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感。

    他不敢怠慢,左手一扬,又是一剑在手,却是柄青色长剑。

    此剑一出,就听身边罡风突起,形成一股飓风吹向前方,那黑气刚出,就被罡风吹得回卷,竟是瞬间被灭的不知哪里去了。

    湮灭天风剑!

    无双剑阁三神剑之一,也是最强大的一把,剑内蕴藏的不是别物,正是栖霞界那经久不息的金焰罡风。

    当年无双剑阁有大能为铸此剑,不惜己身,飞上九霄云外,收取罡风。虽做不到仙台大能深入其中,收取金焰,却至少可以收取最外围的罡风。

    这些罡风虽比之内层金焰融炼万物的程度还有所不如,却也是凌厉无匹,威能磅礴,可以说一剑之威就是削弱版的天煞雷珠。若是全力击发,罡风大起下,威力甚至比雷珠还强,其持久力和范围更是远远超过。

    这刻湮灭天风剑一出,黑气消散。

    唐劫已从远外冲至血河之主身边。

    双剑互击,摇出一片璀璨天光。

    血河之主还想抵抗,只见漫天剑影,罡风火焰齐至,到是有了几分栖霞天外天的风采,仿佛这一刻他们就是在栖霞外层空间作战一般。

    即便以血河之主的能耐,也抗不住这恐怖的两剑夹击,何况还有黑眼等人在疯狂牵扯着他的力量,两大神通下,血河之主的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悸色。

    这悸色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失败与受创的不甘。

    他终于大叫起来:“尔敢,我是血河……”

    “嚎!”唐劫暴吼出声。

    双剑互击,更是震荡出一片雷鸣天音,接着双剑交错斩下。

    刷!

    血水炸起,血河之主已被切成三断。

    血河之主身体再度化成血浪。

    就在他想要化血重凝的时候,唐劫绍血肉磨盘一转,已将那大片的血气尽皆收入。

    然后血河之主难以相信的看到,自己的一部分身体竟然被唐劫就这么消化了,吸收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下一刻唐劫手中剑再起,左手湮灭天风剑,右手耀日金乌剑交叉出一片闪烁电光,划过血浪各处,却是刺向那血浪中的一个个血色光点。

    这熟悉的一幕让血河之主立时响起了当日在进入血河界时唐劫对自己做过的事。

    “不!”血河之主发出绝望的嘶吼,这一次是真得害怕了,他大声叫了起来:“我是……”

    “你是死人!”

    暴吼声中,唐劫的双剑已划过血河身上每一滴精血所在。

    一击毙命!r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