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五章 初开天地

第二十五章 初开天地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天空中的血海消失,肆虐的汪洋不复存在,唯有一片血雨从天而降。

    拿山阴沉着脸,就象是谁欠了他十七八万的灵钱没还似的。

    他看看唐劫,道:“我到底该叫你唐然,还是叫你唐劫。”

    “唐劫,这是我的本名。”唐劫回答。

    “那么唐劫,这件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拿山沉声道。

    黑眼三人互相看看,黑眼已道:“拿山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杀个人嘛,都是自家兄弟,这么计较做什么?”

    “你懂什么?”拿山怒道。

    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疑惑的话,那么现在拿山就已有了几分确定,他们几个怕是都被唐劫给利用了。

    水妖见他如此,迷惑道:“到底有什么问题?”

    事情没确定,他也不敢说什么。

    而且如果此事真的和那位有关,那问题就大条了,他就更不敢说了——一旦让别的血族人知道自己把血河之主的分身给砍了,血族人绝不会放过他。

    反过来他要是不说,血河之主多半也是不会说的——传出去让几个小辈给砍了,这事他也没面子。

    而且血河之主历来不问世事,虽然血族的人拜他为祖,他却从没把血族的人当回事,这一点从他自己凝聚分身追杀唐劫就可看出。

    他压根就没想过要使用血族的人。

    所以惟今之计,最好的方法就是装傻。而且私下里,拿山也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没准是别的什么人修炼了血系神通,效果类似吧。那样的话便更不能瞎说了。

    因此这刻黑眼问他,他反而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只能一指唐劫:“此人居心不良,我看这次请客,多半是他有意为之,想要利用我们。”

    大家一起看唐劫。

    唐劫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你敢说你不是知道他会来找你,所以请我们大家吃饭的?”拿山质问。

    唐劫叹口气:“我在请你们吃饭之前,的确知道他已入都,但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找到我,我请你们,只是因为想和大家好好交个朋友。在我想来,自由之都这么大,就算他来了,又怎么可能这么巧找到我。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还真有方法……信与不信,皆在于你。”

    这事即便对唐劫而言也是种可惜——如果没有今晚的宴席,就算血河之主来到自由之都,要想找到他也是极难。而只要再过三天,他就入了万宝天,到那时,血河之主就真的找不到他了。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唯一的出行还是被血河之主发现了。

    在得知对方追上自己的一瞬间,唐劫又何尝不是心情极度无奈。

    拿山一楞,看唐劫表情真挚,不象是作伪的样子,心里信了几分,便道:“你以心魔起誓?”

    唐劫正色道:“以心魔为证,他唐劫在请客之前绝不知他会发现我。其实你想想也该明白,再过三天我们就去万宝天了,我根本没必要去主动招惹他,只要躲开他,到时候往万宝天里一钻不就行了?干吗非要拉你们和我一起打?他找到我,应当是有秘法,不过这秘法联系不强,很容易被阻断,所以才拖到现在……”

    说到这,他看向手心的那块血色玛瑙,心中已略有所悟。

    拿山的脸色这才好看几分。

    既然请客的确不是唐劫为了杀人而蓄意为之,那至少没有阴谋之嫌,整件事只是巧合,拿山对唐劫的怨气也就小了几分。

    不过一想到莫名其妙得罪这么一尊大能,心中又有不爽。

    唐劫看出他心结,淡淡道:“我本以为力可拔山之人,气镇山河,神力盖世,胆量胸襟亦必是极大的。没想到原来也是碰上狠角色就会害怕的软蛋,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不该请你。”

    “你说什么?”拿山瞪起了大眼怒喝:“你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吗?”。

    唐劫回答:“真正的英雄,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纵前方有刀山火海,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这样的人,只会问敌人在哪里,而不会问敌人是谁,不知我说的对吗?”。

    拿山哑然,旁边黑眼已拍手笑道:“不错不错,唐大哥说是正理。此人的确强大,可最终不也还是被我们杀了。”

    拿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水妖到是看出些问题,一起道:“是不是此人还有极强的后/台?”

    他们不知这只是血河分身,但既然人都死了还能让拿山如此紧张,自然也意识到些问题。不过他们想到的是,现在杀死的可能是某个强大的血族部落里的人,因此可能会有些麻烦。而拿山身为血族中人,有所紧张自是难免。

    拿山想了想,点点头。

    说起来,本体也可算分身最强的后/台,因此这话到也不算错。

    水妖一听,便捂着嘴笑道:“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再强的后/台,能比天火塔强吗?”。

    青莲言简意赅:“不怕!”

    拿山狂翻白眼,看这几个家伙一脸狂妄的样子,一个个都当自己是真的猛士了。拿山一想到他们对着血河之主狂喊“我们不问敌人是谁,只问敌人在哪儿”,就有种莫名的蛋疼感。

    尽管如此,唐劫的说话还是激起了拿山心底的一丝豪气。

    有一件事唐劫说的没错,力可拔山之人,有盖世之武勇,亦当有倾世之豪情,一听强敌便生畏惧,非豪杰所为。

    拿山他们都是从竞技场中拼杀出来的,为钱卖命的事,也干过不知多少,对死亡不说无惧,至少也不至于一听死亡就吓得没了勇气。

    拿山先前只所以愤怒,一来是唐劫事先隐瞒让他有气,二来也是血河之主的名头太大,着实骇人。

    但这刻被唐劫点醒后,想想得罪血河之主也未必就有多了不起,其危险性甚至未必比万宝天之行大多少。他们这类人,本就是刀口舔血的,只要有好处,什么样的险都敢冒。

    这种情况下,斩杀个血河分身又算得了什么?

    人都需要自我安慰的,事情已经发生,与其担惊受怕,还不如勇敢面对。拿山到底是生杀场上走过无数遭的人,自我打气下,心中豪情再起,终于不复之前般畏惧,大声道:“是,就算敌人再强又如何,哪怕是血河之主,火天尊,一旦面对也绝不退缩。”

    黑眼等人同时色变,一起叫道:“这话可说不得!”

    “……”

    不管拿山怎么想,事情都已到了这步,终究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下去。所幸万宝天之行即将开启,就算血河之主手腕通天,要在这么短时间内赶到此地怕也难了。

    当然,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钱。

    唐劫大手一挥,拿山,黑眼等人各得了五万黑石币。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如果说之前拿山还有什么脾气,那现在拿了这笔丰厚的酬劳,也就彻底没意见了。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实在没的选——活都干完了,不拿是傻逼,拿了是认帐。

    在傻逼与认帐之间,拿山选择了认帐。

    于是乎,拿了这笔钱后,拿山便天天盼着万宝天之行快些到来。

    ——————————

    事情好歹算是摆平了。

    四人自回天火塔,唐劫则向城东天府山而去。

    他在这里还有座洞府,如今是许妙然,伊伊,仙桃等人居住。

    打开洞府禁制,唐劫迈步进入,迎面走来的是许妙然和伊伊。

    “情况怎么样?”许妙然面带担忧的问,通过秘法,许妙然已经知道先前发生的事,这刻的问话与其说是了解情况,到不如说是一种关心的本能。

    “一切都好。”唐劫抱住许妙然,轻轻吻了她一下:“只是个过来送血玛瑙的蠢货而已。”

    说着已将一大块血玛瑙塞进许妙然手中:“正好用来炼制血灵丹。”

    看着唐劫蛮不在乎的样子,许妙然没来由的也感觉一阵轻松,点点头收下:“我先放着。”

    “别,越快用掉越好,我怀疑血河能感应到他的血玛瑙,他就是靠这个找到我的。”

    许妙然吓了一跳:“我这就去把它炼掉。”

    “不急于一时。”唐劫笑笑:“那件事怎么样了?”

    “哪件?”许妙然先是楞了一下,随即醒悟:“哦,都差不多了。你跟我来。”

    说着已盈盈着向里进走去。

    来到洞府的最深处,可以看到洞壁上高挂着一副画,正是山河社稷图。

    此时山河社稷图处于一种半展开的形态,隐隐可见内部景象晃动,有几个人正在图中影影绰绰不知忙些什么,正是何冲,段老四,邓玉庆三人。

    在山河社稷图的下方,另外还闪耀着一个法阵,法阵几乎刻慢了整个洞府内部的地面,在法阵的内部,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洞口,看起来幽深莫测,不知通往何方。

    站在唐劫的身边,许妙然轻轻道:“已经深入地下千丈了……他们要得很多,这样真得好吗?”。

    许妙然有些担忧的看看唐劫。

    “只是一些土地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唐劫拍拍许妙然的肩膀,安慰道。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看着山河社稷图,许妙然不解道。

    只有她和伊伊最清楚,这段时间通过这个法阵,她们向山河社稷图内送去了什么。

    大量的土地,无尽的物质,通过这黑洞般的法阵,正在源源不断的送往图中。当然,不是什么宝贵的资源,只是泥土,草木与风。

    “因为这些才是构成世界的根本。”唐劫回答:“看似不值钱,却是构成世界的根基。而我们要做的,借助于这个世界去丰富我们自己的世界。”

    唐劫说着,目光已停留在那黑洞传送阵上。

    它就象一根管子,插在这世界的内部,源源不断的向着山河社稷图内的世界输送它所需要的一切。

    “你让何冲他们进入这里,从来就不是为了建设什么可以替代宇晶的传送阵,对吗?”。许妙然悠悠问道。

    “当然不是。”唐劫笑了:“我只是需要借助他们来帮我完善与改造社稷图中的世界,让它变得真正完整与丰富起来。”

    许妙然惊讶:“这又是为什么?你可知要做到此步需要付出多少资源?”

    “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我更知道做到后意义又有多大。”唐劫悠然回答。

    “什么意义?”许妙然不解。

    唐劫回答:“这第一个意义嘛,就是让它成为我们的资源基地。百年的福地,千年的洞天,万年的仙境。我唐劫不敢奢求更多,一个百年福地的梦还是可以做做的。”

    许妙然连连点头,的确,山河社稷图除了拥有成为阵图的功能外,其实还有一个最大作用就是成为福地。当年的修仙者们容纳山川河岳,其目的就是为了有一个损失洞天。

    唐劫错过了第一次容纳,海纳千山的机会,但是借助于宇晶,他依旧有了源源不断向内补充物质的资格。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会错过将社稷图扩展成福地的机会呢?

    不过要想让社稷图成为福地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当初唐劫只是搬了一片瀑布,欠缺的物质实在太多太多,包括灵气都没有,适合生命存在的只是长生不灭万象大阵那一点有限空间。超出了这片空间,就是一片荒芜不毛之地……甚至连“之地”都不存在。

    虽然宇晶可以拓展空间,但它拓展的也只是空间,却不能增加物质,这就需要外部的供应。

    除了从外部摄入大量物质外,还需要有人施展造化,把它们利用起来,否则只相当于制造一堆垃圾。

    正因此,唐劫才要哄骗何冲进入社稷图。

    他不需要告诉何冲该怎么做,只要何冲入了图,为了他自己生存的需要,他就会努力改变环境。

    一个能够适应人类生存的环境,也就是能够适应资源生长的环境,在这一点上,大多数人类,哪怕是修者,都比各类仙草要“娇气”得多。

    何冲会向唐劫提出种种要求,而唐劫也会尽量满足他。

    社稷图的生存条件会渐渐改变,变得适合人类居住,变得适合草木生长,变得适合生命存在。

    “那么第二个意义呢?”伊伊好奇问。

    “这第二个意义嘛,其实是我和何冲交手之后领悟到的,也是因为那次交手,我才下定决心改造社稷图。”唐劫回答:“这第二个意义,就是可以帮我对抗紫府。”

    对抗紫府!

    这四个字传至许妙然伊伊耳中,听得她们彻底呆滞。

    ————————————————

    这是一片极度贫乏的荒芜之地,荒芜到连土地都属于稀有品。

    站在空中,何冲看着脚下地面,那一层层漫卷的黄土掺着泥沙,稀薄得如同一层果皮。

    在这样的空间里,与其说是勘察土地,到不如说是寻找土地,与其说是寻找土地,到不如说是创造土地……唐劫这个混蛋,恐怕从一开始就是想借自己的手来改造环境吧?

    何冲心中充满苦涩的想到。

    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后,他对唐劫的“阴谋”已有所察觉。

    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没有周天星辰,没有山川河岳,没有遮天密林,没有汪洋鸟兽。

    这世界贫瘠到连乌云都属于奢侈品。

    在这种环境下,还谈什么制作可替代宇晶的法阵?

    纯属狗屁!

    来到这里已经好些日子了,何冲连空间大阵的影子都没见着呢——唐劫压根不给他铺设空间大阵的材料,只说现有的环境还不具备铺设条件。

    他是主阵者,他说不够,何冲就只能认!

    抬起头,依稀能够看到远外的天空,六棱形的红日在天空燃烧。

    何冲知道,那便是宇晶了。

    在宇晶的影响下,社稷图内的世界被分成了三个部分。

    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鸿断涧。

    这块唐劫最初直接以位面切割的手法切割下的空间,囊括了一个世界本应有的一切,并被以长生不灭万象大阵的形式,完整的封禁住,形成一块独立的世界,仿佛一座世外仙岛。

    在这座“鸿断仙岛”上,生命可以自由的呼吸,繁衍,生存,已经演化出各种生命。

    那里也是最适合何冲生活的。

    但是唐劫以“保护大阵,防止破坏”为由,坚决不许他进入。

    在岛外是大片的浮游物质形成的土地。

    这些是唐劫在过去的时间里通过各种形式投入到社稷图中的物质,被还原成本原物质后形成。这些本原物质形成了大片的灰红色土壤,沿着“孤岛”的周边蔓展开来。

    如果鸿断岛是城市,那么它们就是城市外面的荒野;如果孤岛是岛屿,那么它们就是岛屿周边的沙滩;

    它们荒凉,贫瘠,空寂,空无一物。

    但它们至少存在。

    在旷野的远方,矗立着一座火山,那便是唐劫制作的熔炉,还原物质的所在。它就象是另一个核心,在摄入大量唐劫投入的无用之物的同时,向着天空吐出大片大片的“火山灰”,这些火山灰落于地面,形成的就是灰红土壤,还有一些则化成最纯粹本源的能量渗于天际,带给这世界热量与天风。

    所以在这个世界,热不是太阳提供的,而是火山提供的。

    孤岛加上荒野,形成的是一片陆地。

    在陆地之外,就是因宇晶带来的无尽虚空。

    虚空里什么也没有,熔炉提供的物质远远来不及将这里大片的虚空填满。

    它就象一片海,将陆地彻底包围。

    在天地熔炉的作用下,这块现在还很渺小的陆地正努力的,顽强的,不屈地扩张着它领土的面积。

    孤岛,荒野与虚空,构成了社稷图内世界的三个部分。

    对于何冲而言,孤岛不许进,虚空不愿进,贫瘠的荒野就成为他改造的唯一目标。

    就算没有唐劫的督促,为了自己活得好些,他也要努力工作。

    “大人,测量法阵完成了。”来到何冲身边,邓玉庆必恭必敬说着,向何冲递过一张纸:“这是测量的结果。”

    何冲接过看了一眼,全身一颤:“这么大?”

    “是。”邓玉庆回答:“按计算,要想把这片虚空全部填满,以目前的速度,至少需要一万年。”

    “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何冲阴沉着脸说。

    “可只要虚空还在,这里就无法稳定。”邓玉庆道。

    段老四也走过来:“大人,前些日子种下的旱槐,都死了。”

    “连旱槐也种不活吗。”何冲低低应了一声。

    旱槐是最耐艰苦环境的植物,几乎是只要有土就能生存,是植物界坚韧不拔的代表,可就是这样的植物,在这片荒芜贫瘠的土地也无法生存。

    “需要有水。”段老四低声道。

    “水……”何冲的眼睛渐渐亮起:“不,我们需要的是一片海!”

    “海从哪里来?”邓玉庆问。

    “自然是我们自己制造。”何冲回答。

    他看向远处的那片火山:“既然有天地融炉法阵,自然也该有千川化海大阵。从今以后,进入这里的物质将要分开处理,那化泥的化泥,那成水的成水,那成为能量的便化为能量,天地之间当自有分工。若天地不分……我来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