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章 诡诈

第三十章 诡诈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接下来唐劫便对万宝天内的神剑威能格外留心起来。

    当别人将神剑威能视为危险,避之惟恐不及时,他却是看到哪里有神剑光华,便兴冲冲跑过去“交涉”一番。

    在这种情况下,唐劫还真遭遇了不少次神剑威能。

    大多数时候,唐劫都是被神剑威能追在屁股后面杀,有时一个弄不好,唐劫还会受到重创。

    由于神剑威能主要以对手境界为标准来施威,只要真实实力超过自身境界,安全性就会增加,再加上有兔妖飞空,照理说只要唐劫不用本体轰灭魔拳,安全性要比一般人高许多的。

    可是架不住唐劫喜欢各种实验,在反复的挑衅与实验里,唐劫面临的危险也不断增加。

    最糟糕的一次,唐劫不知怎的把那剑灵残魂激怒了,一道剑华怒斩苍穹,将唐劫生生劈成两半,还是兔子带着唐劫上天入地狂奔半日,这方甩脱了那剑华追击。

    事后唐劫检视自我,发现他在挑逗神剑威能的时候,“不小心”取出了炼魂珠。炼魂珠祭炼魂魄,而剑灵残魂本身就一种特殊的魂魄,两者之间很可能有某种联系。

    于是唐劫再试了一次。

    他又一次被劈成两半。

    这次试验证明了两件事。一,炼魂珠无法成为他的金手指,不能收走剑灵残魂。二,但是它能激怒残魂,激怒的后果是战斗力直接飚升至少一个等级。

    唐劫对“至少”这个概念不满意,想得出更精确的结论,兔子表示不干——太危险了!

    考虑到图图的存在对自己抵抗神剑的追斩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唐劫只好作罢。

    新的挑衅与测试依旧在进行中。

    寻找剑魂,挑衅剑魂,被剑魂追杀,几乎成了接下来这段时间唐劫生活的全部。

    随着不断的接触,唐劫对剑灵残魂也越来越理解。

    他发现,剑灵残魂虽然是同一个剑灵分化而成,相互之间联系紧密,但是随着天长日久的分化,其神智已有了各自独立的迹象。这种相互独立的迹象体现就是不同的残魂其攻击方式也是有着微弱的差异,错非是熟悉它们的存在,否则难以察觉。

    此外,剑灵残魂也有自己的喜好与憎恶。

    象炼魂珠这类炼化魂魄的道具就是它们极度仇视的,一旦发现直接就是战斗力飙升,此外它们也不喜欢带有黑暗,杀戮,毁灭等气息的力量,对生命,智慧等手段无视。

    它们最喜欢的还是阴阳五行的力量,当唐劫使用无极浑天功抵抗神剑威能的时候,感受到的攻击是最弱的,不过这不意味着他就能凭此相抗,因为他的无极浑天功只修炼到了第四层,还无法全部发挥其威力效果。除此之外,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道也为它们喜欢。当唐劫尝试着用兵字诀去对付时,此法不出意料的失败了,却未引起太过强烈的反扑,只是在唐劫身上戳出了几个洞/眼。

    唐劫估计这是因为两仪分神剑本身就掌阴阳之道的缘故。

    此外它们对因果命运也比较感兴趣。

    当唐劫尝试使用因果之力寻找剑灵残魂时,竟然一下引来了三条剑灵残魂。面对如此“盛情”,唐劫只能驾着兔子逃之夭夭。

    最后就是对空间力量比较喜欢——当唐劫使用空间手段抵抗时,遭遇到的攻击削弱仅次于无极浑天功。

    唐劫因此以为他们会对时间力量也感兴趣,尝试着运用了自己的时间之能,将他把自己所有的法术堆积于一点释放时,迎接他的是一记华丽的腰斩。

    事后唐劫痛定思痛,得出结论。

    剑魂之所以对空间力量有好感是因为乾坤袋属于空间一道的道兵。剑魂融于乾坤袋,故对空间力量相对柔和。

    同理可推出,剑魂之所以对因果比较能够接受,不是因为阴阳与因果天性相吸,而是因为造化神源属于命运道,两仪分神剑与造化神源气息感染,对与因果相关之物就稍微上心些,因此两者之间的应当算是四姑奶的八大姨的小孙子的那种关系。

    最后唐劫发现,因为有浅层智慧的缘故,剑灵残魂会记仇。

    如果唐劫招惹过对方一次,那么哪怕逃走后再回来,迎接他的攻击都会比之前强上一截。

    不过它们的记性不好,通常过段时间就忘了。

    所有的测试都在反复的追杀与逃亡中累积而成,因为这个缘故,这段时间唐劫几乎未得到任何宝物。

    当然他是不在乎了。

    不过他不在乎,有人在乎。

    尽管没有什么精进之心,但随着周边探索结束,唐劫不得不一路深入,也就无可避免的要遭遇其他人。

    今天唐劫正在空中飞着,就见远处飞来一小老儿,看年纪约莫在五十岁左右。

    这老儿身穿长袍,样子象个老儒生,脸上堆着笑容,看起来到是颇为和善。

    此人唐劫见过,知道是东天王招揽的二十名代行者之一。

    代行者与代行者之间的关系素来微妙,一方面四天王从未要求代行者之间相互杀戮,只要求取宝,但是另一方面又放任代行者自行其事,也就免不得会有事。

    因此这刻见到对方,唐劫心中已暗生警惕。

    那老儿看到唐劫,亦是遥遥拱手,显示自己并无恶意,在飞到距离唐劫百丈左右停下,长声道:“在下左全名,见过道友。”

    唐劫接状拱手回迎:“在下唐劫,见过道友。”

    天目运转下,唐劫已看出此人境界比自己还高一些,心魔期修为。

    这左全名见唐劫应了自己,高兴道:“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唐兄弟,我还以为所有人都去了里面呢。”

    唐劫回道:“你不也是没进去?”

    “我这人是不求上进。”左全名哈哈笑道:“图个安稳,喜欢在外面转悠,不去里面掺合了。”

    “彼此彼此啊。”唐劫叹气道:“我也是能在外面得些垃圾就知足了。”

    两人互相看看,突然同声大笑起来。

    他们刚才的说话看似客气,其实均是在暗示对方,自己压根没深入过这万宝天,所以身无长物,莫来找我。

    一看意趣相投,自是齐声大笑。

    两人又互拱了拱手,这才各自飞过。

    就在飞过的刹那,那左全名突然转身,长袍大袖中已现出一物,却是白晃晃的一根白玉笏,对着唐劫脑后掷去。

    就在他掷出白玉笏的同时,唐劫也霍然转身,手中已多出一把大剑。

    五丁开山剑!

    剑风激荡斩在白玉笏上,立时激出一片宏大气流。

    那左全名显是没想到唐劫竟也会如此做,先是呆了呆,随即大怒,指着唐劫喝道:“你这人怎的如此下作,竟行此背后偷袭之事!”

    唐劫一楞,问:“你不也用玉笏偷袭我了吗?”

    左全名大怒:“这怎么能叫偷袭?我这叫试探,是锻炼你的反应能力,看看你可有防备之心。常言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以玉笏击之,乃取醍醐贯顶之深意,只为警醒于你,你怎可恩将仇报……”

    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唐劫被这老儿扭黑成白,厚颜无耻的风范惊得亦是呆了,就见那左全名单手往空中一抓,已是一把抓住那玉笏道:“你这人好不懂事,我不与你计较,告辞!”

    双手一拱,已自是要离开。

    唐劫哪容他说走就走,冷笑道:“还是留下的好。”

    说着单手已向他抓去。

    就在出手之际,看到左全名目带狡黠之色,心觉有异,本能的已运转起无相金身等护体法术。

    下一刻就见左全名双手一分。

    他原本是双手持笏,拢于袖中,做拱手告辞的动作,双手皆被玉笏与袍袖所挡。这刻双手分开,才发现他左手捏金龙印,右手施战诀,感情他故意用言语诱导唐劫,让他以为自己是要逃跑,其实是借着说话与拱手的动作遮掩自己施法,当真是诡诈之极。

    这刻法术已成,就见一道呼啸的金龙气劲已从他袖中涌出,仿佛戳天之巨柱般狠狠打在唐劫身上,砸得唐劫吐血飞起,就听一阵喀嚓嚓脆响,这一击也不知砸断了他多少骨头,从空中直落而下,重重摔落远处山上,连山头都砸出一片弥漫硝烟来。

    “哥哥!”伊伊惊叫着朝唐劫飞去。

    接着那左全名又是一掌按下。

    这一掌幻化成遮天之手当空压下,仿佛拍只蚊子般一巴掌将唐劫拍在手心里,整座山峰尖部都被他一掌掀平。

    眼看没有动静,这才冷哼着收手:“跟我斗,找死!”

    说着已自朝唐劫飞去。

    飞到唐劫头顶,仔细看去,就见唐劫已是气息全无,显是被他一掌打死了。

    他刚才使用的金龙印法威力极大,就是施法时间较长,正因此左全名每每对阵,往往先以言语诱骗之,他之所以喜欢穿长袍大袖就是因为最利遮挡自己的动作,为此就连他使用的衣衫布料都是极好的防探察的真丝云锦制成,那白玉笏同样有惑乱气息的作用。

    而只要一击得手,对方就算是灵环真人往往也是一击必杀,更何况他还在其后又加了一记翻天手。

    这刻眼看那唐劫无声无息,就剩下小姑娘抱着唐劫尸身痛哭,心中大喜道:“还不与我走开。”

    单手一拎已是将伊伊抓起。

    伊伊手舞足蹈地拍打左全名,左全名却浑不在意,另一只手已向唐劫身上的芥子袋摸去。

    就在要摸上的瞬间,突然意识到一事不对。

    那草精姑娘观其气息,当已入化形,就算境界没自己高,怎的还会被自己轻易的一把就抓起来?

    他本能地回头望去,就见伊伊正冷眼看着自己,她口中虽哭着喊着,脸上殊无丝毫悲痛,反倒是对着他阴测测一笑。

    这一笑让左全名毛骨悚然,立知不好。

    他反应也算快,飞速急退。

    与此同时,那本应被他一掌击毙的唐劫突然睁眼坐起,对着他背后就是一拳。

    左全名只觉得一股雄浑力量打入体内,厉啸着飞起,想要逃逸,却发现身上已被大片的藤蔓纠缠住。伊伊双手贲张,无数的枝叶藤蔓如蛇般游走他的全身,密密麻麻的裹卷而上。

    值此危急时刻,左全名到是展现出一个强大修者应有的质素,发力暴喝一声,全身陡然升腾起一片火焰。

    这火焰猛的惊人,竟是一下子将伊伊释放的所有藤蔓尽皆烧了个干净,要知道伊伊自晋升化形之后,实力大涨,虽然没有领悟什么新的法术,但是原来的法术威能却大幅度提升,所召唤或驭使的草木皆有金铁之坚,刀斧难伤,水火不浸。

    这火焰也不知是什么术法,竟是一下就破了伊伊的藤蔓,威力着实非同小可,连带着伊伊也惊呼着退开。

    同时唐劫的第二拳也再度砸在左全名背上,右手更是擎出湮灭天风剑,一剑刺向这狡诈老儿的脑后。

    眼见剑将及体,就见左全名的身体突然黯淡下去,变得仿如虚幻一般。

    这一剑刺下竟未中实物,唐劫也微微一愕,再看远方,一个人影正扭动着从虚空处出来。只是别人从虚空中漫步而出,要么是气势磅礴,大气凛然,要么是法相威严,浩瀚肃穆。他到好,就象一条泥鳅挣扎出泥土般,扭曲着从虚空里出来,最后还如条离了水的鱼般跳上几跳,然后才喘息着,惊魂未定的看向唐劫。

    他一指唐劫:“你这人好生诡诈,怎还行此装死之行?”

    唐劫听的哑然,明明是此人耍诈在先,偷袭自己,怎能如此面不改色的先声夺人,指责自己?

    他正要说话,突然感觉不对,一时又不知哪里不对,仔细再看,终于发现原来是他指着自己的手有古怪。别人都是用食指指人,他却是用大拇指指人,四指弯曲回缩,让人看不见其所在。

    一见此景,唐劫知道不好,忙飞身而起,就见那左全名大拇指上已骤现光华,一道气剑刷地飞刺过来。

    还好唐劫闪得快,否则定要被这一下指剑打中不可。

    不用问唐劫也能想到,这一指的威力绝对不会比之前的咆哮金龙差。

    他之前虽是装死,但那咆哮金龙打在他身上可是实打实的强猛,要不是他有云母精金护体,那两下偷袭就是不死也受重创,即便如此也受了些轻创,没想到现在险些又中招。

    唐劫大怒,一指左全名喝道:“无耻之徒看剑!”

    手中湮灭天风剑已对着左全名刺去。

    左全名正待抵挡,却发现这一剑并无太大威力,正自奇怪间,忽听头顶呜呜声响。

    抬头一看,就见无数刀轮从天而降,带着粗长锁链,闪烁着雷霆电光,蜂拥着向自己砸落,吓得魂飞魄散,大喊大叫道:“你才是无耻之徒,又是装死,又是看剑。看你妹的剑啊,你这是剑吗,是刀,是刀!!!”

    哀号声中,手底下却是不慢,已是从芥子袋中掏出一块八卦石板朝空中扔去。

    那八卦板已入空中便自涨大,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电光,将整片天空都罩住。

    蜂拥落下的锁链弯刀竟不能破那八卦板,就见空中轰隆隆一阵狂炸乱响,天顶已炸出大片的光焰,到是颇为好看。

    唐劫哼了一声:“总比你好得多,看剑!”

    说话又是一剑再起。

    左全名还想不屑,却见烟风乍起,狼烟漫卷,心知不好,尖叫着向空中跃去,身形连闪,后方湮灭天风剑紧追不舍,这老儿就象一条蛇在风中疯狂扭曲着,竟是生生承受住了这一剑之威。

    要知道这可是神通。

    果然有资格被选为代行者的皆非常人,当初拿山轻易接下五岳挪移,如今这老儿也是在湮灭天风下滑不溜手。

    尽管如此,这老儿还是哀呼:“神珍!神珍!你竟然有神珍!原来你就是那个神剑小子,且不止拥有一把。我说你既有神剑,又何苦来凑此热闹。”

    “神兵利器,自然是多多益善。”唐劫说着手中已又多出一把剑:耀日金乌剑。

    虚斩之下,金乌飞起,带起无边业火。

    这老儿先前抵抗湮灭天火已费了不少力气,这刻眼看又是一种神通袭来,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不要打了,我投降便是!”

    唐劫听了心中微动。

    他对这老儿的手段颇有些好奇,那袖中施法等手段也就罢了,到是后来那烧灼伊伊藤蔓的法术和逃离那一剑的空间手段却是颇见诡异离奇。

    他有心捉拿了这老儿问个究竟,因此便授意剑灵停止攻击。

    那金乌很是不情愿的呼啸回转,唐劫正要说话,就见那老儿拍拍胸口:“好厉害的神剑,险些就被你杀了。想不到你竟能施展两次神通,不过你两度施展神通,如今想来也已无力再施手段了吧?”

    说着眼神一凝,竟然对着唐劫欺身冲上,手腕一翻,一柄血色弯刀已斩出苍茫杀劲。

    只是这次唐劫已有所准备,撇撇嘴道:“就知道你个老小子要作怪。”

    单手倒持双神剑,唐劫右手已又多出五岳朝宗剑,对着老儿一指:“镇!”

    五座山魂已从天空压下。

    左全名看得心胆惧寒。

    他知道唐劫有第三把神剑,但他不知道唐劫竟然还有驭动神剑的力量。

    能够一巴掌拍平山峰可不代表肉身能抗五山,这一下五山齐下,左全名也不敢抗。不过老小子也自有股狠意,值此时刻竟大叫道:“我和你拼了!”

    全力向着唐劫冲去,看样子是要抱着唐劫一块儿死。

    唐劫自不会和他一起行那共赴黄泉的事,身法施展下,早远远退开去,同时打出无数掌风阻止左全名靠近。

    没想到就在他退离的同时,那左全名竟然也不进反退,他明明是脸朝着唐劫跑的,这刻倒退飞行,速度却比正飞还快,最难得他手脚并用,明明身体在急速后退,看起来就象是在往前跑一般,以至于当他飞退到极远的距离了,你都没反应过来他是在撤退。

    唐劫一个不留神,沿睁睁地看着他跑掉,那张渐渐消失的面孔犹自发着狠,仿佛在向自己做着最后的死亡冲锋一般,口中更是喊着:“老子和你拼了……”

    “和你拼了……”

    “拼了……”

    就这么带着坚决的冲锋口号消失在唐劫的视野中。

    轰隆隆一连串的震响传至,却是五山神通落空的声音,这声音沉闷中带着不解,大概也在奇怪这老小子到底怎么从神通镇压下跑掉的。

    唐劫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消失的人影,好半响挤出一句:“今儿个算是碰上人才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