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章 争夺

第二十章 争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唐劫!”柳倩依发出不敢置信的吼声。<

    那一刻,冲腔而出的血水染红了她的视界。

    血色弥漫里,她看到左全名狞笑着一把抢过山河社稷图,然后轰地击出一拳,磅礴拳风下,唐劫的尸身与头颅已轰然炸开,化成无数血肉碎块散落。

    同时左全名已飞身后退,向着空中石门的方向飞去。

    “休跑!”

    “把宝图留下!”

    呼喝声纷纷响起,拿山,画公子等人已同时对着左全名含怒出手,唯有柳倩依呆呆地看着那漫天的血肉飘零,木然不知所已。

    唐劫就这么死了?

    那个一路上创造了无数奇迹,连血河之主都被他击杀的唐劫,就这么被杀死了?

    死之前甚至连一点抗争都没有,死的是如此的憋屈。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与此同时,一道道法术正在风中呼啸着出现,砸向左全名。左全名全力飞行着,左支右闪,以他的实力,要想支撑一时片刻却无问题。而只要撑过这一段路,赶到石门内,他就自由了。

    眼看着他距离石门越来越近,“想走?”画公子脸上戾色一闪,突然对空一抓,那曾经阻止过血河之主的奇异黑洞再次出现。恐怖的吸力从洞内涌出,西的左全名竟是寸步难行。

    同时其他人的攻击也纷涌而至。

    这时左全名再施他的空间神技,先是平空消失,接着便扭曲着从远处出现,竟然奇迹地躲过了画公子的黑洞吞噬,停都不停地jì xù 向石门飞去。

    眼看着要飞抵石门,拿山暴吼着劈出一斧。

    这一斧是直接朝着石门方向砸去的,若是左全名强行冲入,势必要吃上这一击。拿山全力劈出的一斧,就算是唐劫也不敢硬抗。

    那个时候,左全名好似背后生眼般,竟然及时停了一下。斧光擦着他的头顶飞撞在石门上,震荡出一片冲天华彩。

    左全名已趁势再冲,眼看要冲入石门内,画公子遥遥一招,左全名身形一滞,竟被其滞于空中,与此同时斜刺里两道闪电光华飞至,却是两名代行者先后打出的一道剑气和一记雷电术法,接着是一条黑色火焰巨龙已盘卷而来,撞向左全名,正是黑眼的苍火黑龙炎。

    这一下左全名再躲不开,眼看避之不及,左全名一咬牙,竟是将手中的山河社稷图举了起来,挡在身前。

    这一下应变令所有人色变,画公子等人已一起喊了声:“不要!”

    却还是晚了。

    先是剑光斩在山河社稷图上,宝图虽有容纳万里河山之能,但是宝图本身却不是什么防御圣器。在那剑光斩击下,只一剑便斩成两半,接着是雷电劈下,将宝图扯碎,最后是黑眼的火焰席卷而过,直接将社稷图碎片都焚烧起来。

    漫空之中就看见火焰纷舞,隐隐间似乎还有无数生灵在哀号,在悲泣,无数奇珍资源就这样湮灭于无尽虚空中。

    一张内蕴大千小世界的稀世宝图,旷世神珍,竟然就这么被毁了,所有人的心都在这刻滴血。

    左全名显然也是个够狠的主儿,竟不再逃跑,反停下来面目狰狞道:“宝图没了,现在大家都满意了吧。”

    “还不都是因为你!”一名代行者大叫道。

    左全名冷笑:“休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四天王驾前,尔等追杀我欲抢宝图一事只要说出来,看看到底谁倒霉!”

    众人同时一僵。

    这件事若让四大天王知道,后果严重,一怒之下,jiù shì 宰了他们都有可能。

    一想到这,大家都为之色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画公子已阴声道:“就算我们会倒霉,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出乎意料,左全名竟然点了点头道:“没错,四大天王知道是你们与我争夺才导致宝图损毁,万宝天的一切再不可得回,一定也不会饶过我。所以唯今之计,唯有大家齐心协力,方可共度难关。”

    “哦?听左兄的意思,到好象有什么想法?”一名代行者问。

    “是。”左全名回答:“我的想法很简单。宝图一事,最好提都别提。万宝天的一切损失,是血河之主造成的,与唐劫,与我们,皆无guān xì 。”

    血河之主是四大天王放进来的。

    血河之主在万宝天造成的一切破坏,若论责任,都应当是四天王背负。当然,代行者们是不会找四天王算zhè gè 帐的,但是四大天王也没理由把怒气往代行者头上撒。

    反过来,若是让四天王知道万宝天的主要损失是唐劫造成的,好处都在图里,而宝图又被代行者们争抢弄毁,肯饶过他们才有鬼。

    因此左全名tí yì 不谈宝图,lì kè 让大家心领神会。

    只要把责任推到血河身上,四大天王jiù shì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可是血河本体尤在。”一名代行者犹豫道:“万一他把真象说出来……”

    左全名冷笑:“他谋夺万宝天乃是事实,不管成与不成,与天火塔都是势成水火,他说的话还有意义吗?又有什么自辨的权利?再说了,就算他能自辨,那也是以后的事了。我们还是先过了眼下的难关再说吧。至于以后……大家还是早点远走高飞的好。”

    所有人一起点头。

    水妖走过来,问:“大哥你说怎么办?”

    拿山叹了口气回答:“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就这么放过杀了唐劫的那个混蛋?”黑眼依然有所不甘。

    拿山深深看了左全名一眼,道:“莫急,以后有的是算账的机会。对了,你们看到伊伊了吗?”

    突然想起伊伊不见,拿山四处看了看,只是见小丫头和兔子的身影皆是不见,就连后来收服的血河战将也不见影子。

    先前由于战斗太激烈,谁也没注意到她们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我好像看到唐劫把她们收到图里去了。”黑眼回答。

    收到图里?

    那岂不是说,伊伊已经随着图内世界一起消亡了?

    一想到这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就这么死掉,而且死的连个葬身之所都没有,拿山亦深感惋惜,只是除了叹息之外亦无他法,最终只能淡淡说了一句:“这jiù shì 命吧。”

    这边众人密议过后,所有人已一致同意,就说是血河之主谋夺万宝天,与剑灵大战,导致万宝天内山河破碎,更杀死代行者无数。至于唐劫,不过是其中一个普通代行者,不存在什么惊天动地的能耐,不存在被收走的剑灵,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震动山河之宝图。

    这样一来,四大天王充其量知道一场战斗把万宝天里面搞得一团乱。但只要所有的物质还在万宝天里,四大天王就不必dān xīn 什么,二十年后自然又是一片大好河山。

    然后左全名又拿了一张阵图,在上面画上几笔,笑道:“这便是山河社稷图了,谁想要,谁拿去便是。”

    大家一起哄笑。

    突然有一人道:“等等,别忘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位天王之徒。她会不会泄密,可就不好说了。”

    众人一起回头看向柳倩依。

    柳倩依面色微沉,正要说什么,左全名已笑道:“只要柳姑娘肯以心魔立誓,我们还是可以相信她的。”

    一名代行者叫道:“那怎么行?万一她说出真相……”

    左全名脸一沉:“你真得希望面对一位失去爱徒的南天王吗?”

    这话让那代行者一滞,想想的确有些不妥,终只能同意。

    反倒是柳倩依yí huò 地看了左全名一眼,不知为何,总感觉左全名的说话不象以往那般油滑,反倒有种成竹在胸的莫名熟悉感。

    这边大家计议已定,柳倩依发过誓言,众人离开万宝天。

    穿过石门,众人回到地下石洞中,四位天王已在等着他们。

    按照事先的约定,由左全名来陈述事情jīng guò ,这小子灵牙利齿,能说会道,又会随机应变,先前也是他第一个提出,最适合面对此等情形。

    果然左全名面对四位天王,滔滔不绝的说起他们进入万宝天后的经历。说到血河之主,更是满腔悲愤,说血河之主一出现就对他们大开杀戒,口口声声要夺取万宝天,更掌有无量剑,以空间裂缝对剑灵。要不是他们拼死阻挡,配合剑灵攻击血河,终于破坏了血河之主的阴谋,现在万宝天就已经是血河之主的了。当然,为此也死伤无数,连玄龟上人都折损了。

    这一番说话把四位天王也彻底震惊了。

    他们的确察觉到了万宝天内的动向有异,但到底是不在同一个世界,即便以紫府之能也不可能轻易探知里面的情况,只知里面必有变化。至于说是不是左全名所说的这种,就他们也搞不清了。

    不过看其他人一脸悲愤的样子,这事到是多半不假。

    末了左全名更是说道:“我们为四位天王卖命寻宝,四位天王却打破惯例将血河老祖放进万宝天,此等行为实在是令人心寒啊!”

    最后这话竟有了几分质询之意。

    只是四天王为其言语震惊,理解他心中悲愤,也不会与他计较,反倒更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

    南天王见爱徒无恙,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愤怒道:“真没想到血河老儿居心叵测,竟然假做与唐劫有仇,真实目的却是为了谋夺万宝天。师尊不察,终是上了他的当了。”

    “zhè gè 老不死,欺我天火塔无人不成!”东天王也哼道。

    西天王也用阴冷口吻道:“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我天火塔在这血河界还有何颜面可言?”

    脾气一向最为暴烈北天王已大声叫道:“老子这就找那血河说理去。就算打不过他,也要拼上一场再说。”

    说着已自冲出地下石窟,出了天火塔,径直向着血河方向去了。

    三位天王见拦不住他,干脆心一横,也一起追过去。

    临走时,左全名喊了一声:“天王,获得的东西还未查验呢。”

    说着已取出一堆法宝呈上。

    南天王见只有一点,大感惊讶。左全名道:“与血河一战,消耗重大,就剩这么点了。”

    再看其他人,也是差不多。

    这事到是没做假,先前一战,大家有多少lì qì 使多少lì qì ,手里的bǎo bèi 能用的基本都用了,所剩早已不多。

    见此情形,南天王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此次取宝,过失在我等。所得宝物由你们带走吧,也算是一点赔偿。”

    这才转身lí qù 。

    他们四个紫府自然还是打不过血河一个仙台的,但是血河新丧一个紫府分身,正是实力下降期,再加上他们背后也有火天尊撑腰,自不畏惧。

    眼看四天王离开,留下一众代行者互相看看,各自打了个眼色,那意思赶快离开。

    否则让四天王知道真相,必然返过来找他们的麻烦。

    从现在开始,代行者们就要zhǔn bèi 浪迹天涯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