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八十一章 强掳

第八十一章 强掳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作为许妙然的身边人,红苑是有自己单独的住所的,叫清意轩。轩里有四个丫头专门负责服侍她。在长风岛上则另有两套大宅院,数百亩田地的私产,配了几十个下人。不过大部分时间,红苑都还是住在清意轩,这里离许妙然近,可以随叫随到。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许妙然更是严令她无事不得离轩,要出去也需得有人陪同,还特意请了北沧寒与蔡君扬来保护她。

    这个任务交过来时,洗月派其他人还很是为此起哄了一番。

    清晨时分,悠扬的箫声准时响起。

    清意轩外的花亭里,北沧寒捧着一管玉箫,放在嘴边吹出动听的曲奏。

    箫声如清泉,叮咚响彻,流入人心,又如莺鸟轻诉,辗转蜿蜒。

    待到一曲吹罢,身后响起掌声。

    回身望去,只见红苑正站在他身后,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婢子,端着个盘子,盘中盛的是一碗莲子羹。

    红苑已笑道:“北大哥真是好萧艺,一曲箫音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话间语笑嫣然,恬静淑雅,哪还有曾经的冲辣椒风采。

    北沧寒收箫笑道:“红苑姑娘笑了,闲来无事时耍那么几下罢了,哪经得起姑娘如此夸赞。”

    红苑已笑吟吟走上前,将那碗莲子羹捧过来:“这些日子辛苦北大哥了,这碗莲子羹是我今早起来亲自熬的,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算是一点心意吧。”

    “那怎么好意思。”北沧寒想要拒绝,但看红苑嘴噘着,大有你不喝我就哭的架势,终还是接下了。

    却听不远处又一个声音响起:“红苑姑娘这就有些厚此薄彼了吧?一样是来当护院的,凭什么他北沧寒就有莲子羹喝,我却只能喝西北风?”

    不用看也知道话的是谁。

    抬头望去,果见花亭前已站了蔡君扬的身影。一袭武士服,身背门板大剑,看起来不象修者,到象个正宗的武士。

    这刻双臂交叉抱于胸前,正靠在一根柱子上看他们呢。

    红苑脸一红,随即道:“蔡大哥想喝,我吩咐下人为蔡大哥去做便是了,什么厚此薄彼呢。”

    “罢了罢了,我终是吃不到红苑姑娘亲手做的莲子羹了,不过能看到红苑姑娘如此温文的样子,也不枉我今一早在这埋伏看戏了,哈哈。”

    红苑一跺脚:“什么呢。”

    竟是红着脸匆匆跑了。

    北沧寒没好气的瞪了蔡君扬一眼:“就你话多,想喝拿去。”

    着已将莲子羹推给蔡君扬。

    蔡君扬啧啧摇头:“人家大清早特意为你亲手做的,你却连尝都不尝一下就让给我,这要让她看见了,只怕会伤心啊。”

    着目光已落在远方,那里,红苑正偷眼向这边瞧,看到北沧寒的动作,脸儿已是白了一下。

    北沧寒却是不客气的回答:“我心在大道,无意男女。”

    蔡君扬立刻道:“男女之情与大道并不冲突,阴阳调和不定才是这地真理。君不见那些真君尊,该成亲的照成亲,该生子的也照生子。”

    “大道不同,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北沧寒见蔡君扬不结,便将莲子羹放下,却是自己也不喝。

    远处红苑见了,心中一酸,竟是有几滴泪珠落下。

    正心酸际,却听一个声音突然道:“娃娃何事心酸呢?要不要老身为你开解一番?”

    红苑一惊,就见身前不知河时已站了一人。

    那人穿着一身大红衣裳,绣有十八血梅,朵朵盛开艳丽,脸上却罩了块黑布,看不见脸,但是露出的额头却密布皱纹,让人一望可知是老年人。不仅如此,手里更拿着一根龙头拐杖,脚下还穿着一双布鞋,看似简单,内中却孕藏宝光,分明是一双极品宝鞋。

    “桑红梅!”只是一眼,红苑就认出来人,脱口叫出声来。这也难怪,虽然桑红梅蒙了面,但她那一身招牌式的行头却完全没变,盘龙拐,血莲衣,凤纹靴,更别她那一幅风烛残年的苍老样子,在涯海阁可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

    如此特立独行的装束,与其她是蒙面而来,到不如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隐瞒身份,否则最基础的易容之法总是会的。其蒙面的用意大概也就是将来对薄公堂的时候可以一句:你凭什么那就是我。

    一方面要别人知道是自己干的,一方面为否认事实留下空间,这就是桑红梅的性情。

    她就是要让许妙然知道是自己做的,却偏偏拿自己没办法,从她的愤怒中获得满足。

    这刻看着红苑,桑红梅已嘿嘿笑了起来:“姑娘,既然不开心,不若就去老身那里坐坐吧。”

    着一只手已抓向红苑。

    刷!

    一道剑光袭来,正刺桑红梅的手臂,正是北沧寒飞袭而来,人未到,剑光先至。

    桑红梅怪笑一声,随手挥出一道白光。

    那白光撞在北沧寒的寒犀剑上,北沧寒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竟无法抵挡,被一击震飞,那白光落在地下,这才发现却原来是片指甲,看得北沧寒心中一惊。只是随手发出的一片指甲就有如此威力,对手实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桑红梅也咦了一声:“好子,竟能接下我这一击而无事,我涯海阁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出色的弟子了?”

    那一击她因不想杀人而未用全力,却还是存了伤人的心思,没想到对方却轻松接下,显见实力不弱。

    红苑已叫道:“心,她是桑红梅!”

    “聒噪!”桑红梅已抓住红苑,顺手封住她不许她话,扭头就要离去。

    北沧寒见状再度出剑,剑尖颤出点点寒光直指桑红梅背后。

    桑红梅头都不回,直接又是一枚指甲甩过来,逼得北沧寒不得不回剑自保。同时半空中又是一道华丽剑光闪过,蔡君扬的大剑已从而降。

    最要命的是剑上还萦绕着一种特殊的力量,桑红梅本能的察觉不对。

    “杀戮道!”她尖叫起来。

    身为化魂巅峰,魁首人物,她自是再清楚凝聚了大道力量的这一剑有多可怕。

    大道的力量就在于它超越规则,是规则之上的另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无视修者等级,有自己的体系,只有大道体系中的力量才能抗衡。

    简单的法,哪怕一位灵徒用出的大道之力,都能影响到一位真君。

    虽然中了这一剑桑红梅肯定不会死,但受伤却是在所难免的。但对桑红梅来,被一个辈打伤本就是极没面子的事。

    桑红梅自然不愿如此,右手龙头拐杖一扬,一条血色长龙已从龙头拐中涌出,直冲蔡君扬,抢在蔡君扬之前打在蔡君扬身上,竟是将他一击从空中打了下来。

    这一下桑红梅出手可不算留情了,来自盘龙拐的强力一击,没有哪个灵环真人能够抗得下。

    蔡君扬狂飚着鲜血飞出,灵气护罩在血色长龙的攻击下粉碎,凶猛的力量蔡君扬体内肆虐,几乎在瞬间将他活活撑爆,他就这么仰倒下,重重摔落地上,再不动弹。

    “君扬!”北沧寒大喊出声。

    “可恶!”桑红梅同样心情很不爽。

    她不知道蔡君扬是洗月派的人,只以为他是涯海阁的人。而杀死一名悟道杀戮的弟子,这可不是什么事。扼杀才,在门内可是重罪。

    正懊恼间却见蔡君扬哇的一声吐了口血,竟又活了过来。

    这子还强的生命,桑红梅也不由怔了一下,同时也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此时远处已响起急箭,清意轩发生的事第一时间为人所知,无数人影已同时向这边冲来,其中竟不乏入了心的真人。

    “反应到还算快。”桑红梅知道再闹下去被拖在这里就不好收场了,夹着红苑就向外冲去。

    她要走,还真没什么人能拦住她。

    这刻身如流星飞射而出,无数刀光剑气术法光芒飞射,却无一能对她造成影响,总算她还知道顾忌门规没有大开杀戒。

    “君扬你怎么样?”卫冲等人也跑了过来。

    蔡君扬捂着胸口,咧着嘴道:“唐劫又救了我一次。”

    百难通劫法得自唐劫已不是什么秘密,彼此间心中都有了数,听到蔡君扬这么,知他无碍,大家同时松了口气。

    蔡君扬摸着嘴角血渍道:“盘龙拐……嘿嘿,我记住这感觉了。下次再用这招,可就没那么轻易对付我了。”

    百难通劫法在蔡君扬不断的历炼中早已超脱了它原有的功能,每受到一次同类性质的打击,都会让蔡君扬更加熟悉,了解这股力量,并拥有更强的防御能力。

    话间许妙然也已闻声赶到,看到满场一片狼籍,又惊又怒问:“发生了什么事?”

    “是桑红梅,她把红苑劫走了。”北沧寒扶着蔡君扬过来道。

    “红苑!”许妙然脸色大变,立刻知道了桑红梅的用意:“桑红梅……好,很好,你果然够狠!”

    虽然早有提防,但老妖婆发起疯来时所做的事还是让许妙然大吃一惊。

    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亲自动手。

    要知道委派手下进行,以后她就可以推托是手下人所为,与己无关。由于强掳自己人不管怎么都是个罪名,在正常情况下这才是最合理的选择。而如果是委派手下,以北蔡二人的实力,就算打不赢,拖都拖住。

    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想到桑红梅竟然会撸起袖子亲自上阵,直接打了许妙然一记闷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定思维,正因为事事都以最合理最优化的方案去考虑,当对手不按常理出牌时,那些老谋深算的人往往就反为对手所乘。

    在这种情况下,平庸战胜优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管怎样,一个严峻的事实现在已摆在许妙然眼前:红苑落入敌手,性命堪忧,传送阵之秘亦难保住。

    想到这,许妙然微咬银牙道:“桑红梅之所以要掳走红苑,肯定是为了传送阵的位置。搜魂术不够可靠,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使用,所以我们还有时间把红苑救出来。松旭,你立刻去找玉虚掌尊,告诉她发生在这里的事,请她出面主持公道。安博,你去我父亲那里,把这件事也告诉他。”

    为了救出红苑,许妙然也放下了不求父亲的架子,直接派人通风报信,只希望能赶在桑红梅下杀手前阻止此事。

    很快许妙然就得到回报。

    首先是掌教那边,玉虚仙尊在得知此事后,只了一句“知道了,我自会派人查清此事”便再无下文。至于什么时候查清,查清后如何却就不知道了。很显然,在这件事上,涯海阁已经统一了意见,希望借此机会彻底掌控两界贸易。

    而许光华那边就更简单了。

    罗安博带来的消息是,镇海真君被玲珑尊请去妙果山万花峰喝茶了,近几日内都不会回来。

    许妙然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

    “好……狠!”面对这釜底抽薪的手段,许妙然亦失声无言。

    所有人同时看向许妙然,不知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