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章 骗仙

第四章 骗仙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虚慕阳醒来的时候,天空已是繁星点点。

    距离他不远处生着一堆篝火,火光映照下,一个少年正坐在他身旁。

    他正要坐起,少年已按住他:“别动,刚上过药。”

    药?

    什么药?

    虚慕阳正想问,却看到少年手中拿着的药瓶。

    “白玉散?”虚慕阳惊呼出声,看那瓶子样式,分明是自己的药。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药物感情已被少年搜集一空,却在他脚下放着了。

    “你是什么人,竟敢乱动我的东西?”虚慕阳气极。

    修士随身携带的物品往往事关身家姓命,不可轻动。

    他的储物袋在上场战斗中被毁,因此自己的物品只能随身放置,没想到竟被一个凡人小子翻了个底朝天。

    这刻他一下坐起,右手对空一抓,远处一个看上去古朴厚重的铜鉴已飞入他手心。因为动用了灵气,他体内血气翻涌,又吐出一大口血,虚慕阳却是不顾一切地先将那铜鉴收起,随后才抓起旁边的一册玉简,只是这次没再用遥空摄物之法。

    少年已回答:“我也知道翻别人的东西不好,但你和我都受了伤,不用药就得死。”

    虚慕阳这才发现自己伤口处已经被涂上了厚厚一层白玉散,感情是这少年为自己换药来着。

    不光是他,就连那少年背上也涂了一层,这白玉散乃是珍稀之物,其实只需少许即可,象那少年这么用法,简直是暴敛天物。

    虚慕阳口气缓和了许多:“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也忒胆大了些,你知不知道仙家虽有灵药,但若用不得其法,非但不受其利,反受其害。不用药会死,用错了也会死!”

    “恩。”没想到少年竟然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翻开你伤口看了一下,我想你那伤口上应该是有药的。你说的这白玉散,我和你伤口上的药反复对证过了,应该没错。”

    虚慕阳彻底无语。

    感情这小子是检验了自己的伤口才用的药,难怪这么多药里,他偏偏就选对了白玉散。

    要是没有这白玉散,他只怕还没这么快醒来。

    虚慕阳说:“我受的伤,表面是外伤,实际却是霸气入体,乱我经脉。白玉散可以帮我稳定灵气,修复经脉,那伤口是我故意不让它愈合的,只为见血生效更快。但是用来治疗你的外伤,却是大材小用,而且药不对症,你该用旁边那瓶断续膏才对。”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奇怪这仙家的灵药怎么连个皮外伤都治不好呢。”少年恍然大悟,已是拿起那断续膏,倒出一些膏药给自己抹上,果然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就连伤痛也小了几分。

    他拿东西时并未问主人的意思,虚慕阳有心阻止,但想想对方好歹是救了自己,若要阻止未免小气,也只得作罢。

    少年已坐回他身边,道:“我叫唐劫,劫难的劫,你呢?”

    其实上次他是有听到那金甲天神喊对方名字的,这刻却是故做不知。

    “……虚慕阳。”虚慕阳有些不情愿的回答。

    听到这回答,唐劫笑了。

    这个回答意味着上一次的战斗,虚慕阳没有发现自己。

    当然也可能是发现了没在意,在仙人眼中,自己这样的凡人应当就是蝼蚁般的存在吧。

    谁会对蝼蚁多加关注呢?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唐劫?”虚慕阳咀嚼了一下这名字,皱了下眉:“此名杀气太重,不吉!”

    唐劫笑道:“我出生的时候,正逢中土幽云之变,又有金霞吞月之劫。有算命的说,天现异象是大凶之兆。说我应劫而生,生则三灾九难,祸被苍生,克父克母克友克妻,克身边一切亲近之人,甚至克天克地克万物克天道,无所不克,所以建议父母给我取名唐劫,以名先应一劫,或可化劫为吉。”

    “荒谬!”虚慕阳叫道:“天道之下,万物轮转,就是圣仙人也只可仰望,连天机都不可测,岂敢妄言克之?这算命的忤逆不道,口出狂言,该被乱棍打死!”

    “乱棍打死是没有,乱棍打出到是有的。虽然这样,最终我父母还是为我取了这名字。两年前我逢大劫,父母双亡,而我却死而后生……或许就是应了这一劫吧。”唐劫随口说道。

    到底是唐劫遇唐杰死而后生,还是唐杰穿越到唐劫身上,老实说唐劫自己都有些搞不清了。

    但不管怎样,这一世,他就是唐劫!

    想了想,虚慕阳问:“你是小河村人?”

    唐劫摇头:“我只是路过,正好看到你击杀群贼后昏了过去。”

    他说这话时,拍了拍身边早已准备好的包裹,然后自顾自地处理着地上的药物,借助处理药物掩饰内心的紧张。

    他紧张,不是因为他撒谎,而是他对一位仙人撒谎!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一位仙人!

    却在初见时,就欺骗仙人,也可谓胆大包天之极。

    然而他却不能不这么做!

    当唐劫看到这白衣仙人出现的时候,他便知道他这一生的机缘已经到来。

    仙门难觅,仙路渺渺,多少凡人追求成仙,却鲜少有人能成,即便偶遇仙人,也难逢指点。

    他之前虽苦苦追寻,但追寻到了,也不代表仙人就会收他。

    只不过唐劫深知踏上修仙之路在这世界有多重要,因此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去搏一次。

    他虽救了虚慕阳,但虚慕阳剑斩马贼,却也救了他,说起来虚慕阳并不欠他的,反倒是没有此战,虚慕阳也不会旧创复发,终究是他欠对方更多些才对。

    正因此他不能承认自己是小河村人。

    他要这仙人欠自己人情,唯如此,方有可能获得那一缕仙缘。

    为了这一点可能,他可以去追,去求,可以不惜生命,自然也可以去骗。

    所幸他出来的时候,虚慕阳已在昏迷中,没可能发现他,而从刚才的说话中,唐劫也判断出虚慕阳并没有在上次的战斗中注意到自己,那么他说自己是路过,完全行得通。

    他唯一不敢确认的是,虚慕阳身为仙人,到底有没有可能察觉他的谎言。

    这是一场赌博,赌人心叵测,即便是仙人也未必具备洞察人心的能力。

    至少不是人人具备!

    唐劫毅然决然的决定赌了!

    赌赢了,他就让一个仙人欠下了他人情。

    赌输了,也不过是一次小小欺骗,还当不得死罪。

    这仙人既然斩妖诛邪,总不至于便为一句谎话就斩了自己。

    再说就算真斩了又如何?

    不成仙,便成仁!

    小河村村民的遭遇,已让唐劫清楚看到,身为下层蝼蚁的命运是何等悲惨,唐劫不惜一切也要改变这命运。

    果然,这刻听到唐劫说自己不是小河村人,虚慕阳明显楞了一下:“你不是小河村人?那你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被你打跑的那人策马狂奔,我躲闪不及,被他斩了一刀。”唐劫镇定回答。

    相比第一句话时还带了些慌张,唐劫第二句回答便已镇定许多。

    谎言没在一开始被揭穿,就意味着唐劫已经赌赢了最重要的两个关键点。

    虚慕阳已然怔住,很是呆愣了片刻才说:“原来如此,多谢小兄弟相救了。”

    “仙师仗义行侠,义斩马贼,我做这点不算什么。”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救下小河村村民。”

    “能为他们报仇,相信他们也会感激的。”唐劫语气平静地回答,仿佛小河村村民真的与他无关一般。

    看到这表情,虚慕阳再无疑虑,只能叹息一声,想自己怎么就沾上了这重因果。

    仙家重因果,若有因果未了,往往就会在心底留下一丝裂隙。

    这裂隙平时看或许不算什么,但修仙五境十四阶,其中有一阶就是心魔阶。

    心有隙,心魔生,若裂隙千万,则心魔无尽,到时任你修为通天彻地,也是神仙难救,因此是每个修道者皆需小心在意之事。

    需要注意的是,这心魔与道德无关,不是说你救了我,我就必须回报你,更不是每件事有因就必须有果,它只与个人品姓,信念有关。

    倘若唐劫帮的是个崇奉弱肉强食恩将仇报的魔头,那对方就算立刻起身将唐劫斩了,也不会有心魔,因为那就是他信奉的道。

    他若斩,那是应了自己的道,若不斩,反到有可能产生心魔。

    故此,心魔其实无分正邪,只是修行者在修仙过程中,做过的那些曾经有违本心与信念的行为导致的意识反扑。

    也正因此,修士往往信念坚定,一旦信仰了某种理念,行为,观点,就轻易不会改变。

    若中途信念有变,很可能就会连带着对曾经的所作所为后悔,届时就是心魔滋生之时。

    本心难骗,就算是你已经忘记的事,本心也依然牢记,心魔自生。

    虚慕阳出身世家,虽不是什么至善圣人,有恩必报的观念还是有的。

    如今被人“施以援手”,那便无论如何要还。

    这刻他取出一瓶丹药塞到唐劫手中:“这瓶灵润丹,有滋养灵腑,通灵强气之功效,就算是凡人服用,也可强身健体去病,你帮了我,我便将此药赠你,另外那瓶断续膏,你也可拿去。”

    因果须了,但怎么了却是门学问。

    修士生命漫长,一生历事无数,各种因果纠缠其身,若事事较真,也当真做不得别的。

    因此修士们个个有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就是如现在般用一瓶灵药了却一切。

    不用担心够不够的问题,心魔本就是发自本心,只要你自己觉得这回报够了,心中无愧,那就没问题。

    正因此,选择姓无视,自我欺骗,自我安慰等手法就成了修士们的必备功课,只是这类手段若被人发现,破解,很可能三言两语之间便挑动对手心魔丛生,不战自败。

    仙人争斗中,每每有人用言语即可败敌,关键就在于此。同样的道理,修士们对自己的经历也大多讳言,以免被人抓住把柄。

    虚慕阳的自我欺骗大/法很明显还不过关,因此出手就是一瓶上好的灵润丹,有皮厚心黑者,你用掉的那点白玉散我都给你算回报。

    唐劫算是其中翘楚,他未修仙,先欺诈,内心却是毫无愧疚,对这灵丹竟看不上眼,放回去淡淡道:“我不要。”

    他不懂心魔,却知道人情,某种程度上,两者是一码事。

    虚慕阳想用一瓶丹药还人情,那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见他不要,虚慕阳忙说:“你若觉得不够,我……”

    唐劫已站起来:“帮忙只是顺手而为,仙师不必在意。对了,我看你从东面过来,想必是要去安阳府,正好我也要去那里,不如一路结伴同行,正好仙师有伤,路上恐怕会有许多不便,也许我还可以照顾一下。”

    唐劫当然不知道虚慕阳要去何方,不过从此地一路向前就是安阳府,所以先说自己要去安阳府那是肯定没错的。

    只要跟住这个人,修仙一事,唐劫并不着急。

    长年的官场生涯早让他明白,要想抱大腿,就得先让那条大腿喜欢你。

    虚慕阳这边却是听的欲哭无泪。

    你说你干脆就说前几句顺手而为,不必介意就得了,虚慕阳脸皮厚一下,没准就自我安慰说,这是他不要我回报的,考虑到对方未有何损伤与付出,因果可了。

    没想到他后面又接了一句我们一路同行吧,却是有些麻烦了。

    对方刚帮了自己,自己若拒绝,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有违本心。

    修士什么都干,就是违背本心的事不干!

    其实他现在真要离开也不是不行,这一点小事诞生的心魔真未必能把他如何。

    心魔劫毕竟是一生行事累积而成的。

    只不过了却因果,行事不违本心是每一个修士长年以来形成的习惯。这就好比开门做买卖,无论生意大小,每笔都是要认真做好的。

    这刻虚慕阳思来想去,只能先接受同行。

    在他看来对方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毛孩子,总有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到时候自可了却这段因果。

    得知虚慕阳愿意同行,唐劫开心地笑了。

    机缘的大门已然敞开,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握住它。

    既然上苍把自己送到这世界却没给自己开个金手指。

    那就自己创造吧!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