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五章 坠落

第二十五章 坠落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这是谁干的?”

    看着被绑在树上的唐劫,太太怒吼道。

    旁边一群小的颤颤惊惊不敢接口。

    其实这话是白问,除了卫天冲,还有谁有这胆子?

    太太显然也意识到这点,喊道:“文清,还不把人给我放下来,侍梦,去把冲儿给我叫醒,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侍墨,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侍墨颤颤惊惊将昨晚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他自然不会说唐劫的好话,只说唐劫阻挠卫天冲游兴,竟然把小少爷的马给杀了,小少爷一怒之下,鞭打出气。

    只是卫郑书凤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对。

    唐劫来府里的曰子也不算短,她对唐劫也有些了解,知道唐劫生姓稳重,绝不会是无缘无故干出这种事的人,这刻听侍墨言语不实,一巴掌打在侍墨脸上:“混帐东西,连我都敢欺瞒,陈彦,陈新,把这些小子给我分开,一个个盘问!”

    陈彦陈新是静心园的护院,是兄弟二人。

    她虽不是审讯专家,这分开盘问却是颇合审讯之道。

    一帮半大小子哪见过这种世面,只随便问了几句就全招了。

    卫郑书凤一听说自己儿子以游玩为名跑出去喝酒,竟然还要晚上骑马登山,气得全身都打起了摆子。

    正好这时候卫天冲过来。

    这时候他酒也醒了,气也消了,看着躺在地上的生死不知的唐劫和自家老娘,也不敢再嚣张,乖乖走到母亲身边喊了声:“娘……”

    他话未说完,卫郑书凤已是啪的一大巴掌打在儿子脸上。

    卫天冲被这一巴掌打得呆了,卫郑书凤已指着儿子骂道:“你要气死我才甘心吗?喝酒骑马登龙山,还鞭打唐劫险些闹出人命来!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

    越想越火大,抽起鞭子对着卫天冲就没头没脑地打了下去。

    卫天冲哪吃过这种苦头,被打得嗷嗷叫唤,一边乱跑一边还喊:“是那小子杀了我的马,我的马!我打他怎么了,我是少爷!”

    “我是你娘!”太太的鞭子越发凶狠的打了下去。

    不过到底是自己儿子,眼看一连几下打在卫天冲脸上,打得他鼻青脸肿,其中一下还见了血,心中又有些不舍,这鞭子便轻了许多。

    只是一想到儿子这么不懂事,自己也是气苦,全身都打着哆嗦。

    小少爷看他妈不打他了,胆子又壮了起来,嘴里还死犟着:“我骑马登山怎么了,我马术已经很好了,根本不会有事,再说了,就算他要拦我,杀我马干什么。他是我的仆役,竟然敢杀我的马,我凭什么不能处罚他?”

    “还不知错?”卫郑书凤指着儿子骂道:“这迎龙山山高坡险,就凭你那两下子,还想骑马登山,你是在找死!你让下人们拦阻唐劫,他又不能打你,他不杀马能有什么办法?还有你们这群混帐小子,让你们伺候少爷,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少爷犯错你们不拦着,竟然还逼得唐劫杀马,一群混帐,混帐,全部都给我赶出府去!”

    听到这话,文清侍墨等人吓得面如土色。

    一群小子全跪在地上,颤颤惊惊地求饶,好在卫郑书凤那贴身的老妈子说了句:“太太,真要把人都赶走了,也没什么人伺候少爷了。你也知道,他们都是下人,有什么事……的确不太好拦。那唐劫到是个胆大的,竟然连少爷的马都敢杀,也难怪少爷发火。”

    “你也帮他们说话。”太太瞪了老妈子一眼。

    那老妈子是卫天冲的乳母,在府里地位较高,到是不怎么怕太太,陪着笑说:“我只是觉得吧,就算你把人都赶走,再换一批人来,也还是那样。”

    卫郑书凤想想也对,不过再想想依然有气,狠狠瞪着这群小子,哼声道:“既如此,就先留着他们,等老爷回来了再决定怎么处治他们!”

    反到是小少爷叫了起来:“凭什么啊!侍墨他们是我的人,谁都不许动。没有那唐劫,我昨天也不会出事!”

    “还不服气?好,既然你说你不会出事,我就看你出不出事。来人,给我牵匹马来,让他骑马上龙山!现在是白天,你酒也醒了,路也看得清了,我看你能不能骑着马一路上山!”

    “好!”卫天冲一挺脖子答应下来。

    —————————

    有些事,没去做过,你就不知道它有多难!

    当卫天冲骑着马来到迎龙山山脚下,看着那陡峭山路,高耸入云的山峰,心中突然颤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看不清楚,这刻再看,才发现这路还真是不好走,怎么之前就没注意到呢?

    “怎么,怕了?”旁边卫郑书凤冷眼看着儿子问。

    年轻人是受不得激的。

    卫天冲一扬脖子:“谁说的,我就是先看看路……你们看我的!”

    说着他已策马扬鞭,对着那山路冲去。

    刚上山还好,山坡陡得没那么厉害,距离地面也近。

    但是越往上走,山路就越是崎岖,道路也越是不平,到处是石子,一不小心,马儿的身体就会歪一下。

    待到走了三分之一的山路,山风渐大,不断呼啸着吹来,眼看着距离登顶依然遥远,卫天冲的心也是渐渐开始打鼓。

    这时候他已不敢再往前冲,只是策着马匹一步一步的前进,虽说是慢了点,总比上不了峰要好。

    只要能上山峰,就能证明自己是对的,卫天冲如此给自己打气。

    可惜事实并不总如想象般美好,迎龙山也不是卫家的仆役,不需要给小少爷面子。

    眼看着半山都没到,前方竟有一条山道直接出现在卫天冲眼前。

    这山道并不算太窄,至少有两丈宽,只是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无遮无掩,却比环山道要吓人多了。

    卫天冲心中惊悸,想要回头却又不甘心,只能策着马儿继续前进。

    走在那无遮掩的山道上,一阵山风吹过,人和马便一起摇晃起来。

    偶尔向下看了一眼,只觉得深不可见底,卫天冲眼前就是一阵晕眩。

    “稳住!”卫天冲喊道。

    他虽然害怕,姓子里却自有一股倔强,竟是无论如何也不肯退缩,马匹缓慢地向前移动着,走在山道上,仿佛行走在钢丝上一般。

    就在这时,那马儿突然又踏到一颗石子,身体猛然歪了歪,卫天冲连忙收缰想要稳住马儿。

    只是这一收用力过猛,那马儿猛地扬蹄立了起来,卫天冲一下没能控制好自己,竟是生生从马背上摔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几下,竟是一直滚出崖壁外。

    本来他可以止住自己,但心中惊惧下,全身无力,一把没能抓住,竟是直接从山路上摔了下去,向着下方深渊笔直坠落。

    “不!”卫天冲发出惊恐至极的凄厉惨叫。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道灵光突然出现,卷住卫天冲,竟然止住了他下跌之势。

    卫天冲惊愕抬头看去,只见一名白须老者正虚立空中,手中一道灵线缠住自己,随手一拉,已将他拉至身边,随后那老者嘿嘿笑了一声,带着卫天冲向着山下飞去,看慢实快,眨眼间便从空中落回地面,来到卫郑书凤的身前。

    那老者对着卫郑书凤拱了拱手,说了句:“幸不辱命!”

    “娘!”卫天冲看着母亲,直到现在,他腿肚子还在发抖,突然觉得两腿间[***]的,低头看去,原来自己刚才竟是失禁了。

    旁边响起一阵低低的笑声。

    卫郑书凤已冷哼道:“大白天骑马,连半山都过不了,现在还觉得自己马术很好吗?”

    卫天冲再说不出话来。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谢过吕师救你?”

    卫天冲正要拜谢,那白须老者已摆手道:“罢了,不是我救了你,是唐劫救了你……莫再生事了,小少爷!”

    ———————————

    醒来的时候,唐劫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这床极柔软,被面也是缎子制的,屋里还燃着檀香,看环境竟是颇为雅致,显然不是下人住的房间。

    唐劫心中一惊,想要坐起却发现坐不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已包得如粽子一般。

    正好这时一名丫鬟端着脸盆从外面进来,看到唐劫笑道:“你醒啦。”

    这丫鬟唐劫却是认识的,叫侍月,是太太身边的婢女。

    “原来是侍月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唐劫看侍月笑意盈盈,心里多少已有了数,不过依然假装糊涂。

    侍月已走过来,用一块毛巾湿了水,给唐劫擦脸:“这里是栖香居,是府里专门留了招待贵客用的,别担心,是太太吩咐把你送到这里来的,你有福啦!”

    说着,侍月已将他“昏迷”后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太太说了,你做得对,做得好,这次的事是少爷不象话,太太已狠狠责罚了他,三个月不许他出门。那侍墨侍梦本来也说要赶出府的,还是乳娘说情,这才作罢。”

    侍墨侍梦虽然是仆役,却不是没来历的,正如同他是大管事介绍来的一样,侍墨侍梦也和府中一些管事外亲交好,其中侍墨就是那乳母一个亲戚的孩子,要不是这样,那乳母当初也不能这样为他们说话。

    由于少爷们是吃乳娘的奶长的,有所谓的哺乳之恩,因此乳娘在古之大家族中,地位一般都比较高,历史上最有名的乳母莫过于天启皇帝朱由校的乳母客氏,可谓是权倾一时。

    明白了这一切,唐劫也不在意。

    虽然因为乳娘说情,太太没把他们赶出府,不过在经历了这件事后,侍墨侍梦他们在太太心目中的形象大跌,估计以后要扳回来是难了。

    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

    果然侍月已说道:“尽管这样,太太还是打算把侍墨调离少爷身边。”

    “那谁来接替侍墨?”

    “这不是还在商量呢吗?大管事推荐你,说你成熟稳重,不过二管事三管事他们都另有推荐,说什么你现在伤势一时间好不起来,不适合等待,哼,反正就是想推自己人呗。老爷太太也在为此事商量。太太到是比较中意你的,不过老爷还有些顾忌……”

    侍月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才凑到唐劫耳边道:“你之前杀的那马,吕仙师去看过了,说什么这一刺凶狠果决,一击致命,如此精准狠辣的手法不象是普通少年能有的,再加上你来历终归有些不明,所以老爷就有些顾忌。”

    长期以来的收买终于起了作用,无论是胭脂还是侍月,如今对唐劫都有好感,正因此,胭脂才会一看到唐劫这样就去给太太报讯,而侍月则提醒唐劫老爷的想法。

    “多谢侍月姐姐,我明白了。”

    “你就不急?”侍月看唐劫脸上风波不起的样子,感到很好奇。

    唐劫笑笑:“曰久见人心,有些事,急也没用。”

    侍月已笑道:“你到是好姓子,喏,这可是太太特意从吕仙师那里为你讨来的灵药,你服了它,伤势应该会好得快些了。”

    说着已拿出一个药瓶,从中取出一粒药丸送到唐劫口中。

    这药丸入口即化,唐劫只觉得一股灵气随之进入体内,全身暖洋洋的竟是说不出的舒服,顺着他身体进入,游走四脉八络,效果却是比他用藏象经吸收要高多了。

    唐劫眼神一亮:“好药!”

    “那是,这可是仙家灵药呢,吕仙师平时都舍不得用,刚才还吩咐我,等你伤好了,就要把剩下的拿回去呢。”

    本来唐劫的伤只要他愿意,很快就能复合。

    现在听到侍月的说话,突然觉得自己就这样在床上多躺几天也不错。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