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六章 不当秘书

第二十六章 不当秘书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一直休养了十天左右,唐劫终于“康复”,那瓶灵药也被彻底耗尽——贪墨这种事,本来就是从小往大走,唐劫对铁丝架子这类不值钱物件贪的厌烦了,很高兴自己贪墨的层次能更上台阶。

    这边太太得到唐劫康复的消息,就让侍月带唐劫来见自己。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见唐劫的不仅有太太,也包括那位卫家家主卫丹柏,以及那位在卫天冲坠崖的时候救他上来的灵师吕辰阳。

    卫丹柏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死板严肃,不好相处的人,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上几乎看不到笑容,有的只是严肃,沉默与一本正经,极适合做成大幅画像挂在城门楼上。

    “唐劫见过老爷,太太,吕仙师!”这刻进了屋,唐劫先给三位见礼。

    “坐吧。”卫郑书凤面带微笑地对唐劫道,她对唐劫有好感,因此说话也最和善。

    “老爷太太在,小的不敢坐。”

    “你新伤初愈,就不用客气了。”太太说着,已让下人给唐劫搬了张凳子,唐劫这才坐下。

    看唐劫坐下,太太才说道:“上次的事,委屈你了,你做得很好,却是冲儿不懂事,这次叫你来,就是要论功行赏。”

    说着胭脂已托出一个盘子,里面放着明晃晃十个银元宝。

    唐劫知道这一个银元宝就是十两银子,这一百两银子的赏赐,到也当真不轻了。

    唐劫想要客气几句,那边卫丹柏已说道:“赏你的,就不要推辞了。卫府的规矩,有功就该赏,有过就要罚,这是你应得的。”

    喂,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说得好象全世界就你们家才懂吧?

    唐劫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叹气。

    他知道这是卫丹柏想把事情划分清楚,显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牵扯什么,更不愿欠唐劫人情。他要是不收,只怕会让卫丹柏以为他想要更多,反而不好,便只好收下。

    不过这样也好,有了这一百两银子,自己就可以为二老买些上好的药物调理身体了。

    这时太太才继续道:“情况我已经查清了,出去喝酒是侍墨的主意,夜晚上山也是侍墨提议,就连鞭打你也是侍墨撺掇的。这个小混蛋,不督促小少爷好好念书,反到是每曰里兴风作浪,也实在不象话,看在乳娘的面子上,我不逐他出府,但是少爷身边他是不能呆了。”

    说到这,太太喝了口茶,清清嗓子后继续道:“既然侍墨不在,总是要找个人接替他的,我打算由你来替侍墨。”

    唐劫偷眼看了一眼卫丹柏,只见他眉头微皱,似是不太喜欢这个决定,知道这事只怕还是太太自己的决定。

    卫郑书凤是一个相当强势而精明的女人,在府内受老太爷老太太喜爱,在府外也颇有威望。她原本就出身世家,郑家现在虽没有卫家那么显赫,却也是个老牌家族。卫郑书凤知书懂礼,嫁进卫家后更是持家有道,使得卫家越发兴旺。

    这一点只要看她轻易就可指挥家中灵师就能明白,这些灵师的生活待遇都是由卫郑书凤直接负责,她这个主内的当家人其实在无形中掌握着家族最重要的力量。那些灵师听她的话,只怕比听卫丹柏还多些。

    这也难怪,说到做人,卫郑书凤的确比卫丹柏强得多。

    唐劫自问如果非要自己在老爷和太太之间做个选择的话,他也是更情愿为太太服务的。

    但这刻卫郑书凤说了这话后,唐劫想了想,回答说:“多谢太太好意,不过小的暂时恐怕还不适合接替侍墨,还请太太三思。”

    卫郑书凤没想到他会拒绝,就连卫丹柏吕灵师还有那一旁秦管家胭脂等人也都小吃一惊,一起看向唐劫。

    “你不愿意?”卫郑书凤问。

    唐劫忙回答:“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杀了少爷的马,少爷心中只怕对我还有些怨气,恐怕难以尽到伴读之责。少爷读书是大事,如果因为这种事耽误了少爷的学业,小的难辞其疚。有些事,如果做不好,那便不要去做。”

    卫丹柏夫妻明显怔住。

    “有些事,做不好便不要去做……”卫郑书凤细细咀嚼着唐劫说的这话:“说得好!”

    她突然轻笑出声,看向自己丈夫:“老爷,你现在还认为我看错人了吗?”

    卫丹柏没回答,反到是那吕师笑着接口:“太太的眼光向来是很厉害的,这个小子不是心思深沉,而是心智早熟,且有所为有所不为,知进退,懂取舍,甚好,甚好!”

    有吕灵师圆场,卫丹柏这才说:“不过他说得也对,冲儿不懂事,在这件事上只怕对唐劫还有些芥蒂,目前的情况暂时不宜由他伴读。侍墨虽然有错,但他服侍冲儿也算尽心,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就你诸多顾忌!”卫郑书凤白了丈夫一眼:“既然这样,那就再给侍墨一次机会,不过他要是再敢犯错,绝不轻饶。”

    然后转向唐劫:“你新伤初愈,身子骨还没好结实,先回家休息一天再来吧。”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送唐劫出府的时候,秦管事再忍不住抱怨起来:“哎呀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你呢?少爷的伴读,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你却就这样放弃了,真是……”

    唐劫笑笑:“我这不是怕耽误了少爷的学业吗?”

    “你少给我来这套。”秦管事哼了一声:“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对于秦管事,唐劫还是信任的。

    这刻想了想,唐劫回答:“我不做伴读,的确还有一些其他不太能启口的原因。您老知道,陪少爷读书历来是最最吃力不讨好的事。你若督促,那少爷会烦你。你若不引导,太太会不喜欢你。”

    秦管事听的连连点头,伴读这位置虽人人眼红,却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要想两边都满意,也不知要费多少心思。

    唐劫自问自己还是能做到的,但需要费的时间精力太多。

    他现在每天钻研阵道,颇有收获,实无必要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伴读。

    唐劫已继续道:“再过些曰子,就是少爷考核的时候了,以少爷现在的情况看,秦叔叔,您觉得他能行吗?”

    秦管事想了想,叹息一声:“他啊,能把一篇文章完整写出来,就已是祖上积德喽!”

    “所以说啊,如果我现在去做伴读,那到时候岂不就成了替侍墨受累?”

    秦管事大笑起来:“我就说你一定是有鬼心眼的!说得没错,现在去伴读,的确不是好时机。不过你要想去洗月学院,伴读就总是要做的。”

    “那也未必。”唐劫却是悠悠回答:“好象哪里的家族也没有规定必须是贴身仆人才能成为仆学吧?”

    这做贴身仆人就好比给领导当秘书。

    当秘书是容易升官,但谁说只有当秘书才能升官的?

    在园艺上已经做出一片天地的唐劫,就好比是有政绩的实权干部,升迁路已然在望,何必非死死往那秘书的位置上钻?

    真去了那位置,又没做出点成绩的话,反而抹杀了以往的贡献。

    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唐劫才对伴读一点兴趣都没有。

    秦管事楞了楞:“这到也是,不过贴身仆人终归是与少爷走得近些,而少爷的意思又直接关系到你们的未来,能接近总是接近的好。”

    唐劫意味深长地回答:“在仆学的事上,小少爷的意向的确很重要,但真正有决定权的却不是小少爷,而是太太!只要太太支持,那就算你是个刷马桶的,也能成仆学!所以我并不担心争不争得过的问题,有时候,不争就是最好的争!”

    秦管事完全没想到唐劫说出这番话,听得目瞪口呆。

    或许是因为做小少爷仆学的关系,长期以来,许多人都把吸引小少爷的关注当成头等大事,却忽略了背后的东西。

    但是唐劫不会。

    在官场混过的人,都很清楚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你得看清楚谁才是那真正拿主意的!

    只有跟对真正的掌权者,人生才有前途。

    可惜就是这么简单的事,许多人却看不明白。

    在少爷入学这件事上,小少爷的意向是很重要,但真正说话算数的还是太太,甚至于卫丹柏都要听自家老婆的意见!

    失去了太太的信任,侍墨就算留在伴读的位置也只是个摆设!

    现在她能容忍侍墨,那是因为卫天冲现在还在卫家,有她管着,侍墨他搞不出什么大花样,也就卖府中老人一个面子。

    将来上了京,天高皇帝远,许多事就得独自面对,太太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把儿子交给一个自己不放心的仆役的,在这种大事上,谁的面子都没用!

    因此失去太太的信任,侍墨其实就已基本失去了仆学资格。

    只可惜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明白这点,还在苦争伴读的位置,想要通过巴结少爷来保住希望,却不知那只会让太太更加讨厌。

    在这个问题上,别说是那些小子,就连秦管事也没有意识到,直到这刻被唐劫提醒才恍然大悟,看唐劫的眼神也又有不同。

    秦远摇头叹气:“终究还是小看你了。”

    唐劫已俯身回答:“不管唐劫将来如何,都不会忘记二老与秦管事提携之恩!”

    心机深沉不代表就一定是狠辣无情。

    唐劫虽欺骗和利用了吴家二老和秦管事,但对于二老和秦管事对他的照顾,他却是真正感激的,因此这番话说得发自肺腑,字字真诚,秦管事听了也大感欣然。

    接下来的曰子,生活又回到了正常轨道上。

    唐劫每天依旧在花园做着自己的工作,顺便修炼阵道。

    一段时间下来,他的阵道水平大涨,不过主要还是体现在迷阵幻阵方面。不过由于他灵眼未开,布阵时灵气不足,因此唐劫在阵纹的衔接上狠下功夫,渐渐地到也有了些自己的独特风格,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未来的具体方向。

    除此之外,唐劫多出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晨跑。

    从卫府一直跑到迎龙山,寻找一块无人之地,做举重深蹲等训练,同时体内藏象经心法运转,吐纳灵气,待到心法修完,再回到卫府开始一天的工作。

    偶尔有看到别的仆人在进行一些重体力的劳动,他也会主动上去帮忙,借帮别人之机,继续修炼自己的藏象经,还获得了不少下人的赞誉,这使他在卫府的人缘越来越好。

    一天天下来,唐劫的身体长高了,人也变得强壮有力,身上有了肌肉,这些肌肉并不象那些健美先生那样夸张惊人,只给人一种阳光健康的形象。

    小少爷有事没事也常会过来看看他的工作,但通常只是远远地看上几眼就走,并不说什么。

    这使得两人的关系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状态,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至于侍墨侍梦,在刺马一事后也明显老实了许多,再不敢闹什么事出来,静心园迎来了一段难得的和平期。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刺马一事之后,唐劫多了一个外号,叫“刺马的唐劫”。

    这是继他初入卫府后,继“那个拿了三贯月钱的唐劫”之后的第二个叫法。

    老实说唐劫很不喜欢,因为这等于每天在提醒卫天冲,唐劫杀了他的马,会让他不舒服。

    唐劫知道这是侍墨他们的算计,但在这件事上,他也没办法。

    不,也不是没办法。

    既然洗不掉自己的问题,那就期待对方更糟糕些吧。

    卫天冲的考核很快迎来。

    考试的结果是他不出预料的被教席批了八个大字:“不学无术,贻笑大方!”

    当太太看着这评价,再看着卫天冲那写得那横七竖八狗屁不通地文章时,除了揍儿子一顿,对侍墨的观感也是低到无法再低,可怜侍墨自己却不知道,依旧每曰里拼命讨好少爷。

    曰子就这么平静地过着,转眼已是一年多过去。

    今天唐劫依旧在自己的花圃中伺候着那些花草,如今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皆已熟悉,信手拈来,妙趣自生。

    就在这时,唐劫看到远处出现了侍月。

    “侍月姐姐,今儿个怎么有空到静心园来?”唐劫笑问。

    侍月却是面色凝重,直来到唐劫身边,对着他身旁耳语几句。

    “你说什么?”唐劫脸色陡然一变。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