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章 渔翁

第二十章 渔翁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砰!”

    伴随着一记有力掌风,用上好紫檀木制作的书案化成齑粉。

    “这是怎么回事?”顾长青的怒吼回荡在鹰巢上方,震的下方三名金衣人低头不敢言。

    顾长青的胸膛不断起伏着,强压着心中怒火,喝道:“一群没用的白痴,混蛋,废物!找不到东西不说,反而让人发现了痕迹,要你们有何用?!”

    一想到自己派出的人竟然把事办砸了,顾长青心头又是一股无名火气,恨不得把这些人全部一个个脑袋击碎!

    那下方几人全部战战兢兢不敢接话,反到是站在一旁的高飞说道:“鹰主先勿动怒,我觉得这件事里还有些蹊跷。”

    “有什么蹊跷?”顾长青看向高飞。

    就象他顾长青是目前天神宫最器重的人才一样,高飞也是他顾长青最看重赏识的人,对于他的话,顾长青却是会有几分重视的。

    高飞已回答:“启明好歹也是鹰堂的老人,这些年他做事,我们也都看在眼里,可以说是相当稳重的,也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顾长青哼了一声:“我知道,正因此才派了他去,没想到却会捅出如此漏子。”

    高飞已道:“我却觉得……有没有可能不是启明他们出的问题?”

    “恩?”顾长青已看向高飞:“你的意思是……”

    高飞躬身回答:“事情我没有亲眼看到,不敢说什么肯定的话。不过我托了人问过当时在附近的学子,也打探过辛越和司月儿的口风,据说当时唐劫大喊有贼,是因为发现了脚印,鹰主,您不觉得发现一个脚印就大喊有贼,有些大惊小怪了吗?”

    顾长青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继续说。”

    高飞便道:“另外,根据探询得到的消息,那个脚印听说是非常清晰,就踩在一块面粉堆上。要说他们三人行动小有瑕疵,可能有没注意到的角落,留下一些小线索,这还说得过去。可要说留下如此鲜明的证据而不自觉……我不认为启明他们会无能到这种地步。”

    听到这话,那下方三人已是满含热泪地看高飞。

    顾长青也终于恢复了冷静。

    他坐了下来,摸着下巴沉思片刻:“你说得对,高飞,此事是我一时激动了。看来这事背后有鬼啊……”

    “不过属下还是不明白,如果真是唐劫有意陷害,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顾长青习惯姓的敲敲桌子,却发现书案已被他一掌拍碎,只能站起来踱了几步,然后才道:“当然是因为这事对他有大好处,现在谢枫棠想必已经注意到他了吧?那么接下来,洗月派定然也会严密看住此人,有了洗月派插手,我们要对他下手可就难了。”

    “鹰主的意思是,他在试图借助这件事吸引洗月派的注意,保护自己?”高飞皱起眉头:“可问题是洗月派也不是善男信女啊。我们想要兵鉴,他们也想要!难道……唐劫已经打算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了?”

    说到这,高飞也是面色大变。

    如果是这样,那恐怕就是最糟糕不过的结局了。

    顾长青却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他会交出兵鉴。如果他要交,三年前就可以交了,何必费尽心思为人作仆?只要他肯交出兵鉴,就算是换一个真传,想必洗月派也是会答应的吧?他要想做,早就做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让洗月派发现他?”

    “为什么?”顾长青冷笑了:“高飞,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

    顾长青一字一顿道:“就是到目前为止,其实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证实,他就是唐杰!”

    高飞愕然。

    顾长青说:“你真的能确定他就是拥有兵鉴的唐杰吗?他只是和那个唐劫来历相仿,年纪相仿,名字相近,但这能说明他就是唐杰吗?老实说,就算是到现在,你我也不能确定这一点啊!”

    “出了这种事,他有九成九的可能是!”高飞咬牙道:“否则的话,他何必制造证据陷害我们?”

    “问题是我们的人当晚也的确去了!他在那个时候喊出来,说明可能不是巧合,而是的确发现了启明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所以完全有可能是他觉得有问题,然后大张旗鼓,把证据扩大,年轻人嘛,总喜欢哗众取宠,这也是有的!”顾长青反驳:“最重要的是,如果唐劫真要一意陷害,他为什么非要挑在我们真去的时候?他大可不必等我们的人来啊?完全可以在任何时候直接搞那么一出。”

    下首那叫启明的弟子已快速道:“也许是因为返本归源法?”

    “错!”顾长青已道:“不是只有返本归源法才能指向天神宫。如果我是唐劫,如果我想吸引洗月学院的注意,我完全可以选择更简单的方法。比如大喊一声我看到有身穿金衣的人从我房里走开了。陷害嘛!什么叫陷害,就是制造证据!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我们真正去过之后才这么做的,甚至于那个证据到底是不是他制造的,我们都不能确认!”

    “这……”大家一下子又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说,我们依然不能确认他是唐杰?甚至不能确认是他有意陷害?”启明恨恨道。

    “没错,不能确认!这三年来,象他这样的目标并不少。只不过他是唯一一个喊了一声我叫唐劫的人,是唯一的在我们去搜查过后发现我们来过的人。这两点只能证明他可疑,却不能证明他就是!”顾长青叹气道:“这世上,可以怀疑的事太多,可以确认的事却太少!”

    他是个讲究证据的人,虽然他也认为唐劫就是唐杰的可能姓非常非常大,但在没有找到兵鉴前,任何轻举妄动都是不智的。

    万一认错,后果就麻烦了!

    顾长青已又道:“不过正因为这样,我反而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要让洗月派注意他了。”

    高飞眼睛一亮:“因为洗月派也不能确定。”

    “没错。”顾长青笑着点头:“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

    “假设,我就是唐杰,同时也是唐劫。我手掌兵鉴,只要将来修炼有成,去了天都山,打开大阵,就能获得兵主遗宝。然而修炼有成这话,说说简单,做起来却不易。要想打开天都山大阵,至少也要天心真人级别的实力。而要入天心境,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高飞已接口:“所以我不但要进洗月学院,还必须获得学院重视,晋身十大弟子,获秘法传承,才可稳入天心!”

    “没错。可我不过是一个玉门五转的中庸之才,我凭什么让洗月派看重我?”顾长青接口。

    高飞眼中已闪出凶狠光芒:“自然是靠兵鉴……这也是我手中唯一的砝码!”

    “正因此我要在进入学院前喊一声,期望能引起学院注意。”

    “但没有想到,天神宫会买通学院里的一些人,压下信息没有上报,而且洗月派对兵鉴的消息也了解有限,重视程度未必够。”

    “所以我就必须想办法进一步提醒洗月学院。”

    “问题是我并不想真正交出兵鉴,又不能泄露兵鉴秘密,那我该怎么提醒?”

    “那就有些难了……不过……也许……可以反过来利用天神宫……”高飞的声音渐渐低沉:“如果洗月派发现天神宫在怀疑我,那他们自然也就会注意到我。”

    “所以我所要做的,就是让天神宫的调查落到洗月派的眼中。”顾长青接道:“这相当于让天神宫自己告诉洗月派,唐劫有可能是唐杰。”

    高飞继续:“没错,这样一来洗月派注意力就会来到我身上,但由于天神宫不确定我的身份,所以洗月派也不能确定我到底是不是唐杰。”

    顾长青:“所以洗月派一定会对我保持关注,却不会轻易行动。”

    高飞:“但是风险依然存在。洗月派很有可能不顾一切直接把我抓起来进行搜魂,找出真相,毕竟洗月学院是洗月派下辖,他们要抓人,可不象天神宫这么麻烦。”

    顾长青:“世界上哪有不冒险的事?面对天神宫和洗月派这样的庞然大物,要想火中取栗,就必然要冒些风险,何况洗月派这么做的可能姓也并不大。一来他们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天神宫要的人,万一抓错了人就不好办。搜魂的后果太过严重,会把人废掉,等于杀人,且搜魂也有局限,未必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二来还有天神宫虎视在侧。洗月派要是什么都没得到也就罢了,要是有了收获,天神宫肯定不会放手。万一把事情捅出来,到时候洗月学院以酷刑对待自家学子,谋夺好处这事一传,洗月派这名声可就臭了。”

    高飞:“一个学子的命,不值钱。但是洗月派的名声,还是值些钱的。尤其是在不确定人,也不确定收益的情况下,万一白害死一名弟子,就更糟了。”

    顾长青:“所以如果我是谢枫棠,我一定不会用那么简单粗暴的手法。”

    高飞:“我会假装不知,采取怀柔手段,示之以恩惠,使其对洗月派感恩戴德,将来有可能自己交代出一切。只要是唐劫自己交出来的,那天神宫想怎么折腾都没用,洗月派名声无损,名利双收!”

    顾长青:“就算他不交,也可以进一步接近,探听确实消息,一个小孩子嘛,只要下点功夫总能骗到的。还是不行,再抓起来严刑拷问也是来得及的。哪怕是最坏的结果,唐劫不是唐杰,那也不过是对一个学子有小小偏爱,付出不过九牛一毛,反正进可攻,退可守,只要人在自己手里,怎么都好办。”

    高飞:“这就相当于用洗月派牵制天神宫,再用天神宫反过来牵制洗月派!”

    顾长青:“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高飞:“所以事发之后,谢枫棠才会立刻给出十瓶灵药,一千灵钱。”

    顾长青:“这只是开始,如果谢枫棠认为我就是唐杰的可能姓很大,如果他知道兵鉴的价值,如果我表现得再好一些……”

    高飞:“就连天一阁九层都有可能为我开放……这个小子算计得够狠啊!”

    说到最后一句,高飞总算没再模拟唐劫,和顾长青两人互相看看,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下方一众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

    为什么顾长青一直没想到洗月派?因为他相信唐劫如果要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一定早交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正是这个思维上的局限,让他犯了一个大错误!

    唐劫的确没想把兵鉴交给洗月派,但这不代表他就不想利用洗月派。

    利用洗月派的最好办法不是告诉洗月派“我就是天神宫要的人”,而是通过天神宫的行为,让洗月派自己去“怀疑我就是让天神宫要的人”。

    这两者之间看起来没什么差别。

    但在某些情况下,却又有着天差地远的差别。

    怀疑就是怀疑,在没有找到实物前,在对方没有亲口承认前,在只有一些零碎线索前,你就是无法确认他!

    而他,却已开始在这过程中为自己争取利益了。

    高飞已喃喃道:“如果这就是他的计划,那这个小子的心机也未免太可怕了吧?他现在才十六岁!”

    顾长青哼了一声:“你忘了他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是从唐劫这个名字开始的,而他去卫府的时候,就已经叫唐劫了。如果他真是唐杰,那这个计划,恐怕在进入卫府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什么?”众人一起惊愕看顾长青。

    “那一年,他还不到十三岁。”顾长青悠悠道。

    众人彻底哑然。

    其实这种事原本不难推断,正常情况下,只是唐劫的那一声喊,就应让他们想到这里面有问题,就算想不到唐劫要从中渔利,至少也能想到他要借洗月派的手保护自己。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未成年的少年会弄出这样的计划。

    这已经不是头脑聪明就能想到的了,最重要的是对手已经看透世情,对这社会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

    相比那个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上的计划,这一点更让他们感到诧异,震惊和不可思议。

    那一刻,他们突然有种共同的期望,就是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只是猜测!

    高飞道:“不过,这种夹缝中求好处的事,总有尽头。双方只要有一方耐心耗尽,他就会完蛋……”

    “没错,这种做法是玩火,早晚会烧到自己。”顾长青回答:“所以这件事最终只有两个可能。”

    “哪两个可能?”

    “一他的确不是唐杰。到现在为止,他所做的终究不过是喊了一声我是唐劫,和发现有人窥视并通知学院。从正常人角度看,他的做法没有任何错,反应也很正常,只是我们的运气不好,而他的运气太好。所以这件事只是巧合,以他的年纪,不可能也不应该想出如此计划,是我们自己疑神疑鬼,想太多了。”

    “那第二呢?”

    “他的确就是唐杰,所有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计划好的,就等着我们上钩。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再不能把他当成不懂事的少年看,而得把他当成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当成前所未有的对手来对待。如果是这样的对手,他就不可能意识不到这计划中隐藏的风险,所以……”

    顾长青抬起头,看向众人:

    “他就一定还有后手!”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