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三十六章 传法

第三十六章 传法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万泉城归来,生活又回到了正规,学子们每曰里如上了发条般,上课,,下课,修炼,循环往复,单调饿机械地重复着。

    大考的成绩在第三天就出来了。

    唐劫不出意外地获得了头榜头名。

    有时候唐劫会怀疑,这头名到底是他自己考出来的,还是谢枫棠帮他作弊做出来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头名放榜的当天,洗月学院就宣布了一件事:作为本期学子大考头名的奖励,学子唐劫将获得一次进入天一九层的权力。

    消息一出,学院大哗。

    尽管早知本次大考头名除一瓶延年益寿丹外还有额外大奖,但谁也没想到这大奖会这么大。

    天一九层,紫玉心法,神霄剑典!

    洗月派最为核心的两大秘法,就这样对唐劫开放了。

    一时间众说纷纭,唐劫再次上了风口浪尖,人们纷纷称呼唐劫幸运,于是继“狂生唐劫”之后,又多了个“天命唐劫”的说法。

    在栖霞界是没有天命之子,气运加身之类的说法,天道不会垂青任何人,人们也不支持天意之说,那只会否认他人的努力,将一切归功于老天。

    若如此,苦修还有何意义?

    但这不妨碍人们以此为由头,给一些幸运儿加上特殊的光环。

    当然,在有心人的眼中,事情的姓质就完全不同了。

    洗月学院的重视,天一九层的开放,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唐劫地位的变化,随着这变化而来的,是顾长青身上的压力骤然加紧。

    他收到了一份来自天神宫的密函。

    密函上写着:“如能确认唐劫即为唐杰,不惜代价劫走此人。”

    所谓的不惜代价,自然就是指不惜和洗月派正式开战了。

    可惜,顾长青心中苦笑:我就是不能确认这件事啊!

    他要是能确认,早派出所有好手把唐劫抢出学院,何至于现在如此缚手缚脚。

    到目前为止,他手里的怀疑目标少说有十多个,唐劫和他们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发现了进入搜索的痕迹。以此来确认他就是唐劫,也未免太过儿戏。

    只能等安阳的人来了再说了,希望这次他们不会再让自己失望吧。

    可惜安阳天长水远,一来一回没有四五个月是到不了的。

    心中隐隐有种感觉,就是来了也未必有用。因为如果自己是唐杰,那是绝不会放过如此重要而明显的漏洞的。

    不去理会患得患失的顾长青,这个时候的唐劫正处在人生最幸福的十字路口。

    天一阁九层!

    唐劫站在顶层的最中央,面前是一座人形雕塑,正是那洗月派的开派祖师水月天尊。

    他盘膝而坐,左手在胸,掌心中搁一块紫玉,右手置膝,手心内抓一把短剑。

    像前有蒲团,供人叩拜,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这,便是天一九层?

    唐劫看得也有些哑然。

    尽管也曾无数次想象过天一九层的样子,但其简单,简朴甚至于简陋的程度依然令他感到惊讶。

    这里看不到一本书,惟有那台前之像正襟危坐,却自带一股不怒自威的凛然气势。

    “是的,这就是天一九层。”

    站在他的身后,谢枫棠说道。

    指了指身前雕像,谢枫棠道:“还不拜过祖师?”

    唐劫连忙上前,跪倒在雕像,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这三个响头,代表着入门,也代表着从今天起,唐劫其实就已经是正式的洗月门下,只不过以学子之身,继续在学院学习罢了。

    看到唐劫恭敬严肃对待,并无丝毫耍滑,谢枫棠满意点头:“很好,你且看清楚了。祖师手中所持,便是我洗月派重典紫玉心法与神霄剑典之拓本!”

    唐劫看着那一玉一剑,心想原来这心法却是分别记录在玉与剑上的,怪不得叫紫玉心法与神霄剑典了。

    “心法主境界,剑典主杀伐。你现在只是初入门下,二者只能选其一。将来若有机会为门派立下贡献,自可获得另一部。现在,你做出选择吧。”

    唐劫看看那玉,再看看那剑典,问道:“院主,心法为基,如果等将来入了脱凡再修紫玉心法,会不会有错过根基之嫌?”

    谢枫棠笑道:“紫玉心法并不仅是筑基之法,更是祖师一生悟道心得,是为修炼境界的感悟,虽有修炼之法,有冲关之术,更多的却是领悟之道,任何时候去修,都不算晚。当年我洗月派未有如此辉煌之时,也曾有不少仙家大能之士来求紫玉心法一观,求的就是悟道之基。”

    “原来如此。”唐劫点头回答:“既然这样,那我求神霄剑典!”

    “神霄剑典……你确定?”

    “是,弟子确定!”

    “好!”谢枫棠对着那雕像手中金色短剑一指,剑上陡然反出一缕金光,幻化成剑芒陡地向着空中射去。

    阁楼中立时光芒大放,闪现出无数光影。

    随即就见一个个人影在光芒中幻化而出,或刀或剑或枪或棒或斧或锤或拳或锏,百种武器千般法术万般变化纷纷使出,各类光焰华芒交相织映,更有无数心法文字在那一个个人影身后若隐若现,人影内更有红线游走,乃是行气路线与变化,交相叠映下,看得人眼花缭乱。

    唐劫脱口叫道:“这不是剑法!?”

    谢枫棠笑道:“谁说神霄剑典只有剑法的?如果说紫玉心法乃是祖师一生悟道之大成,那么神霄剑典至少有八成与祖师无关,而是我辈后人自创之仙家妙术,记于其中,集其大成而得之。”

    原来这神霄剑典却是洗月派历代先人心血荟萃而成。

    仙法,从来不是越古越好。

    时代总是进步的,后人们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总是能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法术,因此至少在法术一道上,其实是新比旧强。而那些古老的存在之所以恐怖,一来是因为活的时光久远,修炼的时间足够长。二来是因为据说天地初开之时,天道彰显,悟道较易。

    其后天道不彰,道途多艰,修道渐渐凋零,修道者便成了修仙者,修灵者。

    这神霄剑典集洗月派历代先人法术之大成,能够汇于其中的,也必然都是妙法。

    不过这么多妙法,唐劫真正能学的,却不过是其中一二。

    谢枫棠已说道:“此番传法,共有适合之法术一千三百四十二种,各有奥妙不同。集中精力,选择自己想学的,不要试图记住过多,那只会分散你的精力。”

    传法亦看机缘。

    若你有那能力,记忆与悟姓,便可多学几种,若是没那本事,就只能学一种,若是贪多嚼不烂,也可能一种都学不会。

    “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一个时辰内,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记住,机会只有一次,下次再要进这天一阁九层,就需得大贡献了。”

    说着,谢枫棠已微笑离开,由唐劫自去领悟了。

    他这最后一句,别有深意。

    正常传法,一般都是三个时辰,基本上只够大家选择并领悟一到两种强大法术。

    但是唐劫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不管他选哪种,都注定是不够时间的,而且很可能是恰好不够。

    而要想获得更多的参悟时间,就必须有大贡献,这也是门派一直以来的规定,到不是额外附加的。

    从这方面说,洗月派弟子要获得仙法,说难也不难,获得足够的贡献即可。

    但以唐劫现在的能力,除了交出兵鉴,他没有任何可能完成门派规定的贡献。

    于不动声色间,谢枫棠其实已经在逼唐劫交东西了——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唐劫交出什么来。

    就这样,唐劫还没法有任何抱怨——本身就是大考给予的额外奖励,既然是额外恩赐,那别说是一个时辰,就算是一分钟,你都只能感谢。

    宝藏太远,心法很近,如何选择,就看唐劫自己了。

    然,一切皆有未知之数,谢枫棠不会想到,在自己离开后,唐劫喃喃说了一句:

    “一个时辰……够了。”

    下一刻他已从身上取出那张演阵图。

    他在来之前就知道,洗月学院就算让他进天一阁,多半也是要耍些手段的,自然要有所准备。

    说起来洗月学院并不禁弟子用纸笔记录,毕竟有人体行气线路存在,仅靠纸笔根本来不及画,反不如凭借自己的知识基础去理解和记忆来得更有效果,因此谢枫棠也没想到要去搜身。

    这到底是传法不是坐牢。

    但洗月学院没有想到的是唐劫竟然懂阵法。

    懂阵法也就罢了,法阵能记不能带,问题是谁也不知道唐劫身上还有张阵图,一下子解决了带走的问题。

    这事情就不一样了。

    一个时辰,已足够唐劫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了。

    下一刻,唐劫已取出一支墨笔。

    这墨笔正是用那白丹之羽所制。

    当初他拿了这羽毛后,也曾头痛用法。

    若要按那鱼鳞用法,就得先抓一批鹤来。

    青云山上到是有仙鹤,问题都是上师们的坐骑,别说抓不得,就算拔了一只的毛,白丹都不能饶了他。

    这玉带湖里少一些金鲤,李余不会有半点在意的,青云山上的仙鹤却是绝对动不得,只能说兽命也各不同。

    唐劫苦思不得其法,直到后来去找了那水夫人请教,才恍然大悟,拜托水夫人用其为自己制作了这样一支笔,无论制符布阵,都是效果良好。

    这刻将阵图摊开,那图便如一张白纸,看起来空无一物,惟有右上角有少许光辉,仿佛颜料盘一般,放着各色光芒,正是预先存进去的各类布阵材料。

    唐劫将墨笔往那颜料盘上一蘸,笔不离阵,顺势抹出,一道阵纹已跃然纸上。

    布阵如画图!

    随着刷刷刷墨笔连挥,那演阵图上墨线纵横,阵纹密布,一个小小的记忆法阵已渐渐成形。

    唐劫下笔如飞,肆意书写着,越写越是酣畅。

    外面就是谢枫棠在等待,里面自己却在布阵偷艺,若是谢枫堂这时冲进来,看到这一幕,就算不杀他,多半也要剥夺这传法的机会。

    然而此时的唐劫却全无惧意,反而在这高度的紧张刺激下精神焕发,下笔越来越快,每一道纹路都仿佛早已熟记心间,纵横挥洒间竟是不出半点错误。

    即便是在往常布阵时,唐劫也没想有过如此潇洒自如的时刻,没想到在这重压之下,唐劫却在无意中进入了心无旁婺,纵意挥洒的境界,尽管尚做不到洞悉幽明,浑然天成,却已无疑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只是唐劫此刻并未在意,所有精力注意力都集中在法阵布置上,动作越来越快,挥洒越来越自如。

    终于,随着他大笔一挥,用力顿在阵图中央核心位上。

    点眼!

    画阵点眼法阵成!

    一道灵光已冲出阵图,挥洒开来,将空中影象一一记下。

    “呼!”唐劫长喘了一口气。

    终于成了。

    有了这记忆法阵,这神霄剑典中的许多法术就可以被自己记录,到时候大可慢慢挑选。

    可惜受阵图限制,这记忆法阵比正常的记忆法阵要小了许多,终不能将所有法术记录下来,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让外面的谢枫棠察觉。

    其实此刻天一九层灵光大冒,就算是在青云山外都能看到。

    只不过这也是传法必然会有的现象。

    就如陶然居外的大阵隐藏了唐劫的聚灵阵般,这天一九层的传法阵也掩盖住了那小小的记忆法阵……

    一个时辰后,谢枫棠进入,看到唐劫正坐在地上苦思。

    他挥挥手,剑典中光芒散去。

    谢枫棠看向唐劫:“如何?可学会了其中一种?”

    唐劫的脸已经苦了起来。

    看到他的表情,谢枫棠笑了:“若是没能领悟,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派中规矩,终究是要有贡献……”

    他话未说完,唐劫已道:“唉,弟子没用,只领悟了三门法术,还有一种只勉强记下,估计还是不成的。”

    “什……什么?三门?”

    谢枫棠彻底傻掉。

    —————————

    PS:关于淘宝店的事我要解释一下。这门生意是我出的主意,也是我拿的钱,但具体不是我做,而就是她自己。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做,更新慢和这事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一直以来就这速度,写无尽的时候就是一天一章,偶尔爆发,如今写仙路,虽然努力提速,每天两章,但有时还是有跟不上的,因此偶尔会停一下,等等存稿。从这方面说,仙路的更新可能会和无尽正好相反。

    无尽是每天一章,偶尔加更,仙路则可能每天两章,偶而一更。

    实际上会比无尽更得多,但给人的感受可能还没无尽好。

    这个应该是心理变化,期待值不同的关系。

    所以在更新速度上,我希望大家对我期待值低一些。把仙路看成也是每天单更的作品,只不过最近惊喜连连,经常双更,会感觉好的多。

    笑。

    最后,再多罗嗦一句,虽然店不是我在开,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做好,所以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捧场,在此也多谢大家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