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四十五章 机会

第四十五章 机会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既然已经出了手,唐劫也不再客气。

    从这天起,唐劫正式开始了在对练场历炼的生涯,除了无相金身始终不用外,其他手段并不隐藏。

    神兵斗场或许是整个学院最残酷之地,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学子们在这里激烈交锋,各显奇能,往往动辄伤人,下手奇狠。

    如秋境叶兴那样为了打击对手而采用一些过激手段,在学院其实并不罕见。如果有谁以为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一路赢下去,那就大错特错。

    包括戚少名,安如梦,蔡君扬,书名扬等一众学子,在神兵斗场也都有过折戟沉沙的记录。

    至于唐劫,虽然他在头天获得了榜上头名,但从第二天起,他的曰子就再不那么好过了。

    继输给蔡君扬后,唐劫当天连战九场,五胜四败。

    其中赢他的四人就有书名扬。

    与蔡君扬不同,书名扬掌握的法术极多,竟然有十七八门。拥有这许多法术,他自然不可能象唐劫他们那样将法术使的飞快,但他却精擅符道,每次作战必然以符代法,大量的法术砸出来,直接把唐劫砸了一个晕头转向。

    不过很快,唐劫也还了蔡书等人一个迎头痛击。

    第三天的战斗,唐劫针对蔡书等人的特点各自制订战术,对书名扬以快打慢,对蔡君扬以硬制快,连续翻盘两局。

    但很快,他也被人针对了……

    战斗就这样每天激烈而热闹地展开着,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唐劫真正接触到了学院中的那些高手——总有一些人在初入学院时未必有名,却在神兵斗场上渐展锋芒。

    在和这些高手对阵的过程中,唐劫不断充实着自己,战斗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感受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段期间他和蔡君扬交手五次,一共是三负两胜,继第一次交手战败后,他与蔡君扬在后四场中各胜两场,与书名扬交手六次,三胜三负。与柳如烟交手三次,赢了两次,第三次却是出人意料的落败了,与平静月交手两次,却是两场全胜。

    与花洋交手三次胜三次,第一次就把他的术器打碎,气得花洋当场吐血。

    然而真正给予唐劫迎头痛击的却是另外两名学子。

    一个叫厉云帆,一个叫李华年。

    前者是玉门七转的同期学子,修的也是少海洞金诀,唐劫与他交手四场,竟是四场皆败,是目前为止最惨的记录,一手碎帛手和斩岳剑用的出神入化,攻击极为犀利,成为同期学子中一战成名的人物。

    李华年则是上期学子,是少数一年半尚未升到灵湖境的,但他没升到灵湖境不是因为他资质太差,而是因为他把相当部分精力用来练习法术,精通七八门术法,境界也始终在灵湖境边缘徘徊,气得一批同期学子纷纷大骂此人无耻,靠着多学一年和低级学子抢资源。

    然而这就是学院的规矩。

    只要不违反规矩,学子们如何利用,那都是学子们自己的事。

    其实对大部分学子来说,强压一年境界,碰上那些低学年的天才,未必就有胜算,反到是耽误了自己的修炼。

    李华年虽不是唯一如此做的,却是唯一成功的。

    唐劫与他交手也是四场,三败一胜。

    除此之外还碰到一名学子叫于恒威,此人实力一般,却是耐力悠长,一旦打起来就跟牛皮糖一般。

    唐劫与他对上三次,每次都赢,但也每次都累得够戗,后来才知道这货原来是天玑殿的榜首,一如他自己现在是天御殿榜首一般。

    最后就是和安如梦对上一次。

    那是一场他有史以来最为华丽的惨败。

    这女子身法奇快,唐劫的紫电纵身法尚未到家,从头到尾,唐劫连安如梦的裙边都没摸到,就被打败了,以至于那场战斗在很长时间里都给唐劫心里留下了阴影。

    这个女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无敌评价保留者。

    至于戚少名他到没碰上,因为这段时间他没来。

    他去了七天殿苦修,天玑殿那破地方打一次就能把人精力榨干,所以也没空过来。唐劫在那边到是见过他几次,当然由于彼此不熟,见了面通常也只是点头微笑一下。当然他是不怎么去天玑殿了,主要还是在天御殿锤炼自身。

    这段时间唐劫也正式打出了名气,从之前的“懦夫”逐渐又回到了二十强名单中,当月先后上榜三次,分别为第一名,第四名和第五名。

    不过真正让唐劫驰名学院的,还是他那动辄碎人兵器的习惯。

    由于在初阶段总有些不开眼的想找唐劫的麻烦,对这些人,唐劫历来是不客气,有一个打一个,但凡有武器的,基本都被他轰成渣,以至于得了个“碎兵狂人”的称号,无相金身的大名更是随之享誉学院。

    唐劫觉得这是最有趣的部分——一个他从未在人前使用过的法术,竟然成了别人眼中最强大的法术。

    借着这个由头,唐劫手中的金粒到是逐渐大了起来,如今已可变成一根细针。

    唐劫尝试着用元气针裹住这由金粒变化的细针掷出后,一击便将一块大石打出个洞来,成为继无相金身后,唐劫的第二张秘密王牌。

    唯一遗憾的是丢出去的金针又费了半天劲才找回来,要等到这东西真大到远距离能感应到,也不知要等多久,唐劫觉得以后还是找机会学御灵术,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御灵术与卫天冲的御控术相仿,只是后者强于控制,前者则强于感应,用来寻找带有灵姓的物体比较好,同时也能一定程度艹控傀儡。

    不过这样一来,这少海洞金诀的配套法术又得拖后,卫天冲多半又得骂他脑子坏掉了。

    失去了傀儡的卫天冲,在颓废了几天后,已重新振作起来,打算再制作一只更强大的战傀。

    为此他把这段时间卫家给他买药的钱全部换成了材料费,唐劫看这小子努力,便把自己上榜赚到的丹药给了卫天冲。

    这让卫天冲也大感惊讶:“那你呢?你怎么办?”

    唐劫笑笑:“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以后这榜上前五啊,注定少不了我一份,有的是丹药可拿呢。这些养气丹对我用处不大,我会尽可能多给你一些,你只要肯努力,就什么都好说。”

    那个时候卫天冲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唐劫,半响冒出一句:“我娘选你……真的没选错。”

    —————————

    时光就这样在热血与激情中飞速流过,转眼间又过去半个多月。

    今天唐劫在对练场打过十场后,继续去七天殿修行。

    相比对练场上那嘈杂纷扰的氛围,其实唐劫更喜欢这里。

    清净,简单,自己一个人埋头苦练,仿佛外间的所有事都与自己无关。不需要考虑天神宫,不需要考虑人和人之间的处理,甚至不需要理会那位小少爷。尽情的流汗,流血,同时让大脑得到一些休息……

    “轰!”

    巨力锤砸下,唐劫应声飞起,看都不及看一眼,就势一滚,一只大叫已轰然踩在他身边。

    唐劫继续滚动,只听轰隆隆无数大脚轮番踏下,逼得唐劫一连打了个十多个滚,翻身跃起。

    刚跃前,就见黑影一闪,一具傀儡已骤然冲到他身边,对着他就是一拳,正打在唐劫胸口,唐劫全身一震,却是大喝一声,反手抓住那傀儡猛地向外一掷,已将那傀儡掷了出去。

    “成功了!”唐劫欣喜叫道。

    唐劫刚才这一抓一抛,是他在长期的被殴过程中,自己领悟出来的,看似简单,却是利用对方一击中的后,旧力未去新力未发的关键点一举得手,最适合对付那些依仗速度抢攻的对手。

    这一下抛出,八台傀儡围攻的缝隙立时出现空档,唐劫已喝了一声反扑过去,就在要冲出包围的瞬间,第九具傀儡突然闪了一下,直接出现在唐劫身前,对着他一拳轰去。

    唐劫反手一抓却抓了空,这一拳狠狠打在他脸上,将唐劫击飞出去。

    “我艹!”唐劫骂了一声,只见九具傀儡骤然加速,已化成漫天幻影奇袭唐劫。

    唐劫逼不得已只能发动玉牌返回殿外,及时逃过这恐怖一击。

    那殿外老者看了看唐劫,这次终于满意点了点头:“不错,总算到九十分了,这段时间你进步之快到是出乎我的预料。”

    唐劫深吸了一口气:“多谢前辈指点,小子定会继续努力。”

    他说是这么说,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离经带来的强体潜力怕是到头了,这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进境进步缓慢,要想再度提升,怕是又得砸一笔钱进去才行。

    可惜自从传了他神霄剑典后,洗月派也不知怎么想的,接下来竟然再无动静,以至于要想靠洗月派再刮好处已是极难。

    实在不行,就展现所有实力抢个百分再说吧。唐劫暗想,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这底牌怕是就相当于暴露了。

    正犹豫间,突然见到远方一人向这里走来。

    唐劫定神看去,竟然是吴幸。

    吴幸显然也看见了他,立时把头一低,又走了回去。

    唐劫张了张嘴,想喊终究是没喊出来。

    那老者注意到这点,问:“你和刚才那学子,似是有些纠葛?”

    “啊。说不上……他是我哥哥。”唐劫有些不自然地回答,目光中,吴幸的身影已是渐渐远去。

    “哦?”老者白眉微扬:“如果我没记错,那学子应当姓吴。”

    “他的父母是我的养父母。”唐劫回答,他看向老者:“这段时间他经常来七天殿?”

    老者点点头:“是,每天都要练到筋疲力尽才出来,可惜他资质有限,悟姓也不佳,虽练的辛苦,进境却终究不大。我看他不是来历炼的,只是过来折磨自己……他有心事。”

    “是么。”唐劫机械地回了一句。

    那老者已笑道:“看来你和你这位哥哥之间的感情不是太好。”

    “出了些事……”唐劫没有说下去。

    老者却似有些明白了:“和修炼有关?”

    唐劫点点头。

    老人便叹了口气:“唉,这仙路之上,处处争夺,为了一点修炼资源,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哪里还有半点人情味,这样的仙……不修也罢啊。”

    “不是这样的!”唐劫忙道,他想说,老人却挥挥手阻止他:“我知道,那件事,想来应当是他错了。不过,不管怎样,他总是你哥哥。就算不是亲兄弟,也是你哥哥。他做的或许有不对,但你可曾给过他机会?”

    唐劫呆住。

    老者已是闭上眼睛,悠悠道:“我老了,象这种事已见了太多。修炼一生,长命百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千年光阴,转瞬即过,暮然回首,却发现想找个曾经的同伴已是如此之难。修炼至那修为通天彻地又如何,有些失去的……终归不会再回来了。亲人之间,若能相合,何必相争,你们都还年轻,在年轻的路上,犯错误也是常有的事。如果可以,不妨努力一次,莫要等到回首光阴时再唏嘘感慨。”

    唐劫听得怔然,半响后对着老者一躬身:“多谢前辈指点!”

    就这么躬着身向后退去。

    这天下午,唐劫没有修炼,只是坐在房里楞楞地想着什么,就连伊伊逗他都不理会。

    直到深夜,唐劫终于做了决定。

    他走出房门,去了吴幸住所,在门前犹豫了片刻,终于举手叩门。

    门开,背后现出吴幸的样子。

    相比上次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明显憔悴了许多。

    看到是唐劫站在屋外,吴幸的脸色猛地一变:“你来干什么?”

    唐劫取出那瓶延年益寿丹:“我想请你帮我把药寄出去……我找不到寄它的门路,最终还是只能找你。”

    “你到底什么意思?”看着那瓶药,吴幸怒视唐劫。

    “别误会,只不过今天有位老人告诉我,每个人都会犯错,有时我们要学会给对方一些机会……我想试试。”

    说着,唐劫将那瓶药放在桌上,就那样默默地看着吴幸。

    听到这话,吴幸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突然间,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号啕大哭起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