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五十二章 虎啸谷(4)

第五十二章 虎啸谷(4)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休息片刻后,唐劫带着伊伊离开了那片山泉。

    他们继续前行,正走着,突听到前面传来厮杀声。

    顺着声音过去,唐劫看到是五名学子正围着一只金毛巨猿战斗。那巨猿体长近三米,粗长的手臂不停挥动着,口中时不时发出愤怒的咆哮,时不时就是一棍子挥来,掀起凛冽风啸。

    这家伙身躯虽大,行动却异常灵活,在人群中跳来跃去,不断躲避着术法攻击,偶尔有一两下打在它身上也恍若无觉,反到是它的攻击凌厉无比,往往一击下去,就打的岩石开裂。

    唐劫来到这里时,双方正站得热闹。

    看得出来,这巨猿的实力明显比之前唐劫对付的那只狼要强许多,不过它面对的到底是五名学子联手,而且这五人实力明显不错,配合也算得当,因此还是落了下风。

    唐劫也不上前,只是远远站定,高声叫道:“1822期学子唐劫,是否需要帮忙?”

    洗月学院的规矩,无论是虎啸谷还是其他试炼地点,遇到本院学子战斗,除非当时情况危急,否则不可轻易介入,而要首先报出自己的年级,姓名,以避引起误会。

    不报身份,就算口口声声帮忙,都有可能别有用心,没准就是借帮忙之名行恶劣之实。

    这也是千百年修仙发展,整个栖霞界形成的规矩,哪怕你报的是假身份,至少得先报出来,就好比拿枪给人得枪口朝自己一样,不管有用没用,先这么做了,让人感觉上就舒服许多。

    如果对方需要帮助,则通常会立刻给出一个回报数额,以避免之后就贡献问题上出现纷争。

    至于杀人抢怪……至少在这学院下属的虎啸谷中,谁敢这么干就是找死了。

    “暂时不用!”一名为首学子已叫道。

    显然是不打算再多一个人来分润好处,这巨猿虽然力气庞大,却也不过是一个下品妖兽,以五对一,他们已可稳稳吃下。

    唐劫看了看那巨猿,道:“你们最好小心点,这只巨猿可能是前段时间投放的金魈,当时一共投放了一公一母两只,所以它打不过时可能会求救,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你们会很麻烦。”

    那为首学子一楞:“你确定?”

    “我不确定。但我知道虎啸谷有六种妖猴,大部分都是群居,如果它不是金魈,后果可能会更麻烦……反正如果是我,碰到猴子是绝对不打的。”

    “让你加入,分一成半给你!”那学子已叫道:“这猴子我们已经打半天了,这条件不过分!”

    唐劫正想说话,却见那金毛巨猿突然放声吼叫起来,声震四方。

    听到这吼声,众人同时色变。

    唐劫已向后退去:“它叫援兵了,你们最好赶快离开!”

    “不行,我们就快赢了!”有人还舍不得。

    “不想现在就被赶出谷就赶快跑,该放弃时就得放弃!”

    说完这话,唐劫已转身就跑,与此同时,远处林中也传来一声怒吼,如同风暴乍起,吹动林间,掀起惊鸟无数。

    一个巨大的金色身影已是向着这边高速袭来,看起来竟比他们现在战的这只还要大上一些。

    “不好,快走!”那为首的学子也收剑就跑。

    五名学子同时飞奔,只是那战斗中的巨猿又如何肯舍,在后面狂追不放,一名学子跑的慢了些,被那巨猿一巴掌拍在背后,吐血飞起,眼看再跑不掉,只能不甘心地发动玉牌传送出谷。

    看到这一幕,唐劫更是头都不回地狂跑。

    好在他之前没动手,那两只巨猿没理他,径直追着另四名学子去了。

    一路狂奔,总算脱离了那片战斗区域,唐劫这才停下来,扶着一棵树喘气。

    大概也是被那两只巨猿吓坏了,伊伊也拍着胸口道:“哥哥,这地方好吓人啊!”

    他们这才来半天时间,已经落荒而逃两次了,说是来猎杀妖物,看起来却更象是跑这里被妖物虐的。

    “傻丫头。”看伊伊那样子,唐劫刮了一下她鼻子,笑道:“妖兽要是有那么容易对付,也就不值钱了。这虎啸谷还算好的,至少我们有它们的资料可以查,有传送玉牌可以保命,等将来去了真正的凶险之地,就没这些好处了。好了,我们继续探索吧,看看附近还有什么。”

    说着唐劫正要前行,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粘在树上抽不回来了。

    愕然抬头,唐劫看到那树上竟然出现了一张诡异人脸,两只树皮眼睛突然动了一下,对着唐劫看去。

    “是树精!”唐劫叫道。

    他用力将手臂一扯,嘶啦一下将手臂从树干上硬拽回来,掌心处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同时那棵树上的人脸已骤然现出愤怒表情,嘴巴大张,发出无声的咆哮,树干上的枝条已化成千万树鞭对着唐劫狠狠抽下。

    无相金身发动,凝水罩发动。

    啪啪啪!

    唐劫身上已暴闪出一大片抽打的光芒,在那无尽树鞭的抽打下,凝水罩瞬间破碎,恐怖的力量将唐劫直接抽飞,背上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就在唐劫落地的瞬间,一根粗大树根已破土而出,卷向唐劫,要把他拉回树旁,同时那树精大口张开,竟露出满嘴獠牙。

    眼看再躲不过去,唐劫手中已多出一把剑。

    青光剑!

    剑光乍起!

    刷,只一剑便将那树根切成两断。

    这一下砍的凶猛,就连那老树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痛苦颜色。

    与此同时唐劫已取出两块牌子。

    傀儡牌!

    炼兽牌!

    一傀儡一炼兽已同时冲出,正挡住纷涌而来的树鞭。

    借着这一挡,唐劫终于退出那大树的攻击范围,同时已取出一颗回灵丹服下。

    刚才被逼运用青光剑,一下子把他灵气都耗空。

    服了药,唐劫怒指大树:“三十块,我记住你了!”

    一瓶回灵丹的价钱大约在三百灵钱左右,每瓶十颗,因此一颗就是三十灵钱。

    这老树一次偷袭,直接让唐劫的成本增加三十枚灵钱,他心中怎能不火?

    老树的反应很简单,直接将深植地底的树根抽出,化成七八根粗壮树足直立而起,竟是对着唐劫追了过去,步伐到不是太快,步子却迈的极大。

    “跑!”唐劫转身就跑。

    别看这树精只是一只下品精物,却是所有下品的妖精鬼怪中最为强大难缠的一种,生命力超强不说,力气也极大,光是那藤鞭和树根就能让大部分学子望而却步,就算是一群人上也很难奈何得了它,连之前让唐劫望而却步的熊妖都不是它对手。

    它唯一的弱点大概就是速度略慢,打不过,跑总是跑得过的,正因此,树精最爱干的就是伪装普通大树偷袭目标。

    “讨厌!”伊伊气得大喊:“都是精,干嘛欺负我们!”

    “不是每种精都象你那么可爱的。”唐劫无奈道。

    事实上精与妖一样,大部分也都是凶恶生物,若非如此它们又凭何噬血?而精物在长期的噬血过程中,血气渐长,杀姓渐重,某些方面甚至比妖物更凶狠。

    如伊伊,那是因为长期跟随在唐劫身边,又是一直以灵血滋润,才能保持灵姓。若是长期生活野外,每曰茹毛饮血,杀戮生灵,那么天真可爱小萝莉最终也可能变成凶狠毒辣蛇蝎女,甚至连智慧都会下降。

    智慧本就是智力再加社会经验的结合,只有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才能真正成长,妖兽们哪怕是入了开智期,也只代表有了这方面潜力,可智慧本身不会凭白生成。精怪也是一样,就算先天通灵,若无后天培养,也会渐归混沌。

    正因此,就算是开了智的妖兽,通了灵的精怪,茹毛饮血,蠢笨如猪者亦不鲜见。

    这刻跑了一段,眼看追不上,那老树也不再追了,返回原地继续等待下一个猎物。

    唐劫一看对方不追,竟然也停了步子,返过身来朝着老树走去。

    那老树虽是精物,智力显然一般,既放弃了追捕,就干脆不理会唐劫了。

    于是唐劫就站在老树的攻击范围外,对那老树观察个不停。

    伊伊看得紧张,问:“你不会想对付它吧?”

    这老树论实力,可是比那金毛巨猿和棕熊都强大得多。

    “恩,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再没点好收获,今天就亏了。”唐劫淡淡道。

    “可是打不过的。”

    “伊伊,人和妖精鬼怪最大的不同,不在于我们的拳头比它们硬,而在于我们的脑子比它们好。这树精是很厉害,但它最大的弱点就是太慢了。”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边跑边打,用元气针把它活活打死!”伊伊跳起来叫道。

    “没用的。”唐劫却摇头回答:“元气针的创伤范围太小,不适合对付这些体形庞大生命力强韧的家伙。别说元气针不合适,就是裂玉指都不行。要用这类法术杀死树精,耗光我全身灵气都未必够。而且这家伙根植地底,能够源源不断吸收从土中吸收水分恢复自己,就连一般的火系法术对它效果都不大。”

    “那怎么办?”伊伊傻了。

    唐劫笑道:“自然是用威力更大的术法强杀了。”

    “可你根本就没有威力更强大的术法了。”伊伊噘起嘴。

    唐劫傲然回答:“术法我是没有,可我有阵法啊!”

    阵道在自然,以自然为凭依,以阵纹为路径,重在威力!

    同样的术法,由阵法体现出的威力必然大过修者手中释放。

    由于布置需时,正常情况下,阵法很难在即时战斗中发挥作用,但是面对这成了精的老树,唐劫可没这许多顾忌,这刻直接取出材料当场布阵。

    他布的是地火煞阵,这是一种直接记录在虚慕阳阵道真解中的阵法,大成的阵法能够生成地煞火,从地底升出大片火焰毁灭一整片地区,威力极大。

    唐劫布的这个自然没那么恐怖,他看中的只是这阵法火焰从地底生成,正适合对付这树精。

    树精不象妖兽,因生存习惯关系,若生命不在它攻击范围中,一般就不会主动攻击,尤其是象它这样的低等树精,更是连分辨对手行为的能力都缺乏。

    因此这刻唐劫就在它不远处布阵,它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唐劫竟是轻轻松松就把阵法布成。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

    待阵法布好后,唐劫一记元气针打出,正中那老树枝干,那老树巨脸上再现愤怒神色,忽地又从地上窜起,对着唐劫冲来。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唐劫冷眼看着那老树,看着它冲入阵中区域,才冷冷说了句:“欢迎步入死亡陷阱!”

    打了个响指,平地上已陡然升腾起一大股凶猛烈焰,从四面八方将那树精围住。

    “刷!”

    这一次它终于发出了有声的嘶喊,却是如林潮呼啸般哗哗作响。

    藤鞭在火焰中疯狂拍打着,根须更是向着地底深处扎去,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

    只是这地火煞阵,火焰由灵气转化而成,除非这周边灵气消耗一空,又或阵法终止,否则就生生不绝,哪是它扑的灭的。

    那树精知道不妙,转身就往阵外跑,试图逃离死亡陷阱。

    眼看它要跑,唐劫已吼道:“挡住它,别让它跑了!”

    那傀儡和炼兽已同时扑上,死死抵住树精。

    举凡阵法一般都有封禁之门,以防止目标逃逸,只是唐劫这阵布的简陋,根本没有封禁一说,阵法八门,他真正布下并使其发挥作用的其实只有三门,死,开,休。

    开门为中枢之门,死门为杀戮之门,休门为运转之门,这三门他省不了。

    至于主变化控制的杜门,主守护防御的生门,主封禁捕捉的伤门,主离神乱象的惊门,主隐匿伪装的景门,一律只是满足基本需要,功能就完全不指望了。

    没办法,阵法的另一个缺陷就是消耗成本,完整的地火煞阵唐劫根本负担不起,甚至连现有的三门他都只能最低配置。

    因此这树精要逃,唐劫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去阻止它。

    燃火的藤鞭狂舞,唐劫却是顶着火焰冲上,拽住一根树足便死死不放。

    这树精力气极大,以他的力气都拽不住,总算那傀儡的力气不比他小,两边一起发力,这才堪堪挡住树精逃逸。

    带火的鞭子抽打在他身上,撕裂衣衫,燃烧布帛,火星落在他身上更是劈啪跳跃着,唐劫却是全无所觉般死死拉住树精。

    这地煞火也当真凶猛得紧,一旦缠上这树精,便如跗骨火焰般将整棵大树都烧灼起来,飞快地燃烧着那树精的生命,那树精不时地发出无声呐喊,一张巨脸变化出痛苦神情,显然这火焰对它的伤害极大。

    它若能逃出去,以树根从地底汲水还能恢复自己,但在这阵中,连地底都是火焰,只是片刻功夫,就将它烧得快成木炭了。

    或许是知道自己即将不妙,它猛地大叫一声,树身火焰骤然一暗,那些树鞭猛地一收,竟然拉扯着唐劫往自己身边靠近。

    “不好!”唐劫面色大变,知道这家伙是眼看逃不脱,竟然要拉着他们同归于尽了,立刻撤手要退。

    只是这树精临死的反扑当真了得,树足盘卷成一根巨大触手,已是猛地卷向唐劫,硬生生将他向火堆里拉去。

    眼看这一下唐劫再躲不过,那树精老脸上露出满足的狠意。

    唐劫却摇了摇头:“你错了!”

    他手对着地面轻轻一按。

    火焰消失!

    碰!

    唐劫已落于地上,正落在那树精身前,与那树干上的老脸面面相对。

    他笑笑:“我布的阵,我负责开关。”

    “唰!”

    那树精再次发出愤怒的尖叫,大口一张,一道绿色光芒已然射向唐劫,赫然是一颗树种。

    这树种是树精一身精华所聚,也是它最后的杀手锏,一旦攻击目标,就能在目标体内生长,吸收其生命恢复自身。

    此时此刻,它已别无选择。

    然而就在树种飞出的同时,唐劫已对着那树种一指点去:“我要的就是这个!”

    唐劫指尖已飞出一点金光,正刺在那树种上。

    正是那由兵字诀凝成的金色小针。

    凝聚了树精精华的树种原本坚不可摧,就算是灵台高阶的学子面对这种攻击也要受到重创,但被这金光打中,竟是一击洞穿,那金针已化成一道金色华光飞过长空。

    “啊!”树精发出了第三声尖啸,如人般的凄厉嘶吼。

    这老树所有枝条同时垂下,竟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衰败,最终变成一整棵枯死老树,只在树干上留下一个不甘心的人脸表情。

    “呼!终于杀死了。”唐劫也是擦了额头一把汗。

    这树精不愧是下级精怪中最为难缠的一类,唐劫几乎是所有手段都用尽了才勉强杀死,光杀它的布阵成本就耗了有上百钱。

    所以说一场战斗下来,消耗成本巨大,而这一趟进入,他前后累积付出的成本已高达三百三十钱,这还没算这次的傀儡是免租金的。

    若是此战被那树妖逃了,那自己就亏到姥姥家了,总算这一战没让自己失望,这棵树精能给出的好处却是比那狼要值钱多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尖叫,是伊伊。

    唐劫以为伊伊发生了什么事,大惊回头,却看到她正捂着眼睛,指着唐劫下身:“好丑!好丑!”

    唐劫低头一看,原来被那火焰一烧,自己现在已近乎全裸,大羞,忙扯过狼皮围上。

    看伊伊跳脚的样子,唐劫还想解释几句,突然想起一事,脸色大变:“妈的,我把它丢哪儿了?”

    冲出去满世界找那根金针……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