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二十五章 收旗

第二十五章 收旗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好,好!洗月学子果然名不虚传,我林朗修炼五年,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只学习了一年的学子,这一战,是你赢了!”林朗咳着血大笑。

    唐劫阴沉着脸回答:“挟持人质,胜之不武。”

    “却也是她的插手,才使你最后功亏一篑的吧?你莫当我看不出来,你那最后一击,洞金裂玉,犀利无匹,若非墨香来救,我依然是输。”林朗凄然一笑。

    唐劫深感叹服。

    不管怎样,这人也都算是条汉子,面对忠仆不愿下手,败了就是败了,也坦然承认,面对这种情况,他对这林朗也难免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反到是墨香哭着喊:“姑爷你真傻,你真傻!你留手干什么?我死了又怎么样,你得活着啊,小姐和小少爷还需要你照顾呢!”

    小少爷?

    听到这个词,唐劫微愕。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徐府只有徐慕君一个女儿啊!

    难道说……

    他心中寒意陡起。

    林朗爱怜的摸摸墨香的头:“傻瓜,洗月学院都已经找到了地方,就算杀了他们,以后也还是会有其他人来的……洗月派的人,是杀不光的。”

    “可是……”墨香还想再说,林朗却已推开她。

    他摇晃着身体,强撑着站起来,对唐劫道:“想用我的人头来换仙路上的资源?行,来拿吧!”

    唐劫皱了皱眉头,正想说什么,却见林中突然跑出来一个老妈子,大喊大叫:“姑爷,姑爷,大小姐还有小少爷……快不行了!”

    “什么?”林朗全身一震,下一刻还打算慷慨赴死的林朗猛然向着林中窜去。

    “别想跑!”卫天冲大叫着想要追上,却被唐劫阻住。

    唐劫看了一眼身边众人,目光在那徐家老爷子身上很是停留了片刻,看着他颤抖激动的样子,这才循着林朗的方向步入林中。

    沿着林间小路,他们穿过树林,走过一片花丛,远处隐现出一处隐秘的小木屋。

    木屋的门开着,林朗就站在屋内床前,床上还躺着一名面容憔悴的女子,虽面色惨淡,却可看出也是个美人儿,眉眼间与那徐庭安颇有几分相似,想来这就是真正的徐慕君了。

    在她怀中竟然还抱着一个婴儿,这刻婴儿还在哇哇啼哭着,脸上竟现出诡异青气。

    林朗的一只手放在婴儿身上,不停地抚摩着,那青气在他手下渐渐消退,婴儿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

    好一会儿,婴儿又重新睡去。

    林朗这才松了口气。

    “乙木青元掌……”唐劫的声音在林朗背后响起:“这就是你一直留在徐家不肯离去的原因?”

    林朗的身体颤了颤,最终沉声道:“我逃跑的时候,有一名洗月弟子追上了我。我和慕君,墨香联手才杀了那人。不过那人实力太强,临死前用乙木青元掌击伤了慕君。那时她已即将临盆,木毒侵袭,影响到了孩子……”

    他说着,转回头看向唐劫。

    唐劫,卫天冲,侍梦三人正并肩立在他身后。

    而在屋外,徐庭安正在家丁的搀扶下焦急地看着屋内,却不敢进入。

    这位老人,想来也是备受煎熬的吧?

    一方面是洗月派咄咄逼人的压力,一方面是爱女外孙危在旦夕,需要救治。

    偏偏他们还不能找别人帮忙。

    叛国通敌者,全家皆斩!

    这不是文心国,而是整个栖霞界通行的法则!

    而按照文心国律令,全家仅指直系,姻亲与远亲不在范围内,但林朗与徐慕君所生的孩子却必死无疑。

    徐慕君本人或许可以不必死,却也必然要受到监禁。

    于这位老人而言,这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外孙,也因此才会甘冒大险收容下这个女婿,并由其出手救治。

    “怪不得我和你打的时候,总感觉你似是刚大战过一场的样子,无论灵气体力都不是最佳状态,为了这孩子,想来你也消耗很大吧。”唐劫喃喃道。

    二年期对六年期,能打成平手,固然有唐劫本身实力出众的缘故,亦不乏林朗消耗过甚的原因,否则就算唐劫能赢,也得是在苦战之后,依仗强大的恢复力拖死对手,而不是正面战时就直接打平。

    唐劫真正擅长的还是持久战。

    “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林朗苦笑:“本来再给我几天时间,我应当可以将孩子体内木毒全部祛除,可惜你们还是来了……”

    唐劫走过去,抱起那孩子。

    徐慕君紧张地看着唐劫。

    唐劫抱着那婴儿,看着他酣睡中的脸,一丝灵气已探入体内。

    很快就确认林朗没有撒谎,这孩子体内木毒已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只留少许,如果他们不来,也许在接下来的几天内,真的就可以为他清除后患。

    接着他又一把抓起徐慕君的手,这次却是皱起了眉头:“你体内的毒却是清理不多,已深入五脏六腑,就算能活下来,只怕今生也不能再修炼了。”

    徐慕君却只是微微一笑,显然早知如此,却并不在意。

    林朗已回答:“为了这孩子,慕君牺牲的远比我多……”

    说着,他突然跪倒下去,对着唐劫磕头叫道:“唐劫,我求求你,你要杀我可以,但别杀我妻子和孩子。”

    他不停地磕着头,敲的地面砰砰作响,墨香喊了声:“姑爷……”

    已是泣不成声。

    惟有那躺在床上的徐慕君,依然爱怜地看着自己怀中孩子,还有地上的林朗,眼神中殊无半点悔意,惟有一丝欣慰。

    似是在说,我并没有找错男人。

    这一幕,让卫天冲侍梦也都有些呆了。

    他们到底是初出茅庐的洗月学子,尚未经历过世间险恶,心中依然保存着善良本姓,面对这种局面,一时竟也不知该怎么做了。

    看着林朗不停地磕头,唐劫叹了口气:“就算我不杀你孩子,他身上余毒未消,你死了,他们不还是得死?”

    林朗身躯一震。

    唐劫已缓缓道:“好在余毒不多,只要方法对了,也是可以清理掉的。林朗你修的是水系功法吧,怪不得清理木毒如此艰难。金克木,我的少海洞金诀到是对清理木毒有些特效。”

    说着他已用手掌轻轻揉搓那孩子身体,灵气发动下,轻轻游走他的全身。

    由于婴儿身体太过脆弱,唐劫不得不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渗透入他肌肤,抚遍他的全身。

    少海洞金诀强大的金锐之气下,剩余木毒很快冰消瓦解,只是一个周天运转下来,竟已清理掉许多,那婴儿肤色瞬间变得红润起来。

    待到差不多了,唐劫这才收手,对卫天冲道:“养元散。”

    “什么?”卫天冲一愣。

    唐劫没好气的翻翻白眼:“药啊,给我一包养元散!”

    卫天冲忙取出一包养元散交给唐劫。

    这养元散是修者用来调理气机的,对修炼用处不大,可以使气机更加顺畅,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灵丹妙药了。

    唐劫让徐府下人冲了水,将那养元散倒入杯中,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喂给那婴儿喝了,然后又丢下两包道:“每曰一包,剩下两包用过后,当无碍了。”

    至此,大家也已明白了他的用意。

    只听哗啦啦一声,徐府所有人等同时跪倒在唐劫脚下。

    许庭安激动道:“公子厚恩,老朽莫齿难忘!”

    唐劫淡淡回答:“我辈修者,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想做的,我已经做了,那不想做的,我也必须去做。孩子,我可以放过,徐家的大小姐,我可以不杀,但从此以后,这个孩子不得姓林,养育之人更不可灌输仇恨,不可离开文心……更不得修炼!否则必不轻饶!”

    徐慕君与林朗同时吸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也明白,唐劫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放过的人未来成为洗月派的仇人的。

    哪怕这个孩子几乎没任何可能颠覆这样的大派,但只要他将来修炼有成对洗月派怀狠在心,甚而出手报复,就都是唐劫的过失。

    人,他可以放,敌人,绝不能树!

    徐庭安已对着唐劫拜倒:“孩子将由老朽亲自照顾,并向唐公子通报行踪,绝不敢向其灌输仇恨,从此只称其父因意外身亡。”

    唐劫点点头:“徐府中人窝藏逃犯,大逆不道,当受严惩。我也不要你们死,从现在起,徐家就散了吧。人可以活,产业必须充公,凤阴以后不会再有徐家了,都明白了吗?”

    徐庭安颤抖了一下,终究还是叩首道:“多谢上仙恩典!”

    他知道,唐劫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如按正常程序,由于徐家窝藏逃犯,全家就算不死,也得被全部抓起来交给官府处理,一旦下了狱,可能就是生不如死了!

    事实上唐劫这么做,本身就担负了一定的责任,尤其他身为学子,无责在身,此刻的处置,更有越权之嫌。

    不过他天大的漏子都敢闯,这点小事到也不放在心上了,只要卫天冲能成真传,谁也不会为这点事和他过不去。

    至于卫天冲侍梦互相看看,竟也坚定的支持了他的做法。

    如果是为了利益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他们就算尽诛这徐家满门也照干。可现在情况并非如此,徐家满门中人皆是有情有义之辈,明知危险依然要保小姐少爷,这种忠义正是当今社会最为重视与欣赏的,因此也就不愿去对付这样的人。

    无论如何,他们不希望在自己手上发生这样的人间惨剧。

    少年情怀,能够做一件好事,有时比获得一门仙传功法更令人心中舒坦。

    这刻唐劫随手一招,惊门旗回到手中,大阵散去,他挥挥手道:“该散的都散了吧。给你们时间,自己收拾细软,待到天亮,这里的一切就再不属于你们了。”

    那些家丁互相看看,一时不舍得离去,徐庭安喝道:“还不快走?真想在这里等死吗?”

    那些家丁无奈,只能一起跪倒在徐庭安身边,磕了几个头,这才散去。

    惟有那之前开门的老头仍不肯走,扶着徐老爷道:“老爷身边总还是要有几个人照应的。”

    好好一个家族,就这么一夜间化为乌有,众人心中凄凉,府内已是泛起一片泣声。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