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目录 > 第十五章 纵虎

第十五章 纵虎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万里平原。

    这里是栖霞界西部最大的平原,幅员辽阔,地势平坦,气候宜人。由这里再往西,就是风暴海域,也叫西海。

    在万里平原的中部,一条宽约四十里,长近八百里的陆地通道向着海中蔓延,将风暴海的近海区域划成两半,在通道的尽头是一片巨大的浮岛。

    这里就是莫丘。

    据说在很久以前,莫丘是不存在的。

    有上古凶貘在西海一带兴风作浪,使民不聊生,大能广法天尊为民请命,诛杀凶貘,其尸死后化岛,改变地形,连岛接陆,将西海岛屿与陆地连接,使其成为陆地的一部分。陆地的面积因此扩张,并形成了海域深入大陆内部的奇观。

    最早的莫丘人,就是在西海的那座孤岛上发展起来的,他们沿着漫长的海上通道向大陆渗透,最终控制了包括万里平原在内的西部大片土地。

    莫丘就这样从一座孤岛发展成一个庞大的国家。

    在万里平原的东侧,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高山,这就是天神山。

    天神宫的总部所在。

    天神山并非自然形成的大山,而是天神宫大能以无上法力,再耗用大量人力,人工制造出来的。

    整座天神山通体由玉石制成,高约两千八百米,由于掺杂了大量的稀有金属,整座山在阳光下会闪耀出一片金灿灿的光辉。

    天神宫其色尚金就由来于此。

    山顶有一座辉煌宫殿,即是天神宫。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露于山顶的,只是天神宫外露出来的一小部分。其实整座天神山,都是天神宫——在造山之初,天神宫人就将此山内部完全剖开。整个山腹内,是一片庞大的建筑群,共有五宫十三殿,这里才是真正的天神宫所在。

    无念宫。

    禅堂里,释无念闭目静坐。

    他的呼吸悠长而有力,当他呼气时,禅堂内的空间就会发出嗡的低鸣声,似是向外扩张了一下。而当他吸气时,禅堂便内敛,似以释无念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小漩涡。

    于是整个禅室空间就这样随着呼吸,处在一种奇妙的韵律下,仿佛人的心脏般跳动着。

    直到一个声音室外响起:“鹰堂邓玉庆求见大愿师。”

    呼吸辄止。

    释无念微睁双眼:“进来吧。”

    他的手一挥,四面无门的密闭静室莫名出现一道门来。

    门开,一名中年长髯男子进入室内,对释无念跪下道:“玉庆见过大愿主,愿大愿主福寿永康,早入仙台。”

    “起来坐下吧。”释无念挥挥道,静室内已凭空生成一张小凳。

    “愿主面前,小子不敢坐。”邓玉庆忙道。

    “让你坐你便坐,你一路奔忙也辛苦了。”

    邓玉庆不敢再拒只好坐下。

    释无念已道:“瑾瑜那边现在如何?”

    邓玉庆忙回答:“大道堂和七绝门勾结一事,几乎可以确认了,不过暂时还抓不到他们什么证据。堂主目前正亲自盯着他们,稍有异动立刻出手,不过也正因此,来不及赶回来,只好让属下回来。”

    “唔。”释无念到是没什么反应,只淡淡应了一声:“天都山那边呢?”

    “大致的名单已经有了,相关的资料也已备案,后续搜集还在进行中。”说着邓玉庆已取出一本小册子递了过去。

    释无念手一招,那书自动飞到他面前,呼啦啦翻动,到第七页上停下。

    最上首一个名字映入眼帘。

    唐劫!

    释无念盯着名字看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个人,你怎么看?”

    “嫌疑很大。”邓玉庆回答。

    “过了这许多年,费了这许多功夫,就得一句嫌疑很大么。”释无念的声音低沉而带着森森冷气。

    邓玉庆到是不慌不忙:“是的。三年前的事,对我天神宫影响太大。虽然当时觉得是洗月派搞鬼,但事后想来,疑点颇多。不过最大的疑点就是,如果唐劫当初是洗月派故意派出来混淆我天神宫视线之人,那么他也算是个死士了。如此死士,三年时光,洗月派竟然没有再给他任何嘉奖,反到是扣了他一笔贡献小作惩罚,这说不过去。虽然说这也有可能是做给我们看的,但明里不给好处,暗里总该有吧,但事实是根据我们查到的消息,洗月派暗里也没有帮助唐劫。反到是两年前真传之争,唐劫拼命帮卫天冲争取机会,南百城竟一意阻挠……怎么看都不象是一个死士应有的做法,应得的待遇。如果洗月派就是这么对待门下死士的,那门下死士怕是都要寒心了。”

    “唔。”释无年依然是不动声色的唔了一声:“那然后呢?”

    “我重新查了一下唐劫的过往行动资料,发现此子行事持重,全无少年人应有的飞扬之气,但性情尚算开朗。死士由于以生命报答门派的缘故,自知生亦有涯,性情往往乖戾桀骜,尚勇斗狠。因此从性情方面,唐劫也不象是这种人。反到他能帮卫天冲脱颖而出,充分显示了自己的能耐,象他这样的人,不该是死士,也不会做死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个反过来的结论……大致可以得到。”

    说到这,邓玉庆顿了顿:“我觉得当初长青没有做错,只不过那个小子出乎我们意料的奸诈与凶狠。当然,这也不能全该长青,他的目的一直都是找到唐杰,找到兵鉴,却从没想过,这个小子会有反扑的可能。错误的目的判断,导致错误的应对手法,这也是常有的事。”

    “那么这一次,应当不会再判断错他的目的了吧?”

    邓玉庆笑笑:“那是自然,若非如此,大愿师又何必亲赴逍遥宫,劝说他们将仙缘会放在天都山进行呢。”

    释无念微点了一下头:“饵已经下了,鱼也开始咬钩了,能不能钩到鱼,就看你们的了。”

    “这个……”邓玉庆却是犹豫了一下。

    “还有什么问题?”释无念双目微睁看向邓玉庆,目中精光微闪,邓玉庆心中凛然,忙拱手道:“是这样的。此子若真是唐杰,那当初的一切就是他设下的陷阱。能设如此陷阱之人,绝不会想不到我们,只怕兵鉴是不会带在身上的。长青曾经抓过唐劫,严刑审讯,甚至施以凌迟之法,但是唐劫就是只字不吐。从这方面看,此子心志坚毅,仅凭拷问怕是无效。再加上他又有抗搜魂的秘法,就算是用搜魂术怕也查不出什么来。人,好抓,但关键还是找回兵鉴。光是抓到人而得不到兵鉴下落,怕是无意义可言。最后就是哪怕我们拿回兵鉴,以现在的情况,也未必能打开大阵。而万一他留下后手,一旦被抓就暴露天都山秘密……我们依旧什么都得不到。”

    “那你的意思是……”

    “两个方法。一就是等他到了,直接抓起来继续拷问。不过堂主认为这是下下之策。未必能得到兵鉴,未必能打开大阵,却反可能暴露天都山。另一个方法嘛,怕是就要冒险些了……”

    邓玉庆没有说下去,释无念却已明白他的意思。

    他微微点头:“唐劫若是唐杰,那此番过来,十方谷必然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地。而要破九绝诛仙阵,就必须有兵鉴。所以等到了那里,唐劫多半就不可能将兵鉴再藏起来了。”

    “正是如此。”

    “不过这么做也有风险,一旦唐劫在我们抓到他之前先入阵中,我们就只能望阵兴叹了。”

    “是的,这就是风险所在。不过属下到觉得这也没什么。”

    “哦?为什么?”释无念问。

    邓玉庆回答:“因此唐劫现在也不过是灵海阶,就算有兵鉴在手,有虚慕阳教导,以他现在的实力要破仙阵还是远远不够的。但当初藏象经是在破开第一层大阵后发现的,这意味着大阵很有可能是层层布置,每破一层都能有所收获。若是这样,他只需要破开第二层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我觉得唐劫如果来,那么他的真正目的应当不是完全进入归墟之地,而是试探一番,最多破开第二层。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让他混入阵内,对我们的损失也有限。”

    释无念听着连连点头:“有道理。”

    “实际上,属下还有个更冒险的计划。”

    “说。”

    邓玉庆道:“兵主遗宝之事,我觉得就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胜负关键,其实不在唐杰,甚至不在兵鉴,而在于谁能获得最后的遗宝,在那之前的一切胜负,都没有太大意义可言。毕竟我们曾经拥有兵鉴,不也没能得到兵主遗宝吗?从这方面考虑,属下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对唐劫放得更宽一些,在他进入核心之前,都不必对他动手,必要的话甚至可以让我方的阵道高手秘密接近他,指点他,好让他破开更多层,而我们则可以借着唐劫破阵的机会,观察其中的奥妙。”

    邓玉庆的建议却是更激进了一些,按他的意思,那就是非但不阻拦唐劫破阵,反而要帮他破阵,借唐劫的手将九绝诛仙阵打开。就算做不到完全打开,也可以从唐劫的破阵手法中了解破阵之秘。

    当然,这种做法的风险也是不言而喻的,就连释无念都不由皱了下眉头:“这也太冒险了。九绝诛仙阵内部到底有何布置,有什么机缘,我们统统不知道。万一内部有何机关可阻我们,又或者有何天材地宝被唐劫先得了,我们就算再抓到他的人,只怕也没什么机会了。”

    有些宝贝可不是放在身上的,以兵主归墟万年的情况来看,存在万年级别的灵果仙草那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些东西在栖霞界已经是绝种般的存在,若是被唐劫近水楼台先一口吃了,那天神宫哭都没地方哭去。

    “却也可能让我们一次解决此事。愿主,最近我们的人在天都山一带活动过多,已经引起天涯海阁和千情宗的怀疑了。”

    释无念却还是摇头:“不行,不行,太过冒险。”

    “那就折衷一下。九绝诛仙阵共分九层,要等唐劫那么一层层的破,也不知要等多少年。不若先暗中帮他,破开到第五层再说。从九绝诛仙阵泄露的灵气状况来看,前五层应当不会有什么万年仙果,真正的好处皆在五层以内。我们先看他破阵,有这几层在,我们也有了足够的观察,等把握到问题所在再出手拿下。”

    “没有万年仙果,还没有万年灵果吗?”释无念没好气道:“最多三层,然后必须拿下唐劫!”

    “是。”邓玉庆心中叹息一声。

    在释无念眼里,兵主归墟地的一切都应当是天神宫的,这其中任何一点可能让唐劫拿走的好处,都会让他暴跳,心痛,难舍。

    这也难怪,象这样一个地方,哪怕是最普通的灵草都有万年之功,他又怎么可能舍得给唐劫。

    然而也正因此,邓玉庆才认为要快些打开它。

    兵主归墟地诺大一个地方,就算让唐劫敞开了吃,他又能吃多少?

    只要打开大阵,剩下的还不统统是天神宫的?

    其实这到不是释无念小气。

    而是他在骨子里还看不上唐劫。

    一个连脱凡都还不是的小家伙,连对手的资格都称不上呢。

    邓玉庆的比喻没错,这就好比是一场战争。

    一方是强大的国家,另一方则只是一个小村落。

    你去跟国王说,要打败这个村落需要做好付出十万银子的准备,国王只会觉得你丫疯了。

    看不起对手,就不会为一个对手做出过多的资本投入,能用一百两银子解决的对手,你非要用一千两去解决,本身就是一种无能与失败。

    因此释无念的看法并不能算错误,他能接受帮唐劫破两层大阵的想法,已经是对唐劫的重视。至于邓玉庆所说的方法,太过激进,太过冒险。年轻人为立功勋,总是急于求成,释无念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