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历史军事 > 江山国色目录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心服口服

第七百七十一章 心服口服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李芷婉得了军权后,当下先率人马至城西观察,并召集众将商议。

    李芷婉对几名赵军大将道:“突厥人挟势前来,必定会在城西渡过无定河攻城,所以我决定在预设战场设立在此,你们意下如何?”

    陈克,赵全庭当下一并反对道:“贵妃娘娘,我们觉得突厥人,更可能从北面袭击,若是将兵马集结在城西应敌,万一突厥人从北面进攻,我们就危险了。”

    李芷婉信心十足地道:“不可能,突厥人轻兵冒进十分狂妄,昨日北门前,他们数百骑兵都敢于冲城,而城西对突厥人而言虽不容易攻打,但从行军路线来看,却是更加便利。城北只要多设旗帜,作为疑兵即可,我们要在城西破敌。”

    听李芷婉这么说,陈克,赵全庭显然都是不信。

    李芷婉也不愿意再解释什么,当下板下脸道:“我既为皇后托付,率领三军,就承担起一切责任来。你们眼下必须按我军令行事,否则就以抗令论处。”

    赵全庭低声对陈克道:“我们且听贵妃娘娘的,若到时候不准,再来质问娘娘,现在不要与她顶才是。”

    当下赵全庭,陈克二人皆是表面听令,依李芷婉所说在城西布置。

    革新二年,十月十日。

    幽京城西无定河河畔,突厥大军的旌旗飘飘数十里,突厥的骑兵阵容一直绵延至天边。

    无数战马不断打着响鼻喷吐着长气,颉利可汗缓缓骑马执鞭来到幽京城下,看着远处的幽京城。对左右道:“当年我随前可汗来到幽京城一趟过,现在又到这里。不过这一次本汗不会空手而归。”

    一旁众将都是低头道:“愿意追随可汗。”

    颉利道:“我也并非太贪心,若是赵国肯空国库里的钱财。尽数交给我们突厥人,本汗就放过幽京城,诸位怎么看啊?”

    众将听颉利这么说,都是面有喜色,之前在怀荒,御夷镇都有收获,现在至幽京城下,这些突厥人的胃口顿时更大。

    突厥大将阿史德乌没啜向颉利道:“能够不用打战就能,拿到无数金银财宝。那是最好了,这一回跟随可汗,可都是发财了。”

    突厥众将都是哈哈大笑,颉利也是笑着扬了扬马鞭对一旁赵德言问道:“幽京城如何?”

    赵德言回答道:“回禀可汗,我之前已是派三十名细作,伪装作汉人进入幽京城,这些人都是汉民,不怕被发现底细,据他们传出的消息。城内的兵马丝毫不多。赵军连老人小孩都放了武器,准备上阵迎敌了。”

    突厥大将们又是一阵哄笑,有人道:“汉人连老人小孩都准备拿来厮杀,看来真是国无人了。”

    但颉利听了赵德言的话。反而皱眉道:“看来赵人抵抗之心还是十分坚决,难道真的不畏我这城外二十万铁骑吗?”

    正在说话间,后方快马赶到。一名突厥骑兵向颉利禀告道:“奉可墩,张长逊。苑君璋之命,禀告可汗。后方的两万拓褐汉军,在山间迷了路,恐怕不能这么快赶到。”

    颉利眉毛一跳,这义成公主,以及张长逊,苑君璋的意思,很显然就是不支持颉利攻打幽京,故而用拖延行军的借口来表示对抗。

    颉利心道,这些内附的汉人,除了赵德言以外,恐怕没有一个人愿意我突厥与赵国交恶的,哼,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颉利,纵是只有两万人马,我也要攻下幽京。

    想到这里,颉利将心一横,喝令前方五千骑兵渡过无定河。

    这时候刚过秋汛,无定河河水甚深,五千突厥骑兵在河水搭起了数道浮桥过河,抵近城墙边上,但见密密麻麻的突厥士卒从河边集结之后,穿过河边的民屋,向城墙抵近。

    穿着灰色皮袄的突厥士卒动作灵活,手持弓箭,背着弯刀穿行在街道上。

    这时候幽京的城墙上没有动静,只有几根旗帜,歪歪扭扭的竖立着。突厥军可以清楚地看见城墙上并没有一名赵军士卒把守着,四面空空荡荡的。行过民屋,搜索里面,也发觉是空无一人。

    颉利可汗看了一阵诧异道:“不可能,就算是幽京兵力再薄弱,也不会连一个人都没有,这里面必定有古怪。”

    颉利这么说,一旁突厥大将道:“可汗,我突厥二十万大军压境,恐怕城内的人,早就吓破胆了。”一旁突厥大将都是如此认为。颉利本想下令停止前进了,见众将这么说,也是放下了下令退兵的念头。

    突厥军的士卒,迅速抵近至城墙下。

    陡然间城墙上,战鼓齐擂,一时间无数赵字旌旗在城墙上舞动,突厥士卒见此一幕,迅速躲进了城墙下的民屋内。

    城头上乱箭齐下,箭矢横飞,乍看声势惊人,被赵军箭矢压住了突厥人,经过几波箭雨也看出了端倪。

    原来城头上赵军士卒射出的箭矢,大多都准头不济,不是射歪就是射到一半坠落下去。城下的突厥军士卒清楚地看见,城头上赵军一个不满十几岁的少年,拿着弓毫无目的地朝城下射箭,结果一时紧张,反而让弓弦给割断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在城头上嚎啕大叫。

    突厥士卒见此一幕,都是一阵大笑,心觉得方才不过是虚惊一场,当下不少突厥士卒都是从屋露出头来,向城墙上射箭。突厥人用得是角弓,虽没有在马背上控弦,但射得箭矢依旧是又快又准,顿时将城墙上赵军士卒放倒了一片。

    河岸的颉利看了更是哈哈大笑,对左右道:“赵军看来真是将老人小孩都拿出当兵了,这样的埋伏。就算是再来一百次,我们也是丝毫不怕。”

    众突厥大将纷纷跟着大笑。露出了城头上赵军轻蔑的神色。

    颉利当下下令,五千突厥士卒尽数展开。投入对城墙的攻击,突厥人拿着绳梯轻易而举的冲到城墙下,准备登城。颉利信心满满地左右道:“今晚就在幽京城过夜了。”

    但不过过了一阵就传来投石机崩动的声音。大多突厥士卒不明所以,仍是埋头向前冲锋。

    只有少数几名突厥人,抬起头看向城头,却看见无数的火团从天而降的一幕。

    火团迅速砸在附近的民屋顶上,并迅速燃起大火,原来民屋上赵军早就这里安放下了燃火之物。突厥士卒一进入后,投石机射出的火团。顿时将屋顶上引燃,燃起熊熊大火。

    攻到城下突厥军当下大乱,城墙身后的上千间民屋顿时起火,并变成火海。

    眼见身后退路被截断,城下的突厥将领,也是发了狠了对左右道:“退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不是被烧死,就是被可汗当逃兵杀了,要求生只有眼前一条路。”

    左右突厥将士听了。喉咙都是荷荷有声,眼神里发出寒芒,这样的绝境下,反而是逼出了突厥人的血性。突厥将士竟将身后而不顾。向城墙上的赵军发动冲锋。

    而城墙上已是换上了赵军郡兵的弓手,而不是方才的民兵。

    他们对着城墙下突厥军射箭,郡兵的弓手将领工作都轻松了。他们都不要部下瞄准了,随便向下一指。城墙下密密麻麻的都是突厥人的人头。再差的弓手,闭着眼睛就能射。而民兵们也是搬起了石头木头。奋力朝城墙下方砸去。

    哇!

    突厥人被砸得乱叫,一片头破血流。

    不过他们却不畏生死地向城墙上攀爬,几处城墙上几名突厥士卒,冲破了赵军的箭矢,滚木,擂石的阻拦,杀上城头后,都是带起一场腥风血雨,足足拉了七八个人垫背,方才被十几拿着刀枪涌上的赵军乱枪乱刀杀死。

    城楼上李芷婉看着这一幕,不由神色微动,突厥人真不愧是骁勇善战,难怪能成为草原上的霸主。只凭着自己手下的这些匆匆训练的民兵,以及区区一万的郡兵,要想挡住突厥人真的很难。

    仅仅五千人马已经是这样了,何况在城外还有二十万大军。

    不过李芷婉这担忧的念头只是一抹而过,她当下喝令道:“启用伏牛弩,再令赵全庭,陈克准备!”

    “诺!”

    李芷婉一声令下后,城墙上赵军士卒纷纷拉开的雨布,一台台装着钢矢的伏牛弩露出狰狞的面目来。这城墙上一共三十八台伏牛弩,装备到幽京城头后,还是第一次使用。

    现在三十八台伏牛弩尽数发动,朝城下的突厥人,发动铺天盖地的打击。

    城墙下突厥人正拥挤作一团,正要登城,在伏牛弩的打击下,皆是无幸。突厥人的皮盾,身上皮袄,以及血肉之躯,在伏牛弩面前就和纸糊的一样。一发弩箭对准了突厥人绳梯射去,竟然一口气贯穿了五名绳梯上的突厥士卒,还将一名刚要上梯的突厥士卒也一并贯穿在地。

    突厥人也是血肉之躯,就算再勇猛也会怕死,在这样钢铁风暴的打击,终于丧失了作战的勇气,当下溃退,宁可冒着被火烧起,被烟熏死的代价,跑回无定河边上,也不肯在城墙上送命。

    这崩溃只是在一瞬间的,而这时候陈克,赵全庭已是率领着三百名赵军精锐,顺着城内的下水道,来到了城壕的边上。

    他们都拿着单刀,等待着城墙上的战况,现在在赵军弓弩的打击下,突厥人已是溃不成军。

    陈克当机立断,率领埋伏在城壕边上的三百赵军勇士,拔刀而出,奋勇地冲向突厥军的阵营。

    五千突厥军根本不知道陈克他们是从何处出现的,但见他们追击在突厥军身后,逢人就砍,逢人就杀。突厥的败军当下被击溃,仓皇地退回了无定河岸边,这才稳住阵脚。

    陈克一直追到河边,听得城头上鸣金这才收兵。原来李芷婉看到突厥人已在河岸边缓过气来,竖下坚阵,故而才命陈克撤退,否则刚才就要损失几十人了。

    众将对李芷婉把握战机的能力无不佩服。

    无定河河边,颉利面色铁青地看着城下败退的一幕,而反观幽京墙头却一片欢呼。无数拿着木棒,大刀的男都是欢呼雀跃,不敢置信他们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击退了突厥人的进攻。

    而此刻陈克,赵全庭他们率人马回城时,却是一脸惭愧。李芷婉用兵如此高明,他们二人想到之前自己质疑她的决定,真是羞愧得无以复加。

    这时候当前城门大开,原来是李芷婉亲自在城门前迎接二人,当下陈克,赵全庭都是跳下马去在李芷婉面前拜倒道:“末将惭愧,居然质疑娘娘的决定,今日一战,末将等都是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