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历史军事 > 江山国色目录 > 第四章 恩威并济

第四章 恩威并济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说实在的,重生之后,李重九本是不想扯上麻烦事的。但是一来,不忍这十二个人,因自己而死,二来,亦是若是自己不出头,以后就无法在山寨立足了。

    听李重九问询,王君廓转过头来。两道重重的枣眉之下,双道精光赫然盯在李重九的脸上。不愧是后世成名一方的人物。

    王君廓就是如此平淡地看着,作为一个心黑手狠,手下人命无数的人物,自是不怒自威。普通的山贼们,不要说是对视了,对方眼睛一扫,就已是吓得胆颤。

    李重九对视一会,便撤下目光,低下头去,言道:“见过二叔。”这并非是畏惧,而是对于长辈的礼貌。

    王君廓一笑,言道:“小九,你来正好,看二叔如何替你出气!”说完王君廓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根皮鞭子,一抖之后,居然有**米长。

    倏地咻地一声破空响过。只听啪地一声肉响,然后就是一道凄惨无比的叫声。

    听着这声脆响,不少没有准备的人,皆是脸皮一跳。

    李重九不动声色,仔细看去,只见王君廓坐在石上,身子纹丝不动,只有手腕抖动。而挥动这皮鞭子显然甚长,足足有**米长,但在半空飞腾挪动,十分灵动。挂在树上的两个山贼,被他鞭挞的皮开肉绽,浑身鲜血淋漓。

    “二当家,饶命!”

    “二当家,我知错了。”

    “二当家,你来个干脆的吧!”

    “二当家。”

    啪!

    李重九脸上微微生疼,原来是一点血沫,擦在脸上。这一幕分外有触目惊心之感。李重九没有擦拭,仍是站着。而这两个山贼皮开肉绽,一旁山贼见了亦是一脸畏惧之色。

    在演武场的另一边,早就围上不少山贼的家人听闻要被处决,皆是焦急不已,眼见这两名山贼被抽打。这两个山贼的家人,发出哀嚎痛哭之声,更是令人听之心酸。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对这二当家骂上一句。

    打完这一顿后,王君廓将鞭子一手,鞭头咻地一声,抽动空气,回到了手里。

    王君廓将鞭子递给李重九,言道:“你来。”

    “是。”

    李重九接过皮鞭子拿在手中。这时所有人的目光,皆集中在自己身上。挂在树上的山贼们,一个个皆是怒目而视。

    “二当家英雄了得,打我们也就算了。”

    “少当家,嘿嘿,还是……”

    他们总算顾及到一点,李重九父亲,大当家李虎的名声,没有恶言出口。李重九将这些话听在耳里,转过身子去,眼睛中露出几分厉色。

    “唰!”

    李重九一个鞭子抽去,抽在一个山贼身上,一道血痕赫然出现。

    “直娘贼!不疼!”

    这名山贼一脸扎胡子,反手高高吊在树上,但亦是硬气。

    又是一鞭!

    “哈哈!再打老子一下,我王马汉叫一声疼,就不利索。”

    这山贼以目光挑衅着李重九,显然是个亡命之徒。见对方如此,李重九目光一厉,当下喝道:“取盐水来。”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心道好狠。

    王君廓点点头,当下一名山贼碰上一碗盐水。李重九将鞭子在盐水沾湿之后,当下反手一鞭,重重朝这王马汉身上抽去。

    王马汉面色扭曲,当下仰起头,双目欲裂,嘴底下是紧紧咬住,但就是没哼出一哼来。这盐水沾皮鞭,岂是一般人受的。场下王马汉的浑家,当下啊地一声晕了过去,几个人连忙搀扶在一旁。

    李重九当下连抽十几鞭,王马汉这时几乎已是没了声音。

    李重九又了换了目标,对着这些山贼就是一顿鞭子,一个不落地,照顾所有山贼。此刻可以感受到一对对如刀一般的眼睛,向自己怒目而视,若不是忌惮于王君廓。一旁之山贼家人,早就冲上来,将自己撕成碎片了。

    “少当家,何必如此心狠!”

    当下山贼的家人之中,有人言道。不过李重九却置若寡闻。

    李重九抽了一顿后,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将皮鞭子交换给王君廓,言道:“二叔,我伤势还未全好,又武艺低微,故而只到这个份上了。”说完这句话,李重九可以感觉到背后那一道道眼光的杀气。

    王君廓满意地接过鞭子,言道:“无妨,到了天明,他们皆要成了人干。”

    此言一处,李重九看见山贼们皆是变色,仿佛看到一条条人干挂在树上,摇摇晃晃。

    李重九言道:“多谢二叔,二叔侄儿想这些人既已得到教训了,不知可否向你讨个人情,放他们一马。”

    时间凝固在此刻。众人更是没想到,李重九这才抽完,马上就向王君廓求情。

    王君廓双眼一眯,脸色就要转变,此人在未上山时,就是名闻太原郡的一个恶人,手下的人命最少也有百八十条。山寨之中除了大当家,甚至没有山贼敢于在他面前皱一皱眉头。

    王君廓终于将脸色缓下来,缓缓地言道:“小九,这些弃你而逃,乃是无义之辈,按照七千寨的规矩,当是处以披甲,穿花之刑法。我这么做,也是替你爹,大当家的管教弟兄们。”“若是以后人人如此,山寨里规矩何在?”王君廓最后一声,转而严厉。

    身旁之人,皆是为李重九瑟瑟发抖。正所谓谁不怕死,在此关头,年纪最小的一各山贼,竟呜呜哭了起来。此刻任谁也没有出声斥责于他。

    演武场之上,一片静默,吊在树上之山贼,皆是汗颜低下了头,似已经认命。在王君廓的气势的威压之下,李重九抬起了头,诚恳地言道:“二当家所言的极是,山寨的规矩不可以破,正所谓掉了脑袋不过碗大块疤,头断了可接不回来,可否暂且记下,先饶过他们一死,让他们以后将功赎罪。”

    当下李重九拱手,向下深深一拜。

    “求二当家,高抬贵手!”

    听闻李重九这么说。演武场外的众山贼家人们亦是嚎啕大哭,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跪下,大声哭喊,喊声震天。

    “我是替你服众!既是你不领情,就算了。”

    说完,王君廓哼一声,拂袖就走。数名跟着王君廓的山贼,亦是一并离去。挂在树上山贼们,本以为必死,但是此刻绝处逢生,不由是大喜过望。

    “多谢二当家,多谢二当家。”

    山贼家人们见王君廓送走后,皆是立马上前,七手八脚地替山贼们松绑。不过期间动手,或轻或重,触碰到这些山贼的伤处,令这些人不由的‘直娘贼’大骂出口。众山贼们从树上放下后,皆是衣裳褴褛,鲜血模糊。

    当先一人,正是方才那王马汉,此人在山贼之中,素有资历,为人又有义气,脾气亦是最倔强不过。方才亦是他被李重九抽得最狠。

    眼下对方人高马大站在李重九面前,一身结实的肌肉,浑身血痕,更是说不出的可怖。突然之间,他举起了沙包大的双拳,在前面一握,言道:“少当家,之前大伙弃你而逃的事,是我们不对,大恩不言谢,此恩以后再报答。”王马汉当然不蠢,李重九方才抽他们鞭子的用意,正是为了从王君廓手底救下他们。

    正如家里父亲动怒要教训儿子,母亲先上去盖一个巴掌,大声数落。否则父亲一旦动手,绝不会一个巴掌那么简单。

    王马汉如此一说,其后的众山贼们亦是齐声附和。

    “不错,少当家,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我小六在此谢过。”

    而一旁山贼的家人们,亦是一边抱着自己的儿子,丈夫垂泪,一面言道多谢少当家不计前嫌。见此李重九微微笑着。

    而在另一旁,山寨聚义厅。聚义厅中央用宽敞子的中堂,左右皆是小厅,廊房。中堂自是乃是山贼们议事,欢庆的地方,容纳五六十人没有问题。

    五张交床,其中两个男子,各是坐在交床(注1)之上,其余三个交床上皆是空。王君廓坐到了一张交床上,笑着言道:“小九做得不错,给大当家你长脸了。”

    坐在上首是一名中年男子,四平八稳地坐着,面容和蔼,乃是李重九生父,李虎。

    李虎听王君廓如此说,微微一笑,言道:“小孩子懂什么事了,不过经此一事之后,总算能有几分担当了。”

    王君廓点点头,言道:“大当家,此事急不得,鹰要慢慢熬。”

    说到这里,李虎站起身来,感慨言道:“这一番失手,他本人被对方一个女子打成重伤。”

    “颜面大失无所谓,日后可以找回来,武功低微亦无妨,日后可以练回来,可是众兄弟当时弃他而去,无一人返身相救,可见平日他待众人也是恩情不济,这山寨之中有几个人将他真正看待成少当家。”

    说到这里,李虎唏嘘不已。

    王君廓亦是不作声,李重九平日如何,他是最清楚不过。七千寨的众兄弟,能够叫李重九一声少当家,以及眼下的敬畏,全是看在李虎的面子上。若是李虎不在,这山寨之中,真正能将之正视的能有几人。

    “只怪我以往太宠他,对他的提点少了点。”

    王君廓言道:“大当家放心,譬如今日之事,他处理不错,还算是可以造就一番。”

    李虎点了点头,言道:“希望如此吧,此事亦是我对他一个考验。”

    “若是此刻,他不站出来替众兄弟说话,以后山寨的人心也就散了。没有人望,没有武艺,如何能够接替我成为大当家,还不如乘此机会,早早打法于他,让他下山改头换面作一个踏实本分的百姓。”

    “若逢上太平时日,出路远比咱们出没本钱没卖的踏实。”

    王君廓闻此不由默然,言道:“大当家所言甚是。”

    李虎笑道:“二弟,你不为人父,不知为人父的用心,到了此刻,我不希望将来小九能够出人头地,大有出息,只能他能平平安安过这一世,传宗接代,不要断了我李家的香火,就可以了。”

    “至于这少当家,当或者不当,又有何干系,说来不就是一个贼罢了。”

    注1:隋唐时,将交椅叫作交床,《长干行》中,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李白诗中的绕床,乃是椅子,而不是进入姑娘闺阁中,坐在她床边。

    本书中,以习惯见仍以交椅称呼。;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