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历史军事 > 江山国色目录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江山与美人

第六百二十七章 江山与美人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听到刘兰劝自己向李渊上表,将节制山东的大权授给臧君相,綦公顺横起了脸,手抱着胸道:“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依你,但这事免提,臧君相这厮,我老綦岂能居于的他下面,看他脸色。此事你不要劝我,没得商量。”

    也难怪綦公顺动怒,无论今日的势力兵马,綦公顺都在臧君相之上,何况臧君相还是他的手下败将。要綦公顺听臧君相的差遣行事,如何受得了这口气。

    刘兰听了抚须笑着道:“好吧,不行不就行,那就依明公的意思来办,请陛下将节制山东之权交给明公,明公到时候再差遣臧君相好了。不过徐世绩的大军就驻扎在兖州,若是他来犯,是会先攻打近在咫尺的北海,还是攻打隔着一琅琊郡的东海臧君相呢?”

    听刘兰这么说,綦公顺神色一变道:“徐世绩必来攻我,如此臧君相绝不会倾力来救。”

    “不错,若是明公身有大权,北海郡有失,臧君相毫无干系,甚至还巴不得李重九铲除北海才是,但若是陛下将节制山东的大权,给臧君相,那若是北海郡有失,就是臧君相的责任了。”刘兰言道。

    綦公顺重重一拳砸在桌上。

    “明公是做大事的人,考量需慎重。”

    綦公顺看了刘兰一眼道:“我只是不甘心与臧君相斗了这么久,竟要给他低头。”

    刘兰在一旁劝道:“明公,一时意气要不得,人握有多大权。身上就有多重的担子。若是担子太重,就给别人担。自己不要压垮了身子就好。”

    綦公顺听刘兰这么说,气稍稍顺了点道:“那你看我们要给臧君相保举何职才好?太高还真便宜了这小子。”

    “官位低了臧君相不会放在眼底。反正也是顺水人情,不送白不送,就向陛下保举臧君相为山东道大行台兵部尚书。”

    綦公顺听了牙齿咯咯直响:“卖着我老綦的面子,反而结果便宜了这小子了。”

    “不,我相信陛下反而看到的是明公你的气度和胸襟。”刘兰成竹在胸地道。

    洛阳宫内。

    一副山东地图在地上摆放开来,这就是攻取洛阳的好处,无论哪个地方郡县的山川图册,都是府库之中,随手取来就好。

    李重九身穿龙袍站在。有两张床榻那么大的地图前,左右薛万述,张玄素,虞世南一并侯立。

    内侍给李重九献上了竹杖。李重九将竹杖向前一划道:“眼下山东王薄,孟海公已降,徐圆朗伏诛,山东群雄,尚有济北郡的张青特,齐郡的李义满。綦公顺据北海,高密二郡,臧君相有东海郡,琅琊郡。淳于难据东莱郡一部,鲁郡任城徐师顺。张爱卿,你将这几人的底细。都好好说说。”

    张玄素道:“诸雄之中,张青特去年从于刘黑闼。其主力在我军平刘黑闼之战中,大部被歼。眼下不过苟延残喘。任城徐师顺仅据一城之地,城小兵少,当初就只能依附徐圆朗,现在兖州被破后,徐师顺孤立无援。”

    虞世南道:“此二人皆不足道之,可以遣人说降,若传檄不能定,灭之也是在反掌之间。”

    张玄素接着道:“齐郡李义满此人倒是有勇有谋,他原来是齐郡乡人,隋末时纠合宗族,自保村闾,故而为朝廷授齐郡通守。河东山东一直是乡党豪杰为患,齐郡李氏一族也是如此,李义满还提拔了其子李君球,侄儿李武意,李行均为将,上下甚是齐心。不过李义满此人倒是没有什么大志,眼下只是依附于綦公顺。”

    “这么说,山东值得我军看得上眼的,也只有綦公顺,淳于难,臧君相了。”薛万述听张玄素这么分析得出了这判断。

    张玄素道:“眼下綦公顺据三郡,臧君相据两郡,淳于难半郡。三人中臧君相人马众多,却多是乌合之众,淳于难倒是骁勇善战,只是兵马不多,登州一失,又没了钱粮,所以最强的还属綦公顺。”

    “綦公顺此人如何?”李重九开口问道。

    张玄素道:“此人最初揭竿而起的初衷已不可知,原先也不过是山东几十路义军之一,但得了北海儒生刘兰之助后,势力逐渐壮大,不仅攻下了北海,还击败了臧君相,连李义满,高密郡豪杰也向此人投靠。”

    “刘兰此人名字,我在奏折上看到他的名字已是多次,此人究竟有何过人之处?”李重九问道。

    张玄素道:“微臣也调查过,从綦公顺部下所述,若无此人,则没有綦公顺的今日。据我所知,綦公顺虽是一个莽夫,但对于刘兰却是言听计从,而李义满等人投靠綦公顺,也是因为有刘兰从中说项。至于投靠李唐,也是刘兰向綦公顺建议的。”

    “綦公顺真对此人真如此言听计从?”虞世南难以置信道。

    “是的,与其说綦公顺任人摆布,倒不如说这是綦公顺过人之处。”张玄素又将刘兰经历细细说了一遍,李重九不由点头道:“千军易得,而一将难求。綦公顺不是笨人,而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虞世南道:“陛下,这么看来,若是这三人联合起来,还真是大难题了。”

    薛万述道:“何止是难题,眼下兖州我军屯卫军不过万人,王薄孟海公人马不过两三万之众,就算收编徐圆朗的人马,也只有万人,虽有五万大军却多是乌合之众。要靠他们平定山东六郡谈何容易啊。我看只有从别处再调人马前来了。”

    “可是眼下我军兵力捉襟见肘,又从哪里调兵才是呢?难不成再调薛万彻武卫军,但如此京城就只剩下翊卫军。”

    “徐世绩是怎么说的?”李重九问道。

    张玄素道:“徐将军请陛下给他半月在兖州休整,收编徐圆朗的降军。说若是陛下要平山东,则需给他另调东莱郡五千水军。渤海郡五千郡兵助战。”

    “朕给他,”李重九断然道。“立即传朕的诏令,令渤海郡郡守李德逸,东莱郡郡守赵欣二人皆归于徐世绩节制,助他平定山东!”

    长安骊山离宫。

    大唐皇帝李渊为避暑热,命太子李建成监国,自己带秦王李世民,齐王李元吉从长安来骊山离宫避暑。

    年过半百的李渊与李世民,李元吉二子登山,边走边道:“骊山自秦汉以来。即帝王游幸之地,你看这满山离宫别馆的,不知费了多少百姓心血。这一次朕避暑于骊山,只吩咐随意修缮几个宫馆即可,但下面的人逢迎圣意,哼……”

    李元吉道:“父皇,天子富有四海,理应受万民敬贺,所居自不能太寒碜了。父皇,这也是臣子们的一番心意啊。”

    李渊看向李元吉道:“朕可不能考虑一人啊,夏粮已是丰收,但是长安米价居高不下。朕食不能下咽,睡不能安寝。纵然华厦美宅又如何住得下?”

    李世民在旁道:“父皇还是保重身子为好,龙体为重。这些事太子和群臣会为你分忧的。”

    “但愿如此,”李渊咳了两声道。“朕已下令裁减无极宫内的宫人了,不日除了北衙禁军外。十六卫的南衙禁军,还有太子的长林军,还有你们几个王府的护军,人都是裁减三分之一。”

    大唐禁军分南北两军,北衙禁军指得是驻扎在宫城北门,由李渊太原起兵时元从军卒充任,而南衙禁军则是从地方冲折府番上的士卒组成,属于尚书省兵部直辖。

    李建成自为储君后,也是选精锐充入东宫卫士,因其军分屯于左右长林门,所以号长林军,由大将可志达率领。

    而秦王府与齐王府王府护军也是不小,特别是李世民,被封为天策大将后,天策府中实是护卫扩充了不少,人马之众甚至不逊色于长林军下。

    李渊透露出裁减诸军的意思后,似增求二子的意见,李元吉先急着道:“父皇,王府内的护军,都是跟随儿臣多年,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你要裁撤了他们,让他们何处去安身啊?”

    李渊淡淡地道:“这还不好办,抽他们充实地方的冲折府,长安人口太多了,难堪重负,如此粮价只能一直居高不下,朕不是也将南衙禁军裁减了吗?秦王你意下如何?”

    李世民平静地道:“儿臣也舍不得追随这些将士,但父皇有命,儿臣必然遵行。”

    李渊欣慰道:“还是你识得大体,我知道你天策府人才众多,不过诏令一下,也是一样。由你处置就是了。”

    “是,父皇,儿臣一定处置得妥当。”

    李渊本要去殿中休息,李元吉早耐不住性子说是去打猎,李渊当下许了。

    骊山上,悠闲了一日已是开始,李元吉驱着猞猁,与齐王府的卫士们一起打猎。

    离宫内,只有李渊父子二人相陪。宫人们送上消暑的冰糖银耳粥来。

    李渊一面喝粥一面对李世民道:“我记得你也很喜欢打猎,为何不下场?”

    李世民放下碗来道:“儿臣是喜欢打猎,不过好容易儿臣今日能陪陪父皇,所以就不去了。”

    李渊笑着道:“朕一个老人家有什么好陪的?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事。”

    李世民道:“父皇这一次来骊山,只带了尹德妃和张婕妤二人吗?”

    李渊道:“是啊,朕到骊山不过一个月,有她们二人打理身边之事也是足够了。”

    李世民露出忧色道:“父皇近来处理国事,夙夜辛劳,儿臣为人子,心中急切。儿臣得知临河公薛道衡有一女,不亏家训,妙通经史兼善文才,特荐于父皇,望能解语一二。”

    李渊闻言道:“薛道衡之女,薛道衡与朕乃是故交,故人之女……”

    李世民笑道:“父皇正是故人之女,才能知故人心意啊,世上美女易得,但才女难得,更难得是才貌双全,有这样女子在身边,人生方不寂寞。”

    李渊闻言欣慰大笑道:“好一番大论,大丈夫当本色,不过不是朕不本色,而是年纪大了心有余力不足了,不过既是吾儿一番心意,朕就在这骊山会一会这佳人吧。薛道衡当年名满天下,他的女儿必不会差到哪里。”

    李世民垂下头当下道:“父皇有命,儿臣立即去办。”

    李世民走后,一旁李渊将手里喝了一半的粥放下,抚须不语。一旁一名老宦官走出。这名老宦官正是当初去虎牢关,传李渊圣旨让李世民班师的人,众人都称他为郑公公。

    “陛下,这薛道衡还有一子,名为薛收,正在秦王府内为记室参军。”

    李渊听郑公公这么说道:“很好啊,妹侍父,兄臣子,世民这孩子还是有心的。”

    说到这里,李渊与郑公公都是一笑。

    郑公公想了下道:“陛下,请恕老臣多嘴,不觉得秦王从洛阳回来后,一直尽力奉承于陛下你吗?”

    李渊道:“世民是我自小养大的,他的性子我清楚,凡不能被弯曲的,就只能被折断,这道理他懂的。若是三娘的性子,也能像他兄长一般就好了。”

    说到这里,李渊脸上露出唏嘘之色。

    “陛下,我从长安那听到一些公主的消息?”

    李渊抬起头露出了笑意道:“慢慢说来,朕要仔细听……”

    骊山下,李世民骑着马,伴在一辆丽车旁,缓缓而行。

    丽车上帘子轻挑,露出一位二八佳人的脸庞来,她看向李世民道:“殿下,周幽王当年为博美人一笑,在这骊山点燃烽火。”

    李世民按缰看着前方骊山宫道沉默了一会道:“我想褒姒若真倾心于幽王,就算幽王不点烽火,美人笑靥常在的。”

    佳人浅浅一笑道:“秦王说的好,那你也知送我此去骊山,我终身也不会有笑靥的。”

    李世民道:“人生终于许多无可奈何,为了薛家,为了天下,还请你忍耐,到了父皇百年之后,我答允还你自由。”

    “不,我此去骊山,不为薛家,不为天下,却只为了殿下。”

    李世民神情微动却没有说话。

    佳人幽幽地长叹道:“殿下,你能看我一眼吗?我比你眼中的天下好看。”(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