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大刁民目录 > 第十七章 现代版和氏璧

第十七章 现代版和氏璧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见蔡桃夭之前,李云道对书经常提及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多多少少有些质疑,不否认,但起码也认为书上总归是有些夸张,类如褒姒那般倾国倾城一笑储候的美女也只会纸本上飘着书墨香而己。免费电子书下载这也不能怪,毕竟这个读了等身书的变态见过的漂亮的异性也不过是流水村里头那个颇有灵气的女娃儿。但蔡家女人的出现不能不说让这个山里对折腾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彻彻底底了知晓了为何周幽王会烽火戏诸侯只为博伊一笑,所谓红颜祸水不过如斯。

    蔡家女人不是烟视媚行的类行,相反,却蔡家那位老爷子的培养下,全身上下时刻都散着不染尘烟的大菩萨味道,只可远观,而切不可近亵。

    李云道本以为千万人出个像蔡家女人的这样的惊世容颜就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可是李云道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面前居然还会出现一个与蔡家女人不分上下的美人坯子,之所以说是坯子是因为明显这个出现眼前的美少女还没有到女大十八变的阶段就已经足以赚足眼球。

    斜扎的马尾辫,宽松的白色长袖毛衫,黑色细筒仔裤,白色的帆布鞋,这个清的身影从路虎车上开门跳下来的时候,李家大刁民很没有风地目瞪口呆。

    “为啥看到这妞儿就没缘由地想到徽猷这大妖孽呢?”李云道忍不住心里犯嘀咕,转念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美女擦身而过的时候,这货居然自顾自地傻笑了起来。

    如果说这样的两个女人放古代绝对会引起一场浮尸遍野的世界大场,李云道打心眼里觉得一点儿也不夸张,至少这两个街头嬉笑着相拥一起的女子,回头率已经近乎分之。

    难得露出舒畅笑意的蔡桃夭拉着另一位的手行至一脸傻笑的李云道身边:“潇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他是李云道。大刁民你傻乐什么呢?这是我妹妹秦潇潇,虽不是亲妹妹,却比亲妹妹还要亲,以后我不苏州,你有事情搞不定的,可以打电话找她。”

    本来完全忽略了李云道存的女孩这才微微吃惊地打量了一下一直默不作声的李云道,打分,初次印象,不好不坏,勉强及格。

    “你好,我叫秦潇潇,夭夭是我姐姐。”那只如葱玉的手上五指细嫩,这让李云道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传说极品的白玉。

    “连手指都跟徽猷那厮有得一拼,都是缘份呐!”某人已经心yiyin着喊小美女“二嫂”的场景,“就是不知道徽猷那人妖到底喜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你好,我是李云道。”伸出手之前,李大刁民将刚刚藏身后的手后襟上擦了又擦,仿佛马上要接触的是全世界神圣的事物,只是对面两位容颜绝世的女子完全想不到大刁民此时此刻正琢磨着怎么把这个看上去哪儿哪儿都跟徽猷绝配的少女骗进李家的大门。

    五指相触,秦潇潇突然现对面这个陌生男人居然有一对相当好看的黑色眸子,刹那

    只是一个瞬间的失神,秦潇潇迅速回过神来,冲李云道很礼貌地浅浅微笑,又转过头,拉起了蔡家女人的手:“夭夭姐,别喊人家大刁民,多不礼貌呀。”

    蔡桃夭笑了笑道:“这是我对他的爱称。”只不过,话一出口,蔡桃夭也觉得有些不妥,又加了一句:“我不是给我家豆豆也起了爱称吗?”

    秦潇潇轻轻一笑,似乎被逗乐了,只是她有些歉意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小眼对身边的蔡桃夭道:“夭夭姐,人和狗能一样吗?”

    “小丫头,你懂什么,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蔡桃夭很小声地说着,同时还故作严肃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仿佛打量着什么不轨之徒。

    秦潇潇轻声笑道:“夭夭姐你也真是的,我都十七岁了,你还当我是小孩子?你从小做事都那么谨慎,怎么会跟坏人做朋友?况且,你也知道的,就算他是坏人,江南这片地方,爷爷不话……”秦潇潇很小心地适可而止,显然是说到了什么禁忌的话题。

    蔡家女人很小心地没有接着话题往下讲,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这一次来江南的行程太紧张了,你又是个大忙人,不过幸好有这个大刁民作向导。”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缓缓走到街对面的李云道,“总的来说,他是个不错的向导……嗯,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家伙。”

    “有意思吗?”秦潇潇看着不远处那个一身卡其布山装的男人,摇了摇头:“好像有些木讷,都二十一世纪了,搞得像革命战争似的。”

    “对于有的人来说,他所过的每一天都是战争。”蔡家女人一向喜欢如打佛谒般说话,突然一句晦涩难懂的话,秦潇潇倒也不觉得意外。

    秦潇潇看着对面街上那个正走动的身影,缓缓道:“有必要吗?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一语双关,一层透明的纸,对于这对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俩来说,根本不需要捅破。

    “已经有一个活生生的失败教训摆我的面前,我没有理由看着眼前火坑,还要往里头跳。强扭的瓜不甜这种道理人人都懂,可是当这种事情生别人身上的时候,往往只有旁观者的怜悯。我的生命是蔡家给的,但灵魂的自由却是我蔡桃夭自己的。”

    秦潇潇那张天真邪的脸上顿时也有些惨白,咬着下唇没有说话,好半天才缓缓道:“不管怎么样,姐,我支持你。”话毕,沉默了片刻,又补上一句:“到后一刻都支持。”

    又是沉默了片刻,秦潇潇才抬起头,缓缓道:“只怕那蒋家不依不饶……”

    点到即止,只是语如石粒,破湖起澜。

    蔡桃夭沉默了许久,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整个人都靠路虎车上,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不是生这样一个家庭,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子女,那该……算了,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以后还是少想的好,不然连起码的斗志都没有了。”话毕,那个如同清莲般不可侵犯的蔡家女人又重出现,仿佛刚刚软靠车上的,是另外一个人。

    “咦,那个李云道去哪了?”

    秦潇潇这才现,刚刚还街对面的李云道此刻居然消失了。

    蔡桃夭此刻似是精疲力:“要走的,总归还是要走的。我们也走,再晚怕是高速上又要堵了。”

    汽车正动时,那个熟悉的藏青色山装再次出现车前。

    “给!”

    蔡桃夭微微有点惊愕地从李云道手上接过两样东西,一个长长竹签,一个居然是一块圆润比色泽上佳的璞玉。

    “签子是刚刚去玄妙观求的,据说很灵,上上签,虽然不能万事如意,但这番回去,起码应该能了却你的那桩心事。这玉是十力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加持了什么经,有没有用我不敢说,收着,图个心静。”

    握着还带着手上温和湿气的竹签和璞玉,蔡桃夭先是微微失神,接着冲车外的大刁民甜甜一笑,倾国倾城,冲李云道招招手,示意他靠过来。

    “大刁民,如果这一次我能逃过这一劫,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耳边飘香的清兰风让李云道全身如沐春风,可内容却让这个山上苦等了二十多年的年轻男人有些目瞪口呆。

    直到李云道缓缓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苦笑一声,只不过,如同大菩萨一般的蔡家女人后那一记甜甜的回眸一笑,却这位大刁民的脑埋下了一粒种子,只等着缓缓芽。

    车内,握着竹签和璞玉的蔡桃夭闭目养神,可脸上的甜笑却许久不曾消失,这一瞬间,蔡桃女人终于从政治婚姻的压力解脱了出来,余下的,只有满心的温馨:“大刁民,看你也不笨,要把自己的护身符送人却也不知道找个好一点的借口,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天天把这块璞玉放手心内,真是个不懂表示的家伙。”

    良久,蔡桃夭才睁开眼睛,笑意盛:“丫头,答应我一件事。”

    “嗯?”

    “我不苏州的时候,不许背着我偷偷跟大刁民好。”

    “什么?”

    “反正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跟大刁民好。”

    “切,搞得跟宝贝似的,就那古董一样的家伙,放哪儿都不起眼,你放心好了,我不但不会跟你抢,要是有哪个女人敢接近他,我就……呵呵”

    手心缓缓摩挲着那块璞玉的蔡家女人却微笑着缓缓道:“玉不琢,不成器。你现看到的,就只是一块没有雕琢过的璞玉,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一块现代版的和氏璧的。”

    有时候,生活就如同观看一场己经谢幕的悲剧,论你再怎么熬夜折腾,也注定法改变终的那个悲惨结局。

    有时候,生活不同于悲剧,因为你可以拒绝观看悲剧情节,却永远法拒绝现实生活的悲剧结局,因为生活,总还是要慢慢进行下去的。

    是的,生活总归还是要继续的,就像蔡桃夭走了以后,李云道的生活又重进入了初来乍到时的波澜不惊。倒是因为蔡家女人的出现,姓祝的建筑商真的似乎是给足了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什么应诺,反正只要是脏活累活重活,几乎都与李大刁民关,到后来看实没什么适合的事情安排给李云道,堪比人精的建筑商后把李云道安排去清点材料。工地上的材料也不是天天都有到货,按照大刁民的刁劲儿,非常没有出任何事情,相反供应商那边过来的材料只要是有瑕疵的,都被眼尖的李家大刁民一一挑了出来。刚开始祝枝山还不放心,还时常让自己的侄子跑来看看,后来现场观摩过几次李云道清点材料,然后就彻彻底底地撒手不管了。

    只是这份差事可谓是清闲得很,很多时候呈大半天大半天的空着,抽得这个空档儿,李云道开始着手给十力嘉措上课了。谁也不敢想象,这么一个时常还要大人抱手里的小童居然可以读懂初一的课程,当然,英语除外,因为他的那位李大先生似乎也是一个对英一窍不通的山里刁民。

    吃过午饭,李云道那张简易的办公桌上摊开一张报纸,虽然档次是差了些,但好歹也算是笔墨纸样样齐全。十力个头太小,够不着桌子,干脆搬张凳子靠桌边,同样的报纸,笔墨,只是纸被李云道特意裁小了,笔也是李云道特意去附近一个学校边上的具店里买的,小号狼毫,唯一与李云道不同的是十力那张小凳子上还有一张由李大刁民为十力特意创作的正楷字。

    字字苍劲有力,棱角分明,圆润大气,倒真的与坐桌边一身山装的年轻男人有些气质相符。字如其人。

    一大一小,几乎同一时间沾墨落笔,李云道写的是怀素和尚的《北庭草笔》,小家伙半蹲凳子前临摹李大家自己创作的《荐季直表》。

    室外工地机器暄闹轰鸣,室内二人执笔入神,浑然不觉外面的阵阵刺耳的金属摩擦音。

    十分钟后,李云道搁笔落袖,一气呵成怀素和尚的草书宛若天成。李云道没有吱声,只是安然地走到十力的身后,看着一个字一个字一丝不苟临摹着“字”的小家伙。

    认真的人是可爱的,何况还是这个本身就异常粉嫩惹人怜爱的小喇嘛。一笔一划都认认真真,笔下成形的字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三分李云道的痕迹。

    半个小时后,一幅工整的小楷书跃然纸上,李云道捧起纸,一字不拉从头到尾看了一篇,才缓缓放下纸张:“形己经似了八分,只是神韵还缺八分。”

    听到这个点评的小家伙不恼反喜,要知道李云道平常给的评语往往只有四个字,大如“狗屁不通”,“神韵全”,“行尸走肉”之类的。这样一个形似八分唯缺八分神韵的评语,己是自三岁跟李云道习字以来,十力嘉措得到的高评价了。

    得到李家大刁家夸奖,小喇嘛摸着脑袋笑得异常开心,一口洁白的小牙,只是看着李云道的眼神闪烁。

    “说,又有什么事情了?”正所谓养鸟知鸟心,从襁褓里就跟李云道身边的小喇嘛撅撅屁股,李家大刁民就知道这小家伙要拉什么屎,哪怕别人的眼里头,小家伙是神乎其神的小喇嘛。

    吱唔了半天,十力才终于把话说明白了,今日有贵人造访。

    李云道只是瞪了小家伙一眼,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小家伙的出点其实是好的,人人都想有这种先知的能力,可是李云道却不喜欢,甚至于有些痛恨这种宿命论,痛恨这种一开始就写好结局的悲剧人生。

    李云道也记不清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十力嘉措就开始显现出与常人不同的思维方式,仿佛很多事情他都能够预见一般,也正是因此,弓角才多次群狼的围攻化险为夷。别人不清楚,但李云道却是清楚的,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十力付出的,却是李大刁民害怕失去的。对于把十力当做亲人看待的李云道来说,小家伙的生命比一切都重要,哪怕用再困山上三十年,他也不愿意十力用生命去换自己的一世荣华。

    这一次李云道没有火,只是嘱咐了十力再把刚刚的子重摹一遍,便开门出去。

    十力没有任何怨言,只是眼巴巴看着阴沉着脸的李云道走出去,门关上后,小家伙才很满足地微微一笑,露出两只异常可爱的小虎牙,拿起毛笔,重铺上一层早就裁剪好的报纸,重落笔,一丝不苟,下笔有神。

    十分钟后李云道推门而入,先闻其香,再见其人。秦家的那个女孩子很欣赏地看着十力一笔一划地报纸上写着,神情认真肃穆,仿佛喇嘛寺的早晚课一般神圣庄重。

    见李云道进来,秦潇潇将食指放到粉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李云道不要出声,影响十力临字。

    李云道点了点头,微笑着走到桌边,放下一个小塑料袋,俨然是几个看上去就非常诱人的苹果。

    李云道正准备拿出一只苹果削给客人,却被秦潇潇阻止了,示意他小家伙练完字后,再吃也不迟。

    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都相视线集到了那纸裁剪得相当整齐的纸上,十力似乎并没有现身边多了两个人,所有的精、气、神都集手毛笔的落笔尖端。

    二十分钟后,又一张《荐季直表》终于落下后一笔。

    秦潇潇看着那张废报纸,眼神隐隐闪烁。

    “小家伙,你这手好字是谁教你的?”秦潇潇将报纸捧手,久久舍不得放下,显然也是接受过极良好的教育,才能体会得出这字里行间的真正神韵。

    十力却没有说话,两只小眼睛盯着李云道。

    李云道只是从袋内拿出一只苹果,又变戏法般地拿出一把形状奇特的刀子,自顾自地削着苹果,良久,才缓缓道:“就一字之差,破了通篇的神韵,唉,可惜可惜。”

    “什么可惜,明明这字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他才多大的孩子,你不要这么苛刻。”秦潇潇皱着眉头帮小家伙辩驳道,其实她也看出来了,的确是其一个字,破坏了通篇的神韵,但她知道,这是刚刚她推门进来时影响了小家伙写字。

    李云道也没有反驳,只是继续认认真真地削着手看上去很是好看的苹果。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秦潇潇目瞪口呆。

    小家伙二话不说,只是又铺开一张废报纸,粉嫩的小手铺平报纸,执笔再写。

    “好了,今天先到这里,歇息一会儿,吃个苹果。”

    一手一个削好的苹果,分别递给秦潇潇和十力,此时秦潇潇才愕然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用单手削的苹果,手法很怪,刀也奇怪,不过动作一气呵成,结束后,连皮都完完整整地粘果肉上,轻轻一拎,散开一串,长长的看上去非常有艺术感。

    “你能再削一个我看看吗?”

    那是一枚看上去非常奇特的刀片,不过小拇指一般长,通体乌黑,薄如蝉翼,三面刃,夹李大刁民修长的手指间,奇异翻动,眼花缭乱。

    李云道将刀片夹指与名指之间,出奇地刀刃朝内,拇指按苹果顶端,下侧的小指轻轻转动苹果,动作轻柔,却速奇,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削好了苹果皮,不过因为力道恰到好处,削好的苹果皮全部都紧果肉上,乍一看,仿佛还是一只完好缺的苹果。

    见两人接过苹果后,李云道并没有答应秦潇潇再露一手的要求。的确,李大刁民很吝啬,但不是吝啬他的一手绝活,而是心疼这价格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便宜的苹果,五块八一斤的苹果,如果不是想买给十力吃,他自己是万万舍不得花这个钱的。虽然现工地上赚了一小笔钱,加上蔡桃夭临走之前给的“导游费”,也有大几千了,如果再加上之前卖了多年珍藏的玉石,从高胖那儿换来的一些钱,李云道也算是小有些积蓄了。只是,只身一人带着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童这个陌生的城市挣扎生存,谁能料到哪天会生什么事情,加上李云道已经琢磨着是不是要把十力送到学校里去读书,这笔费用是万万要省下来的。

    秦潇潇自然猜不到李云道的独特“吝啬”,还以为他是舍不得自己的绝活被别人学去,也不多问,只是又忍不住瞥了一眼简陋的办公桌上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报纸:“这草书是谁写的?”

    李云道伸出拿起那两根看是具有艺术感的苹果皮,放了那张写了字的报纸上:“也就是随手胡乱写写,没啥的。”说完,揉起报纸就要把它当成装苹果皮的垃圾扔掉。

    这下却急坏了小口吃着苹果的秦潇潇:“别别别,你不要的话,送我好了。”

    “啊?”这回轮到李云道目瞪口呆了,说实话,他还真的想不出来,为什么眼前的清小美女为何会对那张旧报纸感兴趣,而且还是被自己信手涂鸦过后的废弃报纸,己经算是废物利用过了。“行!送你。”这回李云道倒真是大方,只是看着被自己揉成一个团的报纸被对方接过去,他总觉得有些尴尬,又不是送别人什么大礼物,一些垃圾而己,自己还装得这么大方。想到这里,李大刁民也禁不住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秦潇潇自从小到大并不是没有见过奇人,相反,前来拜访秦家老爷子的能人异士可是算得上是络绎不绝,但是今天这个不起眼的李家大刁民还是让她吃惊了一回。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手如同杂技国术般的削苹果手法,因为是桌上那张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北庭草笔》。普通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一张废弃的报纸上龙飞凤舞地画着些什么玩意儿,可是秦潇潇从小受到秦孤鹤的耳濡目染,琴棋书画自然是一不通。从幼儿园开始就搬回家数书法奖杯的她,不可能看不出这废弃的报纸上信心涂鸦的东西有多么宝贵。她丝毫可以不夸张的肯定,如果书画院的院长看到这张报纸,绝对二话不说,先给个名誉院士再说。怀素和尚一纸狂草绝笔千年,能承其衣钵的又有几个?承了衣钵又能自成一脉的又有几个?

    接过那团揉得皱巴巴的报纸,秦潇潇先是从自己的挎包拿出一张散着淡淡清香的面布纸,将那两根苹果皮包了起来,随后又小心翼翼地将那皱巴巴的报纸桌上平整开来,而且还特别细心地用白嫩修长的手指轻轻压平那些皱褶。看得一旁的李云道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仿佛自己刚刚揉报纸也成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般。

    李云道本就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愣是半天没有跟秦潇潇说一句话,只是听到屋里有小喇嘛大口吃着苹果的声音,以及秦潇潇用她很好看、很圆润的手指肚轻压摩擦报纸的细微声音。

    似乎是沉默了良久,才听到十力举着大半个苹果送到李云道跟前:“云道哥,我吃不下了,你替我吃了!”

    秦潇潇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李云道微笑着摸了摸十力的脑袋:“十力自己吃,云道哥午饭吃撑着了,这会儿吃不下。”

    十力嘉措却没有听他的,只是很懂事地将大半个草果送到李云道嘴边:“云道哥,你也吃些,你爱吃苹果了。”

    “十力自己吃,我真的不饿!”

    可是,秦潇潇却很真切地看到,小喇嘛怏怏地缩回小手后,李云道的喉结很明显地上下抖动了一下。明明很想吃,为什么不吃呢?但心思灵敏的她哪里会想不通这其的关键,当下就明白了李大刁民的顾虑,这回,也终于明白,李云道刚才为何会拒绝她的要求了。

    “哎呀!”秦潇潇手刚刚啃了一口的苹果突然掉落到了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这建筑工地上,哪里会有什么干净的地方,那青白的苹果上立刻沾满了灰尘。

    李云道却是很奈地摇了摇头,先是弯身捡起那只苹果,放手边,又从袋拿出一个苹果,边上的水笼头上冲洗干净,再一次变戏法一般地,那枚通体乌黑的刀片又出现了李云道的指缝间。

    秦潇潇立刻停下手的事情,饶有兴趣地看着李云道的表演。这一次,她真是看得真真切切,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但是这一回大刁民却是用两只手削的苹果,但手法却与普通手法大相径庭。却是两只手,但另一只手也只是用了一根食指而己。只见李云道右手固定住苹果和刀片,左手食指着苹果轻轻一划动,那只体积颇大的苹果立刻飞地转动起来,从苹果与刀片摩擦的声音就可以判断得出来,苹果转动的速相当,得肉眼似乎根本看不清楚。

    秦潇潇只是眨了个眼睛,又一只削好的苹果送到了她的面前。秦潇潇这一瞬间几乎都有些雀跃了,仿佛看到了明星偶象的小女生一般,很是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李云道。

    但李云道却没有多理她,随后又拿起刚刚掉到地上沾满灰尘的那只苹果,水笼头上冲洗得干干净净,除了被秦潇潇咬了两小口外,那个苹果还是完好缺的。

    “咔嚓!”咬苹果的声音,香甜清脆,李云道这才相信这钱花得不冤枉。

    但随后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现站对面的秦潇潇满眼通红,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他手的苹果。

    “嗯?难道这只苹果比你手上的好吃?”李云道好奇道。

    秦潇潇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李云道一眼,红着脸颊道:“我爷爷让我来接你去他那儿。”

    “你爷爷?”李云道这才想起来,她姓秦,那天那个老者也姓秦,估计她口的爷爷应该是那只拙政园的亭子里碰到了那位打太极的白衣老者。

    “是啊,你不是跟夭夭姐一起见过我爷爷了吗?也不知道你哪儿好,他居然对你是赞不绝口,大刁民!”

    李云道愕然。他只是陪老人家下了会儿棋,聊了会天而己,连泛泛之交都算不上,顶多叫一面之缘,老人家为什么要找他呢?

    思路客siluke.cc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