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大刁民目录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爆菊耶

第三百一十二章 爆菊耶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半小时前,清晨。晚夏的风难得清凉,拂过小院上方,院后的参天古槐树叶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藤椅上的年轻男子睡得正香,却没有丝毫的鼾声,看起来身体机能调节得极好,只是熟睡中的人却眉头紧蹙,显然有些心结连睡梦中都不能放下。

    穿着一身男装的齐褒姒悄然从正堂里走出来,脚步声极轻,似乎生怕惊醒了在小院里睡了一夜的男人。今夜她睡得很好,没有做恶梦,也没有三番五次地从梦中惊醒,几乎是一觉睡到天亮。蹲在藤制躺椅旁仔细端详着眼前刚刚认识不到四十八小时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竟然莫名其妙地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她仔细盯着年轻男子看了许久,将写好的字条放在竹桌上,最后轻轻将盖在他身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站起身走向那扇桃木院门,缓缓地轻声开门,没发出任何一丁点地声音。又走到昨晚轻声哼歌的小桥头,东方渐红,天边的云彩倒映在碧绿sè的河面上,此情此景,让她突然有种想住下来不再奔波劳碌的冲动。

    她在这儿站了足足小半个钟头,她才拿出手机,开机,随后近百条短信几乎在同一时间挤入她的手机,都是中国电信未接来电的提示,从昨晚凌晨开始,到现在六个钟头,那人每五分钟拨一次电话,总共七十三条短信。她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电话毫悬念地响了。她摁了接听键,电话放在耳边,却没有说话。

    “媛媛你在哪儿,我来接你。”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嘶哑,显然一夜未睡,精神萎靡,就算此刻打通了一夜未开机的电话,他已经累得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齐褒姒冷冷道:“不用了,我自己解决。”

    “媛媛,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打了你一夜的电话。”

    齐褒姒眼睛微红道:“前天晚上我打你电话的时候为什么不接?”

    “媛媛,你也知道,素青身体不好,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高峰,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不语。

    齐褒姒苦笑:“如果从高中时开始算,十年了吧?你那时候说,等大学毕业了就娶我,可是结婚戒指戴在你老板的女儿手上。你不怪你,我知道你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很难,可是,现在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媛媛,你再给我点时间,两年,不,一年,就一年可以吗?一年时间,我肯定处理好我和素青的婚姻关系,还有,我自己名下的公司也渐渐有了起sè……媛媛,这么多年都坚持下来了,再等一年也不行吗?”

    “我软弱助的时候你在哪儿?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儿?我被拉去陪人喝酒的时候你又在哪儿?”齐褒姒几乎是哭喊着喊出这句话,随后缓缓在小桥头的石墩边缓缓蹲下,放声大哭。

    “媛媛,告诉我你在哪儿,我来接你。”电话那头的男人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道,“别哭了,待会儿见面后,我带你去吃苏州最好吃的小笼包。”

    一双温暖的大手突然出现在齐祸水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她微微抖动的后背,动作轻柔地从她手上接过那只精致的手机,却也不挂掉,只对电话那头的男人缓缓道:“你最好还是别来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精惕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美妞儿昨晚住在我家。”李大刁民冲梨花带雨的女人挤了挤眼睛,神情促狭。

    “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媛媛昨晚怎么会跟你在一起?”电话那头的人急了。

    李云道笑道:“可不光是昨晚,前天晚上我们也在一起哩,对吧,我美丽的齐女神。”李云道又故意冲齐褒姒做了个鬼脸,气得齐祸水恨恨地掉过头去擦眼泪。

    “你……”叫高峰的男人喘着粗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你到底是谁?”

    李云道笑道:“你可以叫我爹,也可以叫我爷。”蹲在李云道身边嗅着鼻子的齐祸水居然被他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嗔怪地在某刁民肩膀上轻打了一下。

    高峰吼道:“我cāo**笔的,你敢告诉我你是谁,我找人废了你。”

    “啧啧啧!”蹲在石墩旁的李大刁民挠了挠后背的痒痒,活脱脱一个山里刁民的形象,“刚刚我就觉得你不是个男人,这会儿我就怀疑了,你丫的长了鸡*巴没?你妈生出你这么个不男不女的孬种,怎么还好意思见人呢?唉,我真为你妈感到不值。”李云道的言语虽然粗俗了点,听得齐大祸水俏脸通红,但偏生这个时候,这种原本听起来不堪入耳的言语,竟然让她觉得如此贴心。上一刻依旧冰凉的心此刻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注入一丝暖意,让她彷徨不知所措。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可以跟你谈谈吗?”高峰似乎也发现在言语上自己是斗不过电话那头的人,改变了策略,先挖出这家伙的身份现说,如果不是那种上得了台面的,先直接在江南找人废了他再说。

    李云道笑道:“你二百五啊?”李大刁民顿了顿,看了一眼真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的齐褒姒,突然认真道,“你叫高峰是吧?姓高的,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齐媛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我不管你们是高中的初恋还是大学的情人,你一拖家带口的,能给人家啥?听兄弟一句劝,哪儿凉哪儿呆着去,最好立马麻溜儿地给我离开苏州。这样吧,今儿中午之前,你要是还在江南的地面上露脸,后果自负!”

    “你……”高峰直接气笑了,“你丫知道我是谁吗?”

    李云道笑道:“你敢把你的车牌号报给我吗?”

    高峰出了机场后在上海租的车,也是一时被李云道的话刺激得上火,直接将车牌号报了出来:“沪a13u44,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的。”

    李云道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叫李云道,市公安局宣传处的,你不是想找人废了吗?我也等着。”说完,李大刁民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齐祸水,齐褒姒接过电话就想往小河里扔,却被李云道一把拉住。

    “你干嘛?”李云道又一把把手机抢了过来。

    “扔了,省得他总烦我。”

    李大刁民心疼地抚了抚手机:“这得好几千吧?扔了多可惜啊?顶死换个号儿呗!不过你放心,过了今儿中午,他再还敢留在江南的话,我保证他以后想打电话都没手。”

    齐祸水哭笑不得地看着李云道:“你是精察,又不是黑社会。”

    李云道似笑非笑道:“没听说过黑即白,白即是黑吗?”

    双眼仍旧通红却已经明显情绪好了许多的齐褒姒摇头:“别给你添麻烦了,而且他老婆家里在苏浙一带很有些背景。”

    “哦?很有些背景?”李云道笑了笑,“电话再借我用用。”

    李云道记忆力非常好,编了条短信,群发了几个人,落款名是“李云道”,不到三分钟,刚刚发去的号码一例外地回了短信过来,李云道看都没看,直接将短信记录删除了,又把手机甩给齐褒姒,“走,回家吃早饭。”

    一身男装打扮却哭得泪痕交错的齐褒姒抬头仰视已经站起身的男人:“有小笼包吃吗?”

    李云道笑道:“有,管饱!”

    原本还哽咽的齐祸水嫣然一笑:“好。”

    她伸手,他很大方地牵起她的手,这一刻,她的世界里没有明星,没有背叛,没有伤感,也没有眼泪,只有这个叫李云道的男人。

    走到桃花树下的时候,他突然问:“要不然,踢爆他的卵蛋好不好?”

    齐祸水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李云道说:“他不想做个男人,就别做了。”

    齐祸水说:“他是穷怕了。”

    李云道说:“我也穷怕了。”

    齐祸水笑得倾国倾城道:“你和他,骨子里是不一样的。”

    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道:“我和他,长短粗细都不一样。”

    齐祸水脸上顿时腾起两朵红云,不知为何,她脑中突然出现了酒店洗手间里的那羞人一幕,这挠人心的家伙哟……

    早餐是ri小熊出去跑步时捎回来的江南“仙味阁”的小笼包,据说这小笼包店是一众道士开的,里里外外打理店面的也都是一些年岁不算大的小道士,口味清淡,但香气浓郁,也不知道是不是清晨哭累了的缘故,齐褒姒竟然就着清晨她自己偷偷煮好的清粥,一口气吃了两笼。

    等喝完一杯牛nǎi的时候,齐褒姒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却偷偷看向李云道。

    李大刁民大手一挥:“接吧!”

    齐褒姒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高峰哆嗦着的惨叫声:“媛媛,媛媛,救命,我再也不敢了,媛媛,求求你,看在我们好了这么多年的份上,让他放过我吧,啊……”又是一声惨叫传来。

    原以为自己会很揪心的齐褒姒却很冷静地将手机递给李云道:“差不多就好了,别给你带来太大的麻烦。”

    李云道接过电话,笑道:“喂,孙子,咋样?还要找谁废了我吗?”

    “爹,爷爷,祖宗,我求求你了,让他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李云道说:“把电话给他们领头儿的。”

    一个熟悉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三哥,我是赖远。”

    李云道笑道:“大早上的,辛苦你了。”

    “给三哥办事儿,弟兄们都乐着呢!”赖远恭敬道。

    “差不多就可以了。”

    赖远道:“这家伙敢跟三哥抢女人,肥了他的胆儿了!我手下正好两个兄弟好龙阳癖,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倒是真便宜了那俩儿兔崽子。”

    李云道失笑:“爆菊了?”

    赖远笑道:“都录下来了,娘的,以后再敢在三哥面前蹦跶,直接把录相放上去。”

    李云道心道还是恶人自有恶人磨,笑了笑道:“辛苦你了,中午让弟兄们去‘石头记’聚聚,跟蓝姨说挂在我的帐上。”

    “好咧,三哥请吃饭,弟兄们先谢过了。”

    挂了电话,就看到对面白小熊和齐祸水盯着自己,李云道不解:“看我干嘛?”

    白小熊苦笑道:“一个北少就够běi精城的衙内们喝一壶了,现在又多了您这位,您要是回了běi精城,那帮狗崽子不出三个月见了您的面一准儿绕着走。”

    李云道没注意白小熊用的“回了běi精城”,但齐褒姒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低头不语。

    思路客siluke.cc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