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大刁民目录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秦淮河畔雨纷纷

第三百九十七章 秦淮河畔雨纷纷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更新时间:2013-12-10

    江宁秦淮河,集十代繁华,有“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艳名,又有“文采风流,甲于海内”的美誉。只是这深秋近入冬的季节,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那乌衣巷、朱雀桥纷纷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中,倒是生出了几番江南鱼米之乡的小桥流水的味道。

    秦淮河畔有一处有咖啡馆,老板娘据说是国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在江宁某跨国投行从业,闲暇之余投资开了这家颇具小资情调的河畔小咖啡馆。平时咖啡馆都是请的兼职大学生来打理,也不需要多费心,那位据说颇具女王气息的年轻老板娘也只是在每个月固定出现那么几次,就这样还是吸引了不少城市里不少颇具小资情结的年轻白领。

    今日窗外细雨纷纷,咖啡店里的生意有些冷清,店中的音响里正播出一首颇小众的法国籍女歌手的法式情调,浓重的鼻音和不太清晰的小舌颤音与这雨天里灯光昏光的小咖啡店倒是相得益彰。靠窗临河的位置坐着一对男女,像样子不太像情侣,两个兼职的小姑娘送上一杯卡布其诺和一杯红茶后就在收营台里一边擦着盘子一边小声讨论着那对男女的关系。

    事实上,此刻坐在临窗位置的李云道也不明白为什么沈燕飞会带他来这个地方,他是喝不习惯咖啡的,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传统一些的绿茶,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阳山白茶,他都能接受,就算加了苦丁也能甘之如饴。但是老外们每天起床都要喝上两口提神的咖啡他却是一直无法习惯,喝也能喝,但只能捏着鼻子如待歧黄之物。

    “你真不喝咖啡?”今天的沈燕飞穿得很休闲,一改往常刻意将自己往公务方向上营造的形象,红色的套头运动衫上还印着一个硕大的泰迪熊图案,马尾辫高高束起,抿嘴喝了一口咖啡一脸很自然的惬意,显然不是第一次坐在这家颇具情调的小咖啡馆。

    李云道微笑摇头:“我还是习惯喝茶。”说完,将目光投向窗外细雨朦胧的秦淮河,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沈燕飞打量着对面的年轻男人,其实她对他很好奇,韩厅长曾吩咐过她,让她有事多问问李云道的意见,但他的模样也就三十岁不到,为何在韩厅长心目中会有那么高的评价呢?那日从公安厅出来后,她托公安系统里的朋友查了一下李云道的档案,显然档案里只字片语的段落并不能说明问题。

    沈燕飞是中国政法大学法硕学历,而后过五关斩六将如愿考进国家公务员体系,一开始只是在省纪委办公室里负责文书工作,而后被现任纪委书记王学兵发掘,调入监察二室,先后短短三年时间里就先后将五只蛀虫斩于马下。这次“915特别行动小组”成立,省纪委以借调名义让她牵头省公安厅展开联合行动,只是这一次要对付的不是以往那些小鱼小虾的小角色,而是正儿八经的“打老虎行动”,这让刚刚进纪检系统不过四年时间的沈燕飞在磨刀霍霍之际还是有些心悸——以如今国内的政治生态体系而言,纪检工作本就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是把公认的双刃剑,用得好能解决很多问题,用得不好很可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韩厅说让我多听听你的想法,说说看呢,这回该从哪儿入手?”沈燕飞倒是突然有些享受现在的这份以“借调”名义而从事的工作了,至少不用每天穿着套裙板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自己钱一般。

    刚刚一直凝视着窗外的年轻男子突然转头:“你说杜牧在写那句‘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泊近酒家’的时候,是不是也像我这样坐着,对面还有位大美女?”

    沈燕飞一时间有点儿不太习惯李云道一跃十万八千里的跳跃式思维,皱眉道:“杜牧跟我们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李云道轻笑:“你太紧张了,放松!你带我来这里,不就是也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嘛,别急,你先把你的咖啡喝完,我虽然不喝咖啡,但也清楚这咖啡凉了是不好喝的。”

    沈燕飞瞪了对面的李云道一眼,但不对不承认他说的每句话都在理。可她还是有些不服气,这个年纪跟她几乎一般大的男人并不是出自什么名门学校,从档案上看也不知道是哪个野鸡大专毕业后才在江南的姑苏大学读了一个专升本的学历。可是就凭这张学历,一般人还是无法混入公安体系的。沈燕飞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背景,连韩厅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李云道笑了笑又道:“你别瞪我,其实我现在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状态,这打老虎拍苍蝇本就不是我的专长,倒是你应该清楚从哪儿下手才对。”

    沈燕飞点头:“一般这种事情,有了初步线索我们就会去核查目标官员的个人资产,他本人和直系亲属名下的都要查,另外现在的贪官十有**是权钱或权色交易,所以他身边的人脉关系网也要摸查清楚。”

    李云道点头:“专业!不过我想问,你知道这一次我们要查的是谁吗?”

    沈燕飞奇道:“难道你不知道?节筑伟的事情现在江南人人皆知,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你不觉得调查节筑伟是中纪委的事情,轮得到我们地方上来管?”

    沈燕飞一愣,但还是嘴硬道:“可能是中纪委调查组不了解地方上的情况,所以派我们先打头阵?”说到最后,她自己也有些迟疑了,竟不由自主地语调上升,用了疑问的口气。

    “你自己也说只是可能了。你说这么大一只老虎被关进笼子,猎人们能事先不勘察好地形?我估计少说提前起码大半年就已经有人在江宁这边关注这只大老虎了。听我的,肯定没错,这种大老虎的事情,留给那些专业的猎人去做。”

    “啊?那我们做什么?”

    “我们啊,喝喝咖啡,喝喝茶,欣赏欣赏这雨中的秦淮河,这小日子不是过得挺滋润嘛,你帮人愁那些破事儿干啥?”李云道惬意地喝了口温润的红茶,一脸满足。

    沈燕飞闻言却一脸怒色,她越发怀疑这个李云道只是派来镀金混资历的官二代,事实上这样的人在如今的体系中并不在少数——教育局长将公子放进财政局,财政局长将女儿送到工商局,工商局长再将侄子送进教育局,大家相互之间都有人罩着,所谓上面有人好办事,要干活的时候自然有人会冲在前面,要升职的时候自然有人将他们的简历加进去。沈燕飞越想越觉得李云道就是个尸位素餐的官二代,可是这种混混怎么能入得了韩国涛的法眼?

    想到这里,她还是耐着性子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如今还没有最终拍板的事情,说不定找不到突破口什么时候放出来了呢。所以我们得抓紧啊,最好能赶在中纪委的调查组正式下来之前找出些线索,到时候他们也好入手。”

    李云道笑道:“大妹子,您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你……”沈燕飞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李云道笑道:“淡定淡定,你看看,我三言两语你就火气上来了,碰上那些狡猾多变的贪腐分子,还不被他们气死?”

    沈燕飞冷笑:“他们可比你诚实多了,在党和纪检组织的面前,他们就是再狡猾也躲不过法律的制裁。”

    李云道无奈苦笑:“我现在怀疑你这个法硕是怎么读出来的了,这种自欺欺人的强盗逻辑你也能想得出来,佩服。”

    沈燕飞俏脸一红,她也知道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言语间有不少漏洞,但还是硬撑着道:“难道不是吗?”

    “沈家妹子,按你这逻辑,党和人民只要将纪检组织这把大杀器祭出来就能吓得那些人屁滚尿流,那他们当初咋还敢玩那些小动作?”李云道眯眼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谁是你家妹子,别跟我攀关系!”

    收营台后面的两个小姑娘看着不远处的男女斗嘴,虽听不情内容,但还是颇觉得有意思。

    “玲玲,以后我工作了也要找个这样的男朋友,下雨了就把他拉进咖啡馆里头坐着,连吵架也吵得有意境。”

    “拜托,人家不是在吵架好不好,你看看那女孩儿,一会儿瞪眼,一会儿脸红的,明明就是在打情骂俏嘛。”

    “啊?这样啊,不过在秦淮河畔,窗外细雨不断,这样打个情骂个俏,我也乐意啊……”

    “白痴……”

    “这样很浪漫好不好……”

    坐在窗边的两人却不知道不远处的两个小姑娘正偷偷打量着他们,言语的火药味却越来越浓。

    最后,沈燕飞气急:“李云道,你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蛋。”说完,沈燕飞拿起包,扭头就走。

    “喂,我没带钱,你记得买单!”李云道坐在原地微笑冲她的背影道。

    沈燕飞将一张一百的人民币拍在收营台上,丢下一句“不用找了,来杯敌敌畏给窗边的那个混蛋”,说完就彪悍地冲入门外的雨幕。

    始作俑者却靠窗边望着一片烟雨的秦淮河,哼着小曲:“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六朝金粉,水洗凝脂……”

    冲入细雨中的沈燕飞记得一脚将一块小石头踢进秦淮河,仿佛石头便是那混蛋一般。

    突然,包中的手机响了。

    “喂,有事快说!”她看了一眼手机,是公安系统中的那个朋友,这会儿她好像连带着将那位无辜的朋友也埋汰上了。

    “哎哟,我的沈大小姐,怎么这么大火气,谁惹你生气了?”朋友在电话里笑着调侃道。

    “有事没事?没事我挂了!”沈燕飞火气颇大,说话冲得很。

    “别别别,还真有事。你上回不是让我查那个李云道的事吗?我说那天咋听这个名字这么熟来着,我刚刚看到内部通讯刊物上放了一条关于他的稿子。说是这家伙在南边几次被悍匪追杀都成功逃脱,还有一回陪着一个绑着炸弹的人质拆了弹才肯离开。”

    “啊?你没弄错吧?”

    “还有还有,上面说他一人击毙持枪悍匪一名,生擒两名悍匪,说是要在系统里给他请二等功呢。”

    放下电话的时候,沈燕飞回头望了一眼那咖啡馆二楼坐在窗台前的年轻男子,他依旧凝视着烟雨纷飞的河面。沈燕飞突然莞尔一笑,又回头走进那间咖啡馆,路过收营台时,她不忘笑着叮嘱目瞪口呆的两个小姑娘:“姑娘,再来份敌杀死,看看能不能毒死那个刁民。”

    〖思路客∷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siluke.cc〗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