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大刁民目录 > 第八百五十二章 李云道的怒火

第八百五十二章 李云道的怒火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大刁民》vip书友群:,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

    胸口猛然间传来一阵剧痛,吴广不怒反笑,笑声肆无忌惮。

    他出生在普通的书香门第,却对权势有着近乎执着的渴望,当年选择与薛绿荷结合,很大程度是看中绿荷养父吴老爷子在学术圈的影响力,对于当时刚刚成为一名高校小讲师的他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陈家的这位外孙女,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涵养质素,都与从小受优秀教育的薛绿荷相距甚远,但唯一的好处是有了陈家的庇护,他才能从无数高校教授中脱颖而出,才有如今在那家文化产业的垄断国企中享有至高的权势与地位。

    有的男人便是这般,没有权力与金钱的时候,将这两者看得比任何事物都重要,抛妻弃子在所不惜;能真的放弃了太多去换取渴望已久的权势,才发现原来之前舍弃的糟糠之妻对自己来说真的很重要,更何况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薛绿荷。

    从江宁到北京,最近这段时间吴广花了颇多心思纠缠薛绿荷,他太了解薛绿荷逆来顺受的温和懦弱性子,无人阻拦后,便愈发变本加厉。昨夜听说王家安排吴老和薛绿荷入住了这家酒店,他便按捺不住,却没料到一切都落在早已经请了私家侦探的陈家那位的眼中。

    “王家的小野种,你也就这么点本事,有种你庇护她一辈子!”吴广狞笑,勉强斜着身子靠在墙壁上,刚刚李云道一记重踹,起码踢断了他三根肋骨。

    一身白衣的青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吴广:“蒋青天,朱梓校,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足以在你头上屙屎拉尿,你一个靠女人上位的二杆子,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在此之前,吴广恼怒于薛绿荷尽然会对王家这个野种如此上心,嫉妒之火蒙蔽了他的理智,才有刚刚那番“庇护一辈子”的挑衅之言。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更像是一个学者的青年,硬生生踩过蒋家大少两次,朱家那位胖公子到今天还在国外养伤。

    李云道一步一步靠近的时候,吴广心中终于涌出前所未有的恐惧,作为蒋青天身侧的智囊,他研究过李云道下昆仑以来履历,一两条人命,对于眼前这个原本就心狠手辣如今又得王家庇护的青年来说,或许跟蝼蚁相差无几。

    那人一步一步地踏近,吴广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但他不信李云道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对自己如何。

    可是,他忘了这世上有一则定律叫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的某种情况会发生,它越有可能发生。

    一身白衣的李云道就这样静静地走到他的面前,如看待蝼蚁一般地望着他,随后缓缓蹲下身子,淡淡道:“吴广,我给你两个选择。”

    吴广下意识地悚然点头,因为他在眼前这个白衣青年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一丝感彩,他甚至觉得下一个瞬间,只要稍有不顺,眼前这青年便会将刚刚那把诡异的三刃刀送入自己的动脉。

    李云道蹲在他的眼前,笑容柔和,轻声轻语:“第一选择,你可以安然地从这里走出去,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猎物。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我会出现在你的身边,取走你的性命,又或许我会让你活着,但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第二,这里是十六楼,跳下去存活的机率应该不大,这种死法快得超乎你的想象。”

    吴广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他望着眼前的白衣青年,他终于知道为何蒋青天和朱梓校都斗不过这个外来的野种——这一刻,他从李云道的眼中看到了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无情。

    吴广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你……你不要欺人太甚……这……这是法治社会。”

    李云道摇头,指了指门口:“法治社会?在这个法治社会里,警察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弱女人被你们欺辱成这样?”

    站在房门口迟迟不敢卷入其中的沈大庆下意识地转过目光,不敢与李云道对视。

    李云道缓缓起身,诺大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陡然提高声音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师姐弱女子单身一人便这般好欺辱,但我必须要提醒你们,首先她是我李云道的师姐,这辈子都是,其次她是我王家大喜请来的客人。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们,包括你们背后的陈家,今天我很生气,另外,王家所有人都很不开心,因而,后果会很严重。”

    说话的时候,李云道的眼神从门口站着的沈大庆身上扫过,沈大庆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从他放任那些女人在房间中胡作非为的那一刻起,他便远离了自己这位嫉恶如仇的青干班同学。

    蔡桃夭轻抚高高隆起的小腹,走到李云道身边,道:“三儿,带师姐回咱们家吧!”

    阮钰也走了过来,看着一身狼狈的吴广,摇头道:“自作孽,不可活。”说完,又回头狠狠瞪了一眼此时早被收拾得噤若寒蝉的陈家众女,“我家云道今天不开心,所以我也很不高兴,我曾经说过,我只要他开开心心,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所以很抱歉地通知各位,从今天开始,你赵如颖,你吴广,统统进了我的黑名单。从今天开始,与你们扯上任何关系的企业,都休想从任何一家金融机构拿到一分钱的贷款。”

    金融女王抛出了足以让吴广和陈家外姓女子赵如颖捶胸顿足的杀手锏——断绝一切金融贷款的可能性,这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无异于一针见血的杀着。

    但对于吴广来说,真正威胁并非阮钰,而是刚刚李云道蹲在他跟前说的那番话,两个选择:等死或者跳楼。

    被踩断三根肋骨的吴广不知从哪里爆发出的勇气,突然扶着墙站了起来,看着李云道冷笑:“朗朗乾坤,我就不信你敢要我的命!还有,阮钰,诺大的中国,并不是只有你们一家金融机构。”

    蔡桃夭皱眉看了吴广一眼,摇头道:“你这样的男人,是我生平最厌恶的。”她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儿,我倒是不介意亲手教训你。”

    一身红金相间花纹旗袍的阮家大疯妞看着吴广,轻轻微笑,随后拿出手机,拔了通电话,接通后只说了句:“通知下去,所有跟陈家和赵家相关的金融业务全部中断。”放下手机,她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只是订了份外卖那般简单。

    还不到五分钟,吴广与赵如颖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接通后均是下属近乎崩溃的汇报,包括中农工建在内的全球知名金融机构纷纷表态终止合作,不明所以的下属们还透露,部分银行已经开始催还尚未未到期的贷款。

    赵如颖与她的恶妇们被由香和郑莺莺收拾得一脸肿胀,此时更是如遭雷劈,她所负责的电信通讯业务是陈家外围产业中利润最高的一个板块,如果资金链断裂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估计不用眼前王家的男女收拾自己,单陈家那些早就眼红这块肥肉等着年年分红的虎狼们就能把她生吞活剥了。

    她看了一眼沙发上始终神情呆滞的薛绿荷,此刻,她开始有点儿后悔今天带人来闹事,姓吴的愿意上赶着舔这娘们的脚板,自己干嘛要吃这份干醋?可是,此时后悔似乎已经晚了,因为她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踏入房中。

    “妹妹!”一身艳红绸衣的女子疾步冲入房中,看到薛绿荷的模样,眼泪顿时夺框而出,冲上去一下子便扑倒在薛绿荷的跟前,哭着将薛绿荷拥进怀里,“妹妹不怕,姐姐来了,姐姐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见到孪生姐姐,薛绿荷反倒不哭了,擦了擦眼角,柔声道:“姐,我没事。”

    薛红荷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着,顿时眼泪又刹不住地掉落,但很快便收声回头,狠狠扫了一圈房中此时早已被收拾得服服贴贴的恶妇。

    “赵如颖,陈青莲,陈晓苏,陈周云……”薛红荷咬牙切齿地一一报出那些恶妇的名字,每报一个名字,便微微眯一眯眼睛。果然,除了赵如颖,其余的居然都姓陈。

    “哼!”薛红荷含泪冷笑,“赵如颖,看在三哥的面子上,很多事情我从来都不跟你计较,今天开始,旧帐新账,我们要好好理一理了!”

    说着,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后背,而后起身,走向酒柜旁依墙而立的吴广。

    “红荷,我……”吴广还想说些什么,但薛家大妖孽却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一个照面,便一脚踹在吴广的下身,吴广一声惨叫,一脸痛苦地依着墙壁缓缓倒了下来。

    “当年我妹妹说要嫁你,我本就不同意!后来离了也就离了,我倒是替绿荷开心,不成想你这鼻涕虫一样的家伙,居然还敢来纠缠我妹妹!”薛红荷穿着细长的高跟,又一脚踩在吴广的下身上,似乎还嫌不够,蹂躏了数脚才敢放开。

    这几下,连一旁的斐宝宝头皮发麻,暗自庆幸,这几天在山上四合院里几次擦肩而过,幸好没真的惹恼了这位姑奶奶,否则估计下场也不比吴广好到哪儿去。

    薛红荷也不管晕死过去的吴广,径自走到赵如颖的面前,二话不说,一把揪住赵如颖的头发,另一只手上的细长指甲从赵如颖的额头一直狠狠划至下巴:“贱人,一张马脸,以后也别见人了!”

    赵如颖一声惨叫:“薛红荷,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陈家众女微微骚动,却李云道一个眼神便压制了下来。

    薛红荷向他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又回头扫了一圈那些恶妇:“记住,我会一个一个地找你们算账。老爷子那边你们尽可能去告状,我薛红荷奉陪到底!”

    那些个恶妇顿时面色惨灰,刚刚动手的时候,就幻想着揍的其实就是眼前这一身红衣的妖孽,可是等这陈家众人均只敢怒而不敢言的妖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们才意识到,今天的事情或许比她们原先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如今真的出了事情,等待她们的将是陈家老祖宗的雷霆之怒。

    “好大的口气!”门口又一位不速之客,沈大庆连拦都没敢拦——难得露脸的邱家大少斜靠在门框上,一头长发配着一张俊美的面孔,只是眼神出奇地冰冷。他环视了一圈房中的众人,眼神落到一身旗袍的女子身上时,竟出奇地柔和起来,“我早就说过,旗袍这类衣物,生来就是为你设计的。”

    他的声音很温和,与刚刚的挑衅嘲讽判若两人,最后带着一丝不舍地将目光转移,落在李云道的脸上:“王家小子,咱俩又见面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上次就听顾小西说过,邱无衣的脑子不太正常,只是他今天来凑这个热闹,倒是让人有些诧异。

    阮钰向前踏出几步,拦在邱无衣的跟前:“疯子,有你啥事儿?”

    邱无衣似乎在阮钰面前乖得像个刚上小学的孩子,立马站直了身子,挠了挠后脑勺:“我……我也是受人之托……”

    “受人之托?”阮钰皱眉打量着邱无衣。

    邱家与赵、朱、蒋三家关系密切,政治诉求大同小异,尤其是如今改革派日益占上风,保守派的家族自然更加抱团。

    邱无衣看着阮钰红金相间的旗袍,柔和笑着,眼神忧伤:“真的要嫁了?”

    阮钰没好气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姑奶奶我的婚事你也想掺和一脚?”

    邱无衣眼神哀伤,盯着阮钰许久,良久才柔声道:“如果真觉得幸福,嫁就嫁吧。”而过,他目光徒然转移到李云道身上,“如果阮钰不幸福,哼哼……”

    李云道还没说话,阮钰便瞪了邱疯子一眼:“幸不幸福那是我的家事,你一姓邱的跑来我家指手划脚算个什么事?”

    一物降一物,邱无衣为人处事的确很霸道不羁,但唯独在阮钰面前束手无策。

    《大刁民》vip书友群:,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

    (思路客siluke.cc)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