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大刁民目录 > 第九百四十九章 为官之道

第九百四十九章 为官之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

    “账本和一段加密视频?”李云道打量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乱码文字,显然账本是用毒贩郭威自己才明白的某种密语撰写的,要破译出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视频却是被夏初以最快的方式破解了出来,只是内容令夏初这个未经人事的姑娘面红耳赤。

    “李局,我……我去趟洗手间。”夏初逃了出去,李云道转头便看到战风雨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

    等看完视频,李云道不禁苦笑: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风雨,你去请范书记进来。”

    陪这些年轻人熬了这么多年,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范志宏已经隐隐觉得颇为吃力,下午出去溜达了一会吹了些湖风,晚上便发起了低烧,此时吃了退烧药刚刚睡下,却被战风雨叫醒。等看完视频,感冒发烧的范书记立刻像换了个人一般斗志昂扬:“云道,事不宜迟,这件事可大可小,我建议立刻向子胥局长汇报。”他看了看时间,“这样吧,这会儿刚过九点,子胥局长一般不到十一点不会睡下,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不过……”范志宏又顿了顿,叹了口气,“看完这段视频,我估计很多人今晚又睡不着觉了。”

    李云道也叹了口气,大敌当前,最忌自乱阵脚,现在正是此次反恐安隐排查工作最紧张的时刻,今天又碰上了杀人案,瑶瑶也失踪了,此时又牵扯出内部违纪大案,这样的混乱局面,显然不是各方都愿意看到的。

    “好吧,事不宜迟,今晚又没得睡喽!”范志宏叹了口气,视频中的那人也是市管干部,见完子胥局长,如果形成了统一意见,按组织纪律,必须连夜同时向市纪委和省厅纪委汇报。

    范志宏电话中并没有向朱子胥说明来意,有些事情不适合在电话中细聊,只说与李云道一起,有重要情况向市局党委反映。范志宏用了“市局党委”四个字,加上范志宏是纪委书记,朱子胥便意识到市局内部的某个人可能出了问题。

    挂了范志宏的电话,朱子胥便在书房里来回踱步,夫人送了一盘切成小片的苹果进来,见他面色凝重,关切问道:“老朱,出什么事了?”

    “范志宏和李云道待会儿会到家里来,你准备泡两杯茶。”朱子胥心不在焉说道,他到此刻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果是已方阵容中有人出了问题,那么娄大鹏铁定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虽然不至于在党委会上失控,但自己安然退二线的计划很可能需要出现些波折,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范志宏?你们那个纪委书记?他不是中立派嘛,难不成想明白了?李云道是哪个……咦,是不是前段日子刚刚空降来的那个娃娃兵?”朱子胥的夫人周怡文是原西湖人武部部长,她自己本身也是退伍军人,现在女承父业,在市人武部就职,言语间不由自主地带着几份军人口气。

    朱子胥点了点头:“可不要小瞧了这个年轻人,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娃娃兵可不简单啊!”

    周怡文帮朱子胥在腰上的旧伤处轻轻捶打着,悠然说道:“再怎么后浪推前浪,那也逃不离姜是老的辣这句古训。”他们婚后夫妻感情一直和睦,如果不是朱子胥腰上有当年抓凶犯留下的旧伤以至于在某些方面算不上得心应手,否则两人倒是真应了越活越年轻那句话。

    朱子胥轻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小家伙就是下来挂个职,镀个金就要调上去,但目前看来,省里和市里都有些想让他接班的意思。”

    “接班?”周怡文轻呼了一声,“他才多大?刚三十岁出头吧?他们比我爸还老糊涂了?”

    妻子的这个比方让朱子胥有些哭笑不得,拍了拍鬓生华发的妻子的肩膀道:“上面那些人的眼睛,可比你我都亮多了。抛开小家伙的背景不谈,单这些年在公安战线上的建树,说出来就要吓你一跳。要真让他接手,接实话,我还是放心的。”

    周怡文打趣道:“说得好像公安局是咱们家的,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朱子胥语重心长道:“这些你是不会明白的,我花了很大的心血,才将市局打造成如今这个理想的局面。全国那么多副省级城市,要论犯罪率低,破案率高,除了现在的西湖市,恐怕也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全国第一。”

    “好好好,知道你厉害,抓起贼来比谁都厉害!”周怡文笑着打趣自己的丈夫,但她也清楚,毫无根基的丈夫只身调任西湖市公安局局长时是如何地孤地无援,这个把抓贼看得比家庭还要重要的男人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不但翻手为云而且将市局经营成铁桶一块,这样的魄力和能力放眼整个西湖也是屈指可数,这一点身为这个男人的妻子,周怡文相当自豪。

    “可是,这么年轻的副市长,市里不少老同志会有看法吧?”周怡文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朱子胥摇头:“中央早几年就已经在倡导领导干部的年轻化,现在已经出现了70后的省委常委,80后的副厅级如今放眼全国也不是独此一家,所以也算不上是冒险的提拔。只是最近省里传来一些风声,明国书记可能要调回中组部,关于接班人的说法众说纷纭,但我觉得有一个人可能性最大。”

    “谁?”周怡文相来相信丈夫的政治嗅觉,他的判断大体上就没有出现过任何偏差。

    “赵平安。”朱子胥短促有力地道出一个名字。

    周怡文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思量了一会儿才恍然:“你是说现在执掌云海省的赵书记?”

    朱子胥点头:“呼声最高的几位里头,赵书记的可能性最大。不过中央有中央的考虑,我这个级别,有些事情也是看不穿看不透的!”朱子胥自嘲地笑了笑,让他一个正厅级干部去定夺一方封疆大吏,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妻子离开书房后,朱子胥又陷入了深思:如果中央的动作再快一些,年前省里的人事应该就会有所变动,一朝天子一朝臣子的道理放在地方也一样适用。省里的主官发生变化后,用不了一年时间省内各主管部门以及各地级市的主导人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等传导到市公安局,也许就要到后年了。想到这里,朱子胥微微松了口气,这样的变化,大约应该不会对自己退居二线的计划产生任何影响,至于究竟谁接手市局一把手的位置,也许也轮不到他来多考虑了。

    事实上,等朱子胥看到在屏幕画面上不断耸动一身白肉的人是娄大鹏后,他暗暗松了口气,但却没有期待已久的欣喜,相反内心非常矛盾。如果放在平时,他会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小辫子给长年在党委会上跟自己叫板的娄大鹏予以重击。然而今天这个节点却相当敏感,北京盯着浙北,浙北盯着西湖,层层级级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即将到来的e30峰会上。这个时候无论是什么样的反常事件,都是会被所有人拿着放大镜无限扩大化,而且市里谁都知道他朱子胥跟副书记娄大鹏尿不到一个壶里,平时也就算了,在关键时刻闹出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有人觉得他朱子胥不讲政治,为搞掉政敌而不择手段。

    从朱子胥不断敲击桌面的声音,李云道就能看出朱子胥内心的犹豫和矛盾,他看了范志宏一眼,范书记很隐晦地摇了摇头,示意他耐心等待朱子胥的表态。

    良久,朱子胥才长吁了口气,缓缓开口:“利用职权换取美色和金钱贿赂,组织上对于这样的行为向来是零容忍。”

    朱子胥一句话奠定了基调,范志宏和李云道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朱子胥顿了顿,又接着道:“志宏书记,你是纪委的当家人,又是省里下来的老领导,这件事你怎么看?”范志宏也是老狐狸,想了想道:“我的看法与子胥书记是一致的,关键还是云道局长的意见,毕竟他是发现这段视频的办案负责人,而且这段视频很可能跟正在进行的反恐行动有一定的关系。”

    朱子肯轻吸了一口凉气,打量着李云道:“云道局长,说说看,你的意见呢?”

    皮球踢过来,李云道也知道要想解决问题,自己必须要表态了,大致理了理思路,才道:“装载视频的u盘是在红城玫瑰园一处出租的平层公寓的保险柜里被发现的。公寓的业主叫郭威,根据市缉毒支队的资料,郭威是西湖现今被发现的三大毒枭中排名第三,黑道上称他叫‘威哥’。不过郭威已经被发现在公寓中超过了一个礼拜。u盘里除了视频外,还有大量的加密文档,初步怀疑应该是郭威贩毒集团的账目资料,目前刑侦支队已经联合经侦支队加派人手进行账目的解密工作。之所以说这件事可能跟反恐行动有关联,主要是因为我们目前盯上了一名疑似恐怖份子,以哈萨克国的翻译身份入境,行动中已经发现他持有一个带自毁装置的钛金属盒,国安部行动处的阮处认为那可能是一个小型核弹或者某种不知名的生化武器,但目前还都没有经过确认。最近华东区域戒严,我们认为疑犯能将钛金属盒带入境内,很可能是通过郭威贩毒集团的走私贩毒渠道,而郭威很可能是完成运送钛金属盒的任务后,知晓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才被杀人灭口。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初步推理,还需要一定的证据支持。”

    “这样啊……”朱子胥反复推敲着李云道刚刚的话,又挑出一些重要的环节反复进行确认,良久才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娄大鹏真是郭威贩毒集团的保护#伞,那么首先,娄大鹏一个人完成不了这么多事,局里应该还有一小撮蛀虫。第二,如果郭威将这条视频特意留着,应该是已经派上了某种用途,娄大鹏会不会也跟恐怖份子有了牵连。第三,你们说的钛金属盒,如果是小型核弹或生化武器,这个绝对不是小事啊,你们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你们自身的安全,还有西湖百姓的生命安全……”朱子胥没有接着往下说,无论是核弹还是生化武器,对西湖这样的城市来说,一旦出事那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

    李云道想了想,建议道:“朱局,范书记,介于事件的复杂性,我建议这件事要解决,首先必须处理最关键的问题。娄大鹏同志最好先由国安局接手,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么国安那边便接手调查了。如果排除了泄露国家机密和与恐怖份子联手的嫌疑,但由纪委和检察机关介入调查他的违纪行动。当然,这件事我们必须提前跟市纪委提前说清楚,如此处理的缘由也要说明白,相信纪委的领导了解清楚情况后,也乐得先让国安那边接手,否则对他们来说,也等于接了一个烫手山芋回去。您二位看,这样处理如何?”

    朱子胥和范志宏不约而同地看向李云道,此子空降至市局就算曾经战功显赫,但毕竟还是要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此时溜了一圈,两人终于清楚,这三十出头的青年早就将为人处事及官场帷幄之道运用得如火纯青。

    范志宏脸上笑意愈发浓愈,朱子胥也丝毫不吝啬眼中的欣赏。

    “这样吧,我马上跟刘书记通个电话,如果她还没有休息,咱们就辛苦一下,一同去刘书记那儿走一趟,如何?”朱子胥也是说风就是雨的个性,打起手机便打给纪委书记刘隽。看得出,朱子胥跟刘隽私人关系很不错,上来了不客套便直奔主题:“刘书记,打扰你休息了,有些突发状况,估计连夜来向你汇报了。”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朱子胥应答了一声便道:“好,我马上带人一起过来。”

    挂了电话,朱子胥道:“刘隽书记在办公室等我们。”

    (思路客siluke.cc)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