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888 > 历史军事 > 大宋桃花使目录 > 第361节 妾意我心知

第361节 妾意我心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豪门亲亲总裁,先上后爱极品仙女超级仇恨戒指宝鉴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
----------------------------------------------------------------------------------------------------------------------------------
    高谦宝一看高宠出来,笑吟吟的走上前来道:“大哥,现在有空没有?”

    高宠道:“有空,何事?”

    高谦宝道:“也没别的事,上次来家中作客的府城推官孙家老员外又来拜访,父亲让大哥过去相陪。”

    高宠当即皱起了眉头,不为别的,这位开封府的推官孙老爷经高谦宝的母亲介绍,相中了高宠要让他做女婿,上次高宠到叔叔家已经被这位孙推官相看过一次了,这次又让去,只怕又有别的话说,高宠明知人家一番好意,但帝姬娘娘摆在这里呢,他去了无法和赵多富交待,不去又好像比较过份。

    高宠为难了好一会儿,才决定既然无法推辞,只得先回高谦宝家再说,他也不收拾打扮一下,甚至故意淋了一点雨,好让自己显得狼狈一点,心中只盼望着这位孙推官一个不爽,看不中他了呢。

    他跟着高谦宝到了二叔家中,高淆远招呼着孙推官在后花园中摆酒,这姓孙的推事官家中来了四五口人,凭直觉,高宠相信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子就是孙家小姐了,生的还算可以,就是有点肥胖。

    孙推官的夫人的眼睛在高宠身上扫来扫去,让高宠感觉身上好像爬了蚂蚁一样很不舒服,高宠吃了几杯,就借口走开,高宠的二叔二婶又陪着孙家人好久,才把酒席吃完。

    孙家人一走,高夫人马上叫高宠过来,笑嘻嘻的道:“成了,成了,孙家让我们挑好日子呢。”

    没想到高宠故意将作不识大体邋遢着衣着,也让孙家相中了,高宠为难的道:“二叔二婶,你看我上无片瓦,下无几两银钱,如何成的了这个家,您还是和人家说说,我可真高攀不起人家。”

    高夫人道:“你这叫什么话,难不成你成家立业的,你二叔二婶还能看着不管?人家孙家也没说什么,怎么叫我们高攀了。你看谦宝比你小呢,都成家几年了……”高夫人和高淆远的一顿说教,让高宠实在无力辩驳,而且他们说的也确实在理。

    说到最后,高淆远又搬出外面传说柔福帝姬对高宠好的“流言”出来,高宠自然绝口否认,高家二老又是教训他千万不要痴心妄想想着高不可攀的帝姬娘娘,又是搬出高宠已经死去了的父亲来,以高宠的性格,他实在不会反抗两位长辈的“关心”,不会拂袖而起,说到最后,只得在他们的压力下含含糊糊的应允下来,这才得以逃出高家。

    走到街上,高宠不禁抹了额头一大把汗,他宁愿扛一下午的重活儿,也不愿意呆在二叔家中受二老盘问,他想起这件事应该去让赵多富知道一下,再说了,有些日子没见赵多富了,真是有点想念她了。

    高宠就想去那个他经常见赵多富的小院子,堂堂的柔福帝姬当然不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以往赵多富逃出宫来,就先到这个院子里,然后让看院子的孙嫂或者张喜儿前去找他。

    高宠想到那个院里碰碰运气,他走到了那个院子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门板开处,张喜儿的脸迎了出来,高宠和张喜儿相见都是大喜,张喜儿在这里,嬛嬛也肯定在了,张喜儿高兴的道:“真是这么巧,我正要出门找你呢。”

    高宠迈步走了进来问:“她在么?”

    张喜儿道:“在,我们也是刚刚到,我连口水都没来的及喝,她就催促着我出门了。”

    高宠笑了点点头,向里面走去,他刚到后院门口,就听到后院里有砍劈木头的声音,高宠转过屋角一看,只见院子中有锅台处的空地上,有一个身穿着灰布衣衫的女子正拿了一把斧头背对着他劈柴,从身影看正是赵多富。

    她穿着一身十分粗劣的麻布衣服,这种布料衣服别说城里的年轻女子了,除了特别贫穷的地方的一些大婶大嫂,乡下的年轻女孩稍稍有点余钱的都不会穿,她头上顶着一方蓝布帕巾,是乡间农妇下地做活儿遮挡太阳的,脚上的黑布鞋子没有任何绣花纹饰,还沾了些许泥巴,也不知她这身衣服是从哪里淘来的。

    以往在这里见赵多富时,她都尽量把身上的珠光宝气卸下来,穿上平常百姓汴梁城里年轻女孩的衣服,但即便是平常人家的衣服,汴梁城做为天下最繁华的所在,衣服布料和样式也并不差。

    此时赵多富穿着这样的衣服,已经把自己沉没在万千劳苦大众之间了,高宠站在转角处,并没有马上走过去,他看着赵多富正把一段烂木头踩在脚下,吃力的挥着手中的斧头,要把它劈砍开来,这是一段老槐木,木质很是坚硬,又是弯弯曲曲,十分不好劈开,赵多富拼尽全力砍了一下,斧头尖深扎进烂木的缝隙中,她踩着那木头奋力回拉,要把斧头从木头上取出,谁知用力过猛,一个收势不住,她双手持斧退了两步,一跤坐倒,地上刚刚下过大雨,到处都是水洼,她一下子坐在泥水中,衣服一下子湿了半截。

    赵多富生气的丢了斧头,站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泥水,懊恼的拿起地上那段烂木头,想要丢远处,她举起来却又很快放下了,又扭头看看自己身后的衣服,然后走向房门,准备回房里换一下衣服。

    她已经慢慢在试着改变自己的脾气,拿一根木头撒气于事无补,只怕以后再也没有身边的宫女和黄门小太监冲着惹怒自己的死物踢打责骂了,那都是做给她看的。

    赵多富一回头,就看到高宠走了过来,赵多富马上带着喜悦道:“你会飞么?怎么一下子就过来了?”

    高宠也是满脸笑容的把双臂张开,学着鸟儿展开翅膀飞翔的样子道:“我刚刚学了一样本事,双手可以当翅膀,知道你在这里,就飞着过来了。”

    赵多富向着他走了两步道:“你骗人,我才不信呢。”她的脸庞上印映着无比快乐的神情,眼睛看高宠的时候,眸子里的东西傻子都看的懂,那是一个女孩子最热切的眼神。

    高宠走到她近前,用手指捏了她胳膊上的衣服,把她的身子转了一下看看她后面衣服的泥水,柔声道:“看看你,弄的这么脏,快去换一身干净的。”

    赵多富道:“还不是怪你,也不早点过来帮我劈柴,害我摔了一跤。”

    高宠虽然敦厚老实,却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赵多富虽然嘴上说怪他,但实际上却是向他示好,高宠捡起斧头,道:“这个我来,你快去换衣服。”

    赵多富嗯了一声道:“等等我,我要看看你怎么那么轻松的劈柴的。”她走上台阶,走到屋门前,还不舍的回头看上一眼笑了笑,高宠看了看她,也报以一笑。

    虽然说赵多富是高宠最大的烦恼了,但是他自己都承认,和赵多富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是他最快乐的,正是因为怕失去,才更烦恼。

    高宠看看四周,赵多富架起锅灶,这是准备做饭,细想想,他和赵多富到这个小院子里相聚,除了说说情话聊聊天蹴鞠玩闹以外,赵多富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学做饭,学洗衣服,学做家务,她是那么不知疲倦孜孜以求的学这些平常百姓家的女孩已经学会的本领,她的理想就是能和高宠在一起,相濡以沫过一些平常的生活,她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正的去认真的做着准备。

    赵多富很快换了身衣服出了房门,还是一身粗布衣服,只是样式稍稍不同,高宠看了道:“你从哪儿找到这么多这样的衣服?”

    赵多富道:“是张喜儿帮我买的,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的。”她在高宠面前转了一个圈然后道:“是不是很土很丑?”

    高宠道:“人很好看。”他这个话一点点都不违心,赵多富就算是穿着这样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的俏丽,赵多富听了他的称赞,十分的开心,拉了高宠的手臂俏皮的道:“多谢高驸马的夸奖,小女子可是受宠若惊了。”

    高宠认真的道:“是很好看,我没骗你,驸马都尉要朝廷封赐,你叫了不算。”

    赵多富看他认真,笑嘻嘻的道:“那我替我爹爹封赐你好了。”

    高宠也笑了道:“哪有这样的,你这般矫诏假传圣旨,可是大罪。”

    赵多富吐了吐舌头,道:“好大的罪名,你不愿意做驸马么?”

    高宠嗫嚅的道:“我……当然是想了……”

    赵多富道:“你这么有大本事,蹴鞠又好,武艺也好,力气更是大的不得了,皇城里的那个老叟儿怎么就看不见呢,你说他是不是老眼昏花,有眼不识英雄了?”

    她居然说“皇城里的那个老叟儿”,高宠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她的父亲,当今的大宋官家宋徽宗赵佶,赵多富倚仗皇帝宠爱,和高宠说说笑话调笑一下自己爹爹倒没什么,可高宠一听到说起大宋官家,不自主的肃然起敬,他可不敢随意评判皇帝,背后也不敢,他只好尴尬的道:“我……我不知道。”

    赵多富越说越来劲,她格格笑了对高宠道:“肯定是了,你说像他这样糊涂的官家,是不是应该罚他一下?”

    这个话高宠更不敢接了,只是低下头抬手握拳放在嘴巴边上,闷声装作咳嗽嗯嗯两声当成回答,赵多富又道:“那罚他什么呢?”

    高宠只好道:“你想怎么……罚就……”赵多富不等他说完,跳到他面前,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高宠的眼睛,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对高宠道:“就罚他……把他最喜欢的女儿许给你做婆娘,你说好不好?”

    高宠抬起头来,就看到赵多富那热烈而又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他心中一热,马上回答道:“好,那当然好了。”

    赵多富听他一回答,兴高采烈的向前一扑,高宠顺势把她抱在怀里,赵多富幸福的让他抱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看着高宠,高宠正微笑着望着她,赵多富道:“真的?你没骗我?”

    高宠道:“当然是真的了。”

    赵多富偎在他的怀中一会儿,淘气的把掀起他后背衣服,手伸到他的腰间轻挠他的肋骨,高宠吃痒,松开她扭了扭身子笑道:“别挠别挠,我好怕痒。”

    赵多富扯了他的衣服道:“我就要挠你,偏要挠。”

    高宠道:“再扯衣服都要破了。”赵多富这才放了手,她拉过高宠的衣袖,指着地上的烂木头道:“你想要做驸马都尉,先要把这些柴劈了。”

    高宠道:“这个简单。”他拿过斧头,然后教了一下如何对准木柴的纹理劈柴更省力,赵多富看他轻松的劈开木头,不服气的道:“你就是力气比我大些,我要是有你的力气,也很容易。”

    高宠道:“以后这样的事,让我来做就好。”

    赵多富道:“那我也要学好做好。”

    高宠道:“你学这个做什么?劈柴会把手弄粗的。”

    赵多富道:“我不怕,我要做饭给你吃啊。”

    高宠听了她这个话,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赵多富又道:“我拿个东西给你看。”

    她奔到屋里,拿了一件高宠的旧衣出来,这衣服之前破了几处,如今都让她洗的干干净净,破的地方用细小的针脚密密补好,想想她不久之前还是什么针线活儿都全不懂,针都穿不过去的呢,为了学会缝补衣服,她真不知背后吃了多少苦,手上扎了多少次针。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新书推荐:永夜君王魔天记帝御山河择天记特种兵在都市星河大帝终极教师斩龙绝世武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言情888 |最新言情小说 | 言情888每天最快更新!执行时间:秒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 申博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六台宝典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 949494开奖结果今晚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手机投注平台 幸运28投注技巧 pk10助赢软件 北京pk10百度鼎盛彩票网 北京赛车聚彩 北京pk10如何稳杀3码 pk10稳赢方法 pk10定位计划 pk10包赢计划群